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黑死病官方再认一例 网传长春已陷落消息被封 中外历史:大瘟疫是改朝换代的前奏

鼠疫在中国大陆持续扩散,11月27日深夜,中共内蒙古卫生局悄悄公布1例新腺鼠疫确诊个案,迄今中共官方仅承认5起鼠疫病例。另外,近日网上传疫情已扩散至长春。此外,中外历史记载显示,大瘟疫是改朝换代的前奏。

中国“黑死病”又增一例当局深夜悄悄公布

图为在内蒙古鄂尔多斯市火车站,乘客逐个测体温。(网路图片)

11月27日深夜11点多,内蒙古自治区卫健委对外发布信息,27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四子王旗江岸苏木江岸嘎查1名牧民在四子王旗人民医院就诊期间,经国家和自治区专家会诊,确诊为腺鼠疫病例。

至此,官方已公布5起病例。首例为9月发生于甘肃酒泉市的败血性鼠疫死亡案例,近期自11月12日起陆续确诊4例病例,均来自内蒙古,包括锡林郭勒盟3例和乌兰察布市1例。

网传疫情已扩散至长春

鼠疫擴散至中國長春

微博上一名長春市民親人疑似感染鼠疫,並被各大醫院當成人球不願意收留,最終找到醫院願意接受,但卻在發病後八天去世並立即火化 pic.twitter.com/4wWVxzeu6Q

— Otto Huang(@OttoHuang120) November26,2019

海外推特流传大陆微博已封杀的消息称,鼠疫已扩散至中国长春。

网络截图发于11月23日的微博用户“曹大爷”帖文称,自己的大伯患病被多家医院拒收。“传染病医院拒收是医院没能力确诊是否是鼠疫或是食物中毒,建议去吉大一院查;吉大一院拒收是因为病人有肺病,应该去传染病医院;市疾控中心说,从传染病医院出来说明不可能是鼠疫,否则涉嫌违法。所以整个医疗系统的作用就是:等待是否出现第二例来确诊是否是鼠疫。”

帖文配了一张在公主岭守安医院的化验报告单,显示病人的名字叫曹洪志,年龄57岁。此次发病前,他的身体状况为“经常在外面溜达”。

网帖表示,“为什么我担心是鼠疫,因为有高烧、休克、咳血、中毒等症状,还没有出现紫钳之类的,还有就是长春市传染病医院的医生说无法排除鼠疫。”

接下来的两天,该帖文的微博用户“曹大爷”一直与网友互动,交流病人的病情,有人建议他到北京去,又担心过不了检疫站;后来由于内蒙的28人已解除隔离,家属没有联系北京疾控中心,选择在家输液和等待。直到25、26日,“曹大爷”才发消息称,“病人已经去世,并且已经入葬,发病到现在差不多八天左右。接触者没有发现有类似症状。”他表示,直到去世也不知道病因。

但目前该用户已消失。记者搜索发现,该账户是因被投诉而无法查看。

史料:大瘟疫是改朝换代前奏

大规模的疫病通常还能改变历史的前进方向,导致改朝换代。大纪元时报《大瘟疫:改朝换代的前奏》详细总结了这种变换。东汉末年、明末清初的例子不再赘述,请看后文的扩展阅读。

尼古拉斯.普桑Nicolas Poussin(1594~1665)1630年的油画《阿什杜德的瘟疫》

公元65年至565年期间,罗马发生过四次大瘟疫,死人无数,致使强大的罗马帝国由盛及衰。

前三次分别发生在65年尼禄统治时期、164~180年马克乌斯‧奥里略时期和250~270年间盖勒乌斯、克劳第乌斯统治时期。而这二百多年期间是基督教遭受罗马皇帝迫害的严重时期。

基督耶稣被犹太教领袖以“谋反”的罪名钉在十字架上,奥里略将无数基督教徒的尸首肢解、挂满街头,为了煽动迫害,罗马的学者们编造基督徒喝婴儿血的谎言。因此,基督教学者普遍认为,三次大瘟疫是神对罗马迫害基督教的严惩。大瘟疫中,曾经下令迫害的皇帝尼禄、马克乌斯‧奥里略、克劳第乌斯都遭到报应染病暴毙。

[法]居勒-埃里‧德洛内(Jules Elie Delaunay,1828-1891),《被瘟疫侵袭的罗马城》(Pesteà Rome),1869年作,巴黎奥塞美术馆藏。(艺术复兴中心提供)

第四次罗马大瘟疫是一场始发在541年查士丁尼统治时期的大鼠疫,史称“查士丁尼鼠疫”。也是世界史上三次大鼠疫的首次。据拜占庭作家普罗柯比的记载,高峰期拜占庭每天死亡1.6万人,“所有的居民都像美丽的葡萄一样被无情地榨干、碾碎。”历史学家约翰描述:“人们相互之间正在进行着交谈,突然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一个人手里拿着工具,正坐在那儿做他的手工艺品,他也可能会猛然倒向一边,灵魂出窍⋯⋯”

后世学者说,拜占庭的死亡率达75%。“他们像苍蝇一样地死亡著。垂死者的身体互相堆积起来,半死的人在街上到处打滚。”

“在拜占庭根本不可能看到任何穿着官袍的人,特别是当皇帝也传染上瘟疫的时候。”瘟疫使大街上很难看到行走着的人,偶尔有人出来,他必定是拖着一具尸体出来。

诸多基督教史学家认为几场灾难是“上帝对人类罪行的惩罚”。有研究者估计这场瘟疫可能使地中海岸的约2500万人死亡。

在瘟疫来临前夕,查士丁尼征服运动达到了高潮,他抱着企图重建罗马帝国的梦想,丝毫没有想到,他拥抱到的却是对帝国无情打击的鼠疫,自此罗马对欧洲文明的影响力一蹶不振。

【中外历史记载大瘟疫和改朝换代的关系,扩展阅读请看:中外历史记载大瘟疫:改朝换代的前奏】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