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袁斌:“香港暴徒的酬劳”?十足的惊天大谎!

作者:
“可是我要告诉我的大陆同胞们,世界上总还有些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无价无市,这就是对自由民主理念的追求。在以自由民主理念为本的公民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这一代香港青年,仍然坚信它,仍然服膺它。因为他们懂得什么是公民什么是奴才,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专制,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极权。所以他们不屈不挠,以死抗争。”

香港亲共媒体却接连传出报导,宣称香港有暴徒要在“十一”当天杀害警察,引起关注。(大纪元合成)

反送中烈火延烧至今,中共为了抹黑年轻的香港抗议者,蒙骗民众和舆论,从而给暴力镇压制造借口,费尽心机编造了大量谎言。其中之一就是诬陷他们是“有偿示威”。日前中共政法委官方微信号“曝光”的所谓“香港暴徒的酬劳”,更是这类谎言的登峰造极之作!

11月13日,中共政法委旗下官方微信号长安剑发表了一篇题为《香港暴徒的酬劳曝光,“杀警”最高给2000万“抚恤金”!》的长篇报导,指“参与暴力活动领薪酬早已是公开的秘密”,香港青年投身反送中不是为了信仰,而是为了获得金钱酬劳。

能得多少酬劳呢?文章称,“钱多少,取决于参加游行的规模、在队伍中的位置、暴力程度、是否袭击警察等,女性示威者的酬劳高于男性。”示威者参与示威最少每天有500元。《禁蒙面法》推出后,为避免示威者退缩,酬劳就“大幅提高”至每天1.5万元。到了10月1日前夕,“招募死士”计划推出,“死士”只要杀警、假扮警员后杀人嫁祸、纵火等,可以获得2000万“抚裇金”。另外,也有部分“‘勇武’核心成员”担任判头,负责分发酬劳并收取佣金,两个月“净赚超500万”。

那么这些酬劳又是由谁提供的呢?文章称金主是地下钱庄,它是“美西方反华势力、香港本土反对派势力祸港乱港的金库”,串连了“一大股东”和“四小股东”,由上而下输送酬劳。“一大股东”由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和一些金融资本集团组成,他们连结了“在港经理人”,并由他联络联工盟、民阵、香港人权监察,以及壹传媒创办人,“‘叛国乱港四人帮’头号人物黎智英。”

至于“四小股东”的下线,则分别是612基金、香港的大学学生会、部分教会例如“好邻舍北区教会”、以及一些小团体募捐例如“连登网民”、“边城青年”,甚至台湾的“桃园市空服员职业工会”亦有份。文章说,各名股东收到的钱除了分给示威者作酬劳外,亦为他们购买装备,“策划反动文宣、为暴徒提供法律援助、医疗救助和心理辅导等等,都需要源源不断地支出大量费用”。

乍一看,这篇报导“曝光”的事实可谓绘声绘色,有鼻子有眼,既列出了酬劳的具体数额、等次,也点明了送钱的金主是谁,难怪不少人信以为真。不过老话讲的好,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如果你把这篇报导仔仔细细的看一遍就不难发现,整篇报道从头至尾,既没有告诉读者有哪位或那些“暴徒”接受了“酬劳”,也没有告诉读者发放“酬劳”的人具体是谁,甚至连“香港暴徒的酬劳”这一消息是从哪获知的——是记者自己采访的还是由别人提供的也没有告诉读者。

比如,报导中提到“一个13岁小暴徒参加几次暴乱活动后所获酬劳”是3万元,“这些钱,帮助他换了新款iPhone手机、游戏机、名牌运动鞋等。他打算叫亲弟弟一起做……”作者还专门为此配了一幅图片,可谓有鼻子有眼吧。可是,这个“13岁小暴徒”叫什么名字?他的情况是记者采访的还是谁提供给记者的?报导中毫无说明。

具备新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新闻报导不是文学创作,不能凭主观想像,它的主要内容是新闻事实,是凡合格的新闻都不会忘记告诉读者,它所报导的新闻事实是记者自己采访的,还是由哪个消息源提供的。因此,一篇报导不管再怎么绘声绘色,如果内容既不是记者自己采访的,又没有明确的消息来源,那么百分百可以断定它是假新闻。所以懂新闻的人一眼就能看出,《香港暴徒的酬劳曝光,“杀警”最高给2000万“抚恤金”!》正是这样一篇凭空捏造的假新闻!

正因为是凭空捏造的,它当然说不出消息的来源,也说不出拿了“酬劳”的“暴徒”有谁,又是谁给他们发钱的。试想,如果能说得出,它又何必藏着掖着呢?说出来岂不是更能取信于读者?

行文至此,我不由想起了昨天在微信上看到的香港中文大学教授王璞评论所谓暴徒酬劳的几段话,它们也正是我想说的话,故抄录在此:

王教授说:“不约而同,有几位大陆朋友给我发来一则讯息,说是香港抗争青年都是被‘外国反动势力’收买了的,甚至定出了价位,两千万一条警察的命。这让我觉得有些话不吐不快了。

“慢说到现在为止,死的都是青年学子,伤的也百分之九十以上是抗争斗士,便是这谣言本身,也透露了一个常识性问题:将心比心。造谣者们以自己拿钱辨事卖身有价的小人之心,度别人为信念献身的君子之心,才会造出如此卑劣的谣言来。

“看今日之国内种种现实,从最高权位的官员到贩夫走卒之徒,金钱本位已经到了无孔不入地步,从针头线脑到官位到良心,皆标价出售。就连堂堂最高学府的教职,亦都成了有价有市之商品。所以当他们看到居然有这么一个群体,不屈不挠、前扑后继,为了某一并无实利的事物抗争,绝对不理解,绝对不相信。

“可是我要告诉我的大陆同胞们,世界上总还有些东西是金钱买不到的,无价无市,这就是对自由民主理念的追求。在以自由民主理念为本的公民教育下成长起来的这一代香港青年,仍然坚信它,仍然服膺它。因为他们懂得什么是公民什么是奴才,什么是民主什么是专制,什么是自由什么是极权。所以他们不屈不挠,以死抗争。”

王教授说的没错,香港年轻一代对自由民主理念的追求是钱买不到的,无价无市。中共编造的谎言不但抹黑不了他们,反倒暴露了其自身邪恶的流氓嘴脸。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