评论 > 对比 > 正文

颜纯钩:我对暴力的重新认识

作者:
在谴责民间暴力之前,我会先谴责政府的暴力,在要求民间止暴之前,我会先要求政府止暴。因为,政府用什么暴力对待人民,人民就用什么暴力回答你,我认为这是正当的。

政府公然放肆施暴,人民只能束手身受,政府早就失去理性了,还要求人民理性,那是没有天理的事。

因此,我们如果没有亲身在前线遭遇警察的暴打,没有被性侵被失踪,我们就没有权利谴责勇武派的暴力。人家在前线冒死抗争,我们在后方扮斯文理性说风凉话,那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中大学生对校方说,如果可以选择,我为什么不在学校好好读书?只要我们设身处地想一想,我们会对年轻人有更深切的理解。

或者问,给你年轻五十年﹑四十年﹑三十年﹑二十年,你会站在哪里?和年轻人站在一起,还是站在他们背后责怪他们,还是站在他们对面反对他们?

五﹑暴力是无可奈何的选择,止暴的主动权在政府手上:

社会上永远有暴力存在,永远有人会选择以暴力去达到自己的目的。有暴力犯罪,本来有法律惩处,但如果政府犯法,谁能去惩处政府?因此,不要期望有什么人可以喝止个别勇武派的暴力,我们只能分辨那些暴力是否正义,是否超越一般人的良知,我们可以不同意,但制止暴力的责任是在政府手上。

政府期望以暴力来止暴,恰恰导致民间暴力更普遍和严重。政府要制止社会动乱,唯一的办法是先约束自己的暴力,然后收拾法治,才能慢慢减少直至杜绝民间的暴力,否则暴力将无日无之。

每次我对勇武派的暴力生出反感的时候,我再看到政府的暴力,我的反感就平伏下去,我就认为勇武派的暴力还算节制。直至有人用了小刀刺警察的脖子,我就觉得过份了,但这是个人行为,如果他选择这样去发泄个人情绪,他就要对个人的行为负责,因为一个人的失控,不能由全体去负责。

政府的暴力不收歛,没有人可以预测勇武派的暴力可以去到什么程度,我相信自己对暴力的容忍度,会随着政府暴力的升级而提升。也就是说,在谴责民间暴力之前,我会先谴责政府的暴力,在要求民间止暴之前,我会先要求政府止暴。因为,政府用什么暴力对待人民,人民就用什么暴力回答你,我认为这是正当的。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脸书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对比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