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滕叙兖:庐山会议真相岂容谣言蛊惑

作者:

十月下旬,一个专发八卦垃圾帖的小网站“世态万象”冒出题为“庐山会议上最终整倒彭德怀的是一位政治小丑”的文章。朋友们把这篇说史类文章转发到我的微信上,请我辨别真伪。作为多年研究彭德怀历史并有多部专著问世的历史传记作家,我马上快速浏览了一遍。我首先要知道该文作者是谁?敢于涉猎1959年庐山会议这一党史重大事件的作者好歹也应该有点知名度的,然而,让我笑掉大牙的,作者署名竟然是“钢筋水泥”!他是建筑工人还是建材商人?否则怎么会喜欢“钢筋水泥”的署名?经验告诉我,在真真假假、谣言谎话充斥网络的当下,凡是书写党史重大历史题材而又不敢堂堂正正留下真名实姓的,绝大多数是混迹网络的文痞无赖写手,他们可以信口开河,胡编乱造,但又心虚胆怯,善于脱身潜逃,不负任何文责。这个叫“钢筋水泥”的家伙也是这路货色。

2014年11月,我向李锐老赠送《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

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1959年的庐山会议是中国现代历史一大悲剧。1981年6月,中共中央公布的《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庐山会议作出公正的结论:“庐山会议后期,毛泽东同志错误地发动了对彭德怀同志的批判,进而在全党错误地开展了‘反右倾’斗争。八届八中全会关于‘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反党集团’的决议是完全错误的。”庐山会议的第一责任人是谁?中共中央历史决议说的还不够明白吗?“钢筋水泥”在这篇造谣的文字里,歪曲史实,把该承担第一责任的人洗刷一通,把责任推给为民请命的彭德怀。无独有偶,近几年网络上流传的什么“彭德怀的九个不该”等烂帖,都是此类颠倒黑白,用谎言来蛊惑读者大众的伪文。

为什么庐山会议过去了60年的今天,网络上仍时不时冒出几个匿名的极左分子,肆意造假,昧着良心去攻击功高德劭、人民爱戴的彭老总?因为真理在彭德怀一边,他的高风亮节如巍巍丰碑,光照后世。要想继续造神颂圣“万寿无疆”,庐山会议就是痴迷极左路线的跪族们和文革遗老遗少们迈不过去的坎儿,只有把庐山会议作为突破口,反复颠倒会议真相,把水搅浑,把是非搞乱,才可能遮掩当年庐山上那些卑鄙佞臣的面孔,洗刷他们的历史罪责。“钢筋水泥”正是沿用这一思路,编造出这篇逻辑混乱、漏洞百出的荒诞故事。我们自然不可能知道该烂文出笼前的背后黑幕,但是不妨猜测那些为此出谋划策、暗箱操作的阴险人物的诡秘奸笑。

“钢筋水泥”烂文的重点是无中生有诬陷抹黑李锐先生,什么“夜闯美庐”,“下跪求饶”云云。

史家行文的原则是言必有据,无证不信。任何重大历史事件的表述必须要有实证。只要把“钢筋水泥”的文章通篇浏览一遍,你就会发现,没有一处引注。“钢筋水泥”叽叽歪歪说了一堆话,他的史料证据在哪里?完全没有。他是何方神圣?他参加了庐山会议吗?他是严肃的史学家吗?

最可笑的是,这个不敢见阳光的人连起码的历史常识都没有,你要攻击李锐先生,总要先了解一下人家吧。看看“钢筋水泥”是怎么介绍李锐的:

“这个李锐其实是没有资格参加庐山会议的一个通讯记者,因写过内参报告转呈给毛泽东看过,李锐争取到了做会议工作人员,此人极不正常地在中央领导的秘书间穿梭打探首长的意图,并挤到首长的茶聚中去制造机会,吸引首长关注。”

“钢筋水泥”又断言:“这个李锐当年只是一个年轻人”。

稍有点文史常识的人都知道,庐山会议是中央最高级别的工作会议,“会议工作人员”岂能随便“争取到”的?,更不可能“穿梭打探首长的意图,并挤到首长的茶聚中去制造机会”。“钢筋水泥”把庐山会议描绘成现代土豪大款的招商聚餐会了。1935年在武汉大学读书时就参加革命的李锐,庐山会议时任水利部副部长,是毛泽东的兼职秘书,他参加庐山会议是毛泽东点名的,连会议记录工作都是毛泽东当面指示李锐来承担。什么时候李锐还挂个“通讯记者”身份?是“钢筋水泥”发的记者证吗?李锐生于1917年,上庐山开会时他年龄42岁,请问42岁属于“年轻人”吗?

