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李濠仲:傅立民对香港的风凉话

作者:

纽约诸多智库学者的立场不少是出了名的亲中,口径不脱中国幅员广大,历史独特,不能以西方民主自由模式要求,它有自己更适合的运作机制;或说,它成功让数亿人口脱贫,西方国家应该肯定中共的治国能力;再者,现在它就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需要它。

一直以来,中共对新疆、西藏因同化政策造成的黑暗面,在这些学者看来,就像园游会上一场午后雷阵雨,顶多就是扫兴。他们更感兴趣青藏铁路沿途无边无际的风光和伴随而来的经济前景,最特别的是,在“左派”气息浓郁的纽约,这些寓居其间的学者们并不甚关切中国诸多人权问题。

从遥远的西藏、新疆,步步推进到眼前爆发“反送中”运动的香港,其实也未必让这些学者改观。至多仅如美国资深外交官(曾在1972年尼克森访华时担任首席翻译)傅立民(Chas Freeman)一般,以“超然格局的高度”,对中美两方各打五十大板。认为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太过自以为是,反而损及香港法治,而中国作为一个曾经令人敬畏的大国,此刻应该要宽宏大量。(其实他应该是对美国打了八十大板,中国二十大板)。

至于傅立民对香港抗争现下的表述则是:

▪现在香港抗争者并没有在捍卫“港人治港”的原则,而是在引致“港人灭港”,暴力示威者不应该受到外国同情;

▪香港的和平示威者,并不是在捍卫民主,而是要求更多的民主,但过于追求完美,往往会遭致反效果;

▪触犯法律并无法促进法治,不管那些触犯法律的人诉求有多合理;

▪对和美国政府相关联的美国人来说,将发现沉默是金才符合香港的利益。美国不是香港和北京之间对话的一部分,也不应该假装如此。

▪休士顿火箭队总经理的言论反映出美国对香港的普遍误解。

包括台湾,相信赞同傅立民的人也不在少数,一旦选择化约脉络、简化情境,只钻营眼前种种,就会觉得傅立民说的不无道理。

不过,如果回看香港这一两年来发生什么事,我们是否更能理解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今天之前,香港陆续发生反对《香港基本法》第23条立法的七一大游行、雨伞革命、旺角骚乱、本土派候选人被剥夺参选资格、《中英联合声明》成为废纸;

过去20年来,从憧憬中国和香港可以用“一国两制”和平共处,结果发现此地正在验证中国鹰派法学家强世功所言,中国要重建过去的儒家帝国,以此统治香港;

表现其上,就是中国的《国歌法》也准用香港;从大学将“普通话”列为必修,到鼓动“粤语不是香港人的母语”论点;继之,铜锣湾有人因出版触怒当权的书籍被硬生生抓走;中式爱党即爱国的教育开始渗入香港教育体制;再继之,原本颇受敬重的香港警察,历经中共费心调控,已然走向私兵化并仰仗中联办撑腰的情况,直接从原本的“疑虑”,藉今天的“反送中”得到最大应证,他们反常的“维持秩序”,且正在强化更大的怨怼。

至于傅立民口中香港应该只得“有限的民主”,在中共快马加鞭整饬下,香港民主其实只剩下外壳,而今“反送中”五大诉求,不也仅是要求回到“有限的民主”?至于“港独”、“自治”等诉求或用语,一些当年被迫流亡海外,于今长居纽约的台独诸老说的也很明白,那就像他们当时喊出“台独”,某种程度也是被国民党种种恐怖压制逼出来的。未经极权所迫如傅立民者,很容易忽略那些足至卷起千堆雪,进而引爆抗争的关键心理细节。又或者,他们就是所谓的现实主义者,即便知其缘由,打从心底则是“I don't care”。

于是,香港反送中运动衍生的发展,纷乱的街头和国际的声援,便让这些美国亲中学者、专家们彷佛“捡到枪”,马上可以他们最擅长、最无负担的对中观点,只谈事到如今如何解决眼前棘手问题,直接跳过中共治下何以堆迭出如此不平的过去。

从西藏、新疆到香港,当地人早初欲对中国抱持更多理解、更多认识,期望在彼此可容忍的范围内和平相处的温和派不知凡几,但问题就在于,纵然你理解了中国、认识了中国,在中共党的争斗本质下,他从来不想理你,甚而一旦纳入和他一体,他唯一目标就是要你同化和他成为“党国子民”一个模样,你怎么办?这是香港“反送中”内在面对的更大困境。这如人饮水的经验,恐怕非要是一直享有美国独立、民主、自由如傅立民者,才可以永远不必担心的事。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