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以催泪弹作化学武器 禁止毒害刻不容缓

—前线记者确诊病症:催泪弹毒害刻不容缓

1979年,台湾台中惠明盲校突然有多名师生皮肤变黑,长出凹凹凸凸、又痛又痒的疮,时而会排出带有恶臭的油性分泌物。患者初时只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但出现症状的人愈来愈多,经调查后,发现学校使用的米糠油受到类二恶英样多氯联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简称PCB)的污染,导致患者PCB中毒,皮肤上的疮就是氯痤疮(chloracne)[1]。

这种氯痤疮,就是医生证实立场哥哥患上的那一种不治之症。我们说不治没有夸大,导致氯痤疮的类二恶英构造十分稳定,身体摄入后难以排出,而且无法分解,它的毒性需长达廿年才减半[2]。换句话说,它进了你身体就无法根治,医生最多用药把症状舒缓,但外国就有很多案例,氯痤疮的患者几十年后患处还在发脓[3]。但最可怕的是,氯痤疮代表你身体含有相当浓度(但未足以致命)的类二恶英,而氯痤疮往往只是多环芳香烃中毒(polycyclic aromatic hydrocarbons,简称PAH或PAHs)的早期症状[3];摄入高于阀值的类二恶英亦可能会致癌及构成其他毒性作用的健康风险,例如破坏免疫系统、影响内分泌平衡,孕妇则有流产或产生畸胎的风险,甚至透过母婴传染(包括血液及母乳),把类二恶英传给下一代。有文献指出,高浓度的二恶英会对婴儿发育如体重、语言、认知发展、小肌肉运用等方面造成不良影响[4]。

我们不禁问:为何立场哥哥会患上氯痤疮?

我们怀疑,这与过去五个月的催泪弹有关。根据今日网上流传的温度测量仪器显示,催泪弹发射后温度超过摄氏400度(400度是该测量仪器最高量度温度,也就是说催泪弹的燃烧温度高于400度)。在如此高温下,催泪弹主要成分CS将会释出类二恶英,而类二恶英能透过皮肤接触、食物、食水和空气等途径进入身体。对于常身处前线、暴露于充满催泪烟的环境之下工作的立场哥哥而言,皮肤接触是一个重要的接触途径。如此,即使配戴面罩或呼吸器等保护装备,身体也无法避免摄入类二恶英。

但更让我们一众学者担心的是,催泪弹䆁出的类二恶英会污染植物、土壤表面及水中沉积物。倘若陆上及海洋生物摄入受污染的植物、土壤和沉积物,会在食物链中残留积聚数十年。当我们进食受污染的海产肉类蔬菜时,类二恶英又会透过消化系统进入身体,毒害我们。

过去五个月,香港各处烽烟四起,单是11月12日就发射了1,567枚催泪弹到香港各处,总数已累积至7,500枚。十八区再无幸免之地,而且很多催泪弹就落在街市旁边、超级市场附近,污染了所有食物。特区政府一直没有检测过这些受污染食物上的毒素,也没提醒过市民其潜在灾害。香港市民就此吃下或吸入有害物质的话,这些毒物在未来几十年都会残留在其身体内,以及其子女身体内。这些毒物同时也会破坏香港的生态环境,祸延数十年。

最后,我们必须记得香港特区政府仍然未能清楚知道催泪弹的化学成分及衍生化合物[5],以至它对人体的长期心身健康影响,因为科学界也难以得知这些这些化学毒物的残留时间、或对环境造成的影响会有多大,更难以参与有关相关处理指引的讨论。假如催泪弹的影响比估计更严重,届时爆发大规模的公共卫生与环境灾难,整个政府下台也不能换回几代香港人的健康。

我们呼吁特区政府停止这场人道灾难,在未清楚遗祸前,必须禁止使用催泪弹。

参考资料

[1]张淑卿(2008)。逐渐被遗忘的悲剧–多氯联苯中毒事件,摘取自https://scitechvista.nat.gov.tw/c/sKjq.htm。

[2]Ogura,I.(2004). Half-life of each dioxin and PCB congener in the human body. Organohalogen Compounds,66,3376-3380.

[3]Tindall,J. P.(1985). Chloracne and chloracnegen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13(4),539-558.

[4]Nishijo,M.,Tai,PT,Nakagawa,H.,Maruzeni,S.,Anh,NT,Luong,HV,…Nishijo,H.(2012). Impact of perinatal dioxin exposure on infant growth:a cross-sectional and longitudinal studies in dioxin-contaminated areas in Vietnam. PloS one,7(7),e40273. doi:10.1371/journal.pone.0040273

[5]明报(2019)。陈肇始认对催泪烟成分了解有限卫署:接触后两小时内应避喂母乳(16:22)。2019年11月9日。

余柏康博士、陈嘉鸿博士、陈绰姿、陈盈(公共卫生研究社成员)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立场新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