说到这儿就足够了,“钢筋水泥”文章中其他臆造虚构、胡说八道之处就不必一一批驳了。这种狗血垃圾帖居然被那个小网站看中,彰显当下社会道德的堕落和互联网的乱相是何等严重!

无论海内海外,任何人想研究1959年庐山会议的历史,必须仔细研读的第一本书就是李锐先生的《庐山会议实录》,这是史学界的共识。这本唯一记录会议全程活动和与会者发言的书是在中央领导的支持下郑重出版的,并再版多次,是当年的畅销书。“钢筋水泥”读过没有?我猜想他恐怕连书名都不会知道,要不他怎么能把李锐叫成“年轻人”,万幸,他还没有说李锐是个“年轻小姑娘”。

《庐山会议实录》李锐著,河南人民出版社,1999年6月。

用“夜闯美庐”作为攻击李锐的重磅炮弹,不禁使我想起十年前一个化名张杰的人在极左网站“乌有之乡”上发的那篇文章。

2009年11月,署名张杰的文章《原中顾委委员周惠谈李锐与庐山会议》在“乌有之乡”上首发,一时间有人在互联网上欢呼雀跃,因为敢说真话的李锐先生是他们深恨的历史学家。92岁的李锐老人在第一时间委托余习广发表一个声明,指出:“张杰发表的这篇所谓《采访周惠谈话记录》是一篇伪造的访谈录,所有参加庐山会议的同志都了解这一点,这个伪造的访谈录,以周惠之名对我进行的所谓揭露,纯属虚构。我希望,这个伪造者张杰,能够公开站出来,我愿意与他对质。”不久,周惠夫人范博打来电话说:“对网上传播关于李锐老的流言非常愤慨”,同时郑重声明,周惠生前绝对没有接受过这样的采访。中央党史研究室也声明,他们那里没有张杰这么一个人。

有趣的是,这个自称“党史工作者”的张杰始终不敢公开露面与李锐对质。2010年5月,《李锐谈“周惠谈话”》一文在《炎黄春秋》杂志上发表(2010年第5期,第68页。),鉴于年轻朋友们不一定都看过,我特地找出老杂志用手机翻拍,作为本文的附录,供朋友们阅读。是年10月,著名历史学家、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韓钢发表《“周惠谈话”辩伪》一文,以详实的史料深刻驳斥张杰的造谣伪文。

2014年11月,拙著《不信青史尽成灰——彭德怀的铁骨与柔肠》出版之后,我到北京木樨地给李锐老送上这本新作。我们谈起张杰造谣一事,李老叹息道:“研究历史首先要做个好人,做个诚实的、实事求是的人,靠谎言造谣的小聪明是不能长久的。”

十年过去了,那个化名张杰的人不知道藏在哪个老鼠洞里,至今依然渺无踪影。我的哈军工学姐、著名记者和作家戴晴给他取了个《水浒传》的绰号——没面目.张杰。

十年过去了,现在又冒出来一个“钢筋水泥”,我比较一下两篇伪文的文字,原来“钢筋水泥”是抄袭了张杰的文章,有的句子是一字不差的照搬过来,原来“钢筋水泥”还是个“剽窃分子”。真是没有出息,抄了人家的原作起码要说明出处,表示感谢,“钢筋水泥”连这点文化素质都没有,其愚顽阴森固然恰如其名,若论其卑鄙品行,他应该改名叫“污泥浊水”了。

今年2月16日,李锐老人在北京仙逝,享年102岁。作为晚辈学生,我有义务挺身保护他的崇高名誉,揭穿谣言,以正视听。所以我要约见“钢筋水泥”,当面辩论!“钢筋水泥”先生,我问你,你敢不敢和老夫我见面谈一谈?

附录:《李锐谈“周惠谈话”》

深圳香山居

2019年11月18日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NCN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