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香港中文大学获全球聚焦 建校大师曾留下惊人预言

中大此后成为香港史源最久远高等学府、获诺贝尔奖等级学者67%是中大人。中大成立之初名为新亚书院,荣获多名当代大儒云集教学,每人都足以成为一代宗师。因而获视为中国儒学的复兴基地,以及宋代书院文化的延续。 建校之父钱穆、唐君毅、张丕介等诸位大师以复兴中国文化为己任,一生反共,奉中华民国为正朔。

近日,香港警察强攻中文大学,学生死守,震惊国际社会,引发全球关注。中共镇压学生运动与中华民国故总统蒋介石对待抗议学生的做法,形成鲜明对比。中大学生还升起中华民国国旗。中大学者呼吁,永远记得暴政对中大的镇压。

中共篡政后迁往香港的国学大师钱穆,创建了香港中文大学。他说,中共最多是一个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对中共丝毫不抱幻想。钱穆亲定校名为“香港中文大学”,以发扬中国文化为最高教育宗旨。在英国属地香港,有了第一所中文教学的大学。

新亚书院校徽

中大此后成为香港史源最久远高等学府、获诺贝尔奖等级学者67%是中大人。中大成立之初名为新亚书院,荣获多名当代大儒云集教学,每人都足以成为一代宗师。因而获视为中国儒学的复兴基地,以及宋代书院文化的延续。

建校之父钱穆、唐君毅、张丕介等诸位大师以复兴中国文化为己任,一生反共,奉中华民国为正朔。

钱穆曾预言:“此下世界文化之归趣,必将以中国传统文化为宗主。”

图说:位于新亚书院学生宿舍学思楼与知行楼之间的合一亭,被前任校长金耀基教授誉之为“香港第二景”

学者:永远记得暴政对中大的镇压,坚持抗争

自由亚洲14日报导,上海财经大学教授裴毅然表示,民国时期,蒋介石对待抗议学生问题的处理相当克制。“是亲自把这些学生请到他的住处,跟他们恳谈,而且尽量是软化的状态、对话的状态。中共,现在是不对话,不理你。没有任何缓和,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

前香港中文大学通识教育主任、前哲学系系主任张灿辉13日在立场新闻发表标题为《永远记得暴政对中大的镇压》的文章说,历史上从来没有政权入侵大学,二次大战时盟军不轰炸海徳堡大学,纳粹徳军也不攻击牛津剑桥。而今天香港多所高等学府被暴警武力镇压,是人类文化的耻辱。我们永记今天暴政反文明的野蛮行径。

张灿辉呼吁,坚持抗争,守护母校香港中文大学!

预感赤色大陆无容身之地,大师钱穆迁港建中文大学

图:钱穆

国学大师钱穆,曾构想全球广设“中文大学”传播中国文化的远景。

属名秦顺天的文章说,1949年,当一些知识分子纷纷从香港北上去迎接所谓“新中国的诞生”时,钱穆迁往香港。

那年中共军队越过天堑长江进入江南。钱穆在出自毛泽东之手的文告中,读出世路英雄不能涵容万有之气。预感在赤色中国大陆难有容身之地,便移居香港。

在钱穆看来,中共得天下,就意味着中国几千年文化传统的中断。

文章说,钱穆在香港见到许多彷徨的流亡青年走投无路,他认为:“自己是从事教育工作的人,怎忍眼看他们失学。虽然没有一点把握,但始终认定这是一件应当做的事。”

文章说,自认流亡知识分子的钱穆,一边在《民主评论》上发表文章,一边与谢幼伟、唐君毅、崔书琴等学者,在九龙伟晴街借用华南中学的三间课室,筹办“亚洲文商学院”,也就是新亚书院的前身。

图:1955年,时任新亚学院院长的钱穆。(公有领域)

学生几乎全部是来自大陆的流亡青年,很多露宿在学校天台、楼梯上。师生不到百人,学费收入每月亏空多达三千多港币。后来蒋介石一直帮助了四年。数年后,学校获得美国耶鲁、哈佛的援助,蒋介石才停止拨款。

图:钱穆故居展示的新亚书院校歌歌词手稿

1963年,新亚书院、崇基学院、联合书院三校合并为大学,68岁的钱穆亲定校名为“香港中文大学”,以发扬中国文化为最高教育宗旨。在英国属地香港,有了第一所中文教学的大学。

图说:马料水一带,图中左方是香港中文大学,右方近海建筑群为香港科学园

香港史源最久远高等学府、获诺贝尔奖等级学者67%属中大人

据公开资料,香港中文大学是香港历史源流最久远的高等学府。既是香港的天灾监测中心,也是当地社会科学、国学、工商管理、理学及医学的主要研究机构。

截止2018年10月,香港中文大学的校友、教授及研究人员中,共有5人获得诺贝尔奖、1人获得菲尔兹奖、1人获得图灵奖,其他奖项包括沃尔夫数学奖、勒诺多文学奖及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得主,另外,还包括岭南大学、香港大学等在内的高校校长。

图:香港中文大学依山而建

香港中文大学是唯一具有获得国际顶级奖项的校友、以及诺贝尔奖、菲尔兹奖及图灵奖得主专任任教的香港高校。香港教育历来产生的诺贝尔奖等级的学者中,有67%是中大的校友、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成立之初名为新亚书院,荣获多名当代大儒云集教学,每人都足以成为一代宗师,

包括中华民国国军少将、台湾东海大学教授徐复观;

中华民国宪法之父张君劢;

中华民国政府教育部学术审议委员、台湾学术泰斗牟宗三;

美国哲学家杜威教授门生、中华民国政府教育部次长吴俊升;

中华民国中央银行人事处副处长、著名诗人和书法家曾克端;

历史学家、中华民国政府行政院农林部部长、中华民国总统府国策顾问左舜生;

甲骨文专家、中华民国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前所长董作宾;

国学家饶宗颐;

小说作家白先勇、欧阳子、王文兴、陈若曦、叶维廉等人的启蒙老师国立台湾大学外文系教授夏济安;

中华民国广东省政府委员、诺贝尔文学奖委员会的推荐人罗香林;

中华民国时期央行、中银、交银及农民银行四家银行的联合总管理处处长杨汝梅;

港督顾问赵冰大律师;

香港大学中文系系主任兼文学院院长林仰山(Frederick Seguier Drake)教授;

佛学大家罗时宪、霍韬晦;

现代哲学家李天命。

新亚书院初创时期经费不足,院长钱穆曾亲自到台湾求助时任中华民国总统蒋中正。于1950年,中国国民党中央改造委员会委员雷震受蒋总统之命赴港调研后报告说:“港澳有大学数所,在教育立场上是反共的,在经费方面是坚苦撑持,如钱穆等来港创办之新亚学院”。

新亚书院为当代新儒家的重镇。新儒学八大家中多数是新亚书院教授或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如哲学系刘述先教授。书院以中文教学,并教授官立学校所缺乏的中国文化课程,并因而获视为中国儒学的复兴基地,以及宋代书院文化的延续。

钱穆、唐君毅、张丕介诸位先生以复兴中国文化为己任,一生反共,奉中华民国为正朔。1949年,把新亚书院的校庆定于10月10日中华民国国庆之日,并在新亚书院高挂中华民国国旗,即青天白日满地红旗。

早在新亚获香港政府承认资格的初期,时任教育司高诗雅已不断向新亚施压,要求取消每年双十升旗。到中大成立后,压力俱增,钱穆被迫妥协。钱穆于此事后逐渐淡出,离港赴台,但安排了台湾背景的吴俊升博士赴港任接班人。

因吴俊升曾任中华民国行政院教育部次长和亲中华民国的背景,香港教育司对此极为反对。新亚在面对日益加强的压力,最终于1969年10月10日由张丕介主持最后一次升旗礼后停止。

大师钱穆:中共是“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

图:钱穆在香港新亚书院演讲(网络图片)

钱穆公开在校刊撰文,直指“本书院创始,在一九四九年之秋,当时因有感于共产党在中国大陆刻意摧残本国文化,故本书院特以发扬中国文化为教育之最高宗旨”;“在今日民主主义与极权斗争之下,中国青年在思想上应有正确的认识,以免误入歧途,既误其本身前途,亦遗害于国家民族以及世界和平”。

经过艰苦努力,新亚书院越办越大,钱穆又创办了新亚研究所。新亚书院及研究所培养了众多人才。

同时,钱穆继续著书立说,严厉批判中共政权种种倒行逆施之行径。他在《中国思想史》中写道:“此刻在中国蔓延猖獗的共产主义,最多将是一个有骨骼有血肉的行尸。

钱穆热爱的是文化意义上的中国;而对毁灭文化、扭曲人性的中共政权丝毫不抱幻想。

香港中大升起中华民国国旗,网民热议

图:香港中文大学学生在球场上升起中华民国国旗。(视频撷图)

海外媒体大纪元15日报导,记者于13日晚拍摄的画面可以看到,中大球场上有学生留守,而球场边的旗杆上有中华民国国旗和“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黑色旗帜,在风中飘扬。

当天,中大学生在二号桥的抗争现场,还设立了黑底白字的“天灭中共”横幅,显得格外醒目。

报导说,在香港反送中抗争过程中,“天灭中共”的标语、旗帜或横幅随处可见,抗议者也经常在集会或游行现场高喊这个口号。

针对中大球场升起青天、白日、满地红的中华民国国旗,不少网民在YouTube网站上发表评论。

阿波罗网乔伊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乔伊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