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洪微:邓小平埋下“一国两制”定时炸弹

作者:

香港民间人权阵线6月16日再次举行反送中大游行,再次刷新纪录,有高达200万人上街,要求撤回修订草案及特首林郑月娥下台。(李逸/大纪元)

中共还会假意承诺香港的“一国两制”,但应该没人真的再相信了。今天香港的局势,一度被称为“黑天鹅”事件,意指不可预见的突发事件,或者,是指极不可能发生,实际上却又发生的事件,果真如此吗?

回想1984年的《中英联合声明》,确定了“一国两制”,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维持“五十年不变”,社会主义制度不会在香港实行。再看看今日的香港,人们就会惊觉,35年前,前中共领导人邓小平“发明”的“一国两制”,早就埋下了一颗政治定时炸弹。只不过,从1997到2019,才22年,中共就自己提前引爆了这颗炸弹。

“一国两制”本是无奈的权宜之计

1842年至1860年,两次鸦片战争失败,清政府被迫与英国签订了《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先后割让香港岛、九龙半岛,1898年,再签订《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将香港新界及其二百多个岛屿,租借给英国,租期99年,至1997年结束。

1949年,中共建政,1950年,英国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第一个承认中共政权的西方国家。中共总理周恩来,默认不收回香港,继续执行不平等条约,换取英国对中共政权的承认。香港新界99年租约到期前,英国曾试图续约,中共当然不敢,中共已经执行了不平等条约,再新签一个不平等条约,中共的谎言就彻底露馅了。当然,中共也很清楚,英国政府、香港人民、整个西方世界,都不可能接受中共对香港实行社会主义统治。

在归还香港的谈判中,英国提出“以主权换治权”,为香港人民争取“自治”,当时的中共最高领导人邓小平,迫不得已,“发明”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换了个名词,等于接受了英国提出的香港“自治”方案,最终双方达成一致,英国在1997年归还香港,不平等条约总算没有再续签。

1984年12月19日,《中英联合声明》正式签订,确定了“一国两制”,并在联合国备案。英国法律专家Martin Dinham提醒,《中英联合声明》中没有终止规定,单方面无法终止。

1997年,英国归还香港后,按《中英联合声明》的规定,一直在监督“一国两制”的实行。中共则对香港各界进行大规模渗透、控制,并不断拖延特首普选,中联办、港澳办直接指挥港府运作,但中共未敢公开在香港实行社会主义。

2014年,在《中英联合声明》签署30年之际,中共总理李克强访问英国时,还与英方商讨,希望再签署一份《中英联合声明》的成果性文件,以证明“一国两制”运作良好。于是2014年6月17日,中英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共同认为按照“一国两制”方针和基本法,维护和促进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繁荣与稳定,符合双方利益。

“一国两制”早晚要对决

邓小平“发明”的“一国两制”,是不得不接受英国“以主权换治权”的无奈之举。“五十年不变”,是邓小平当时的承诺,实际上,邓小平自己也没谱,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一个国家真能共存50年吗?即使真的能坚持50年,50年之后,实行哪种制度呢?

按照中共自己的理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是对立的,并一直灌输,社会主义比资本主义更先进,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但全世界的事实证明,资本主义还在有效延续,而社会主义却带来巨大灾难,社会主义阵营已经自行瓦解。中国的改革开放,恰恰要迎接资本主义的资金、技术和企业运作,更需要资本主义国家的庞大市场。香港的枢纽地位,至关重要。

邓小平被中共捧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可邓小平根本没有什么理论,他自己也承认是“摸石头过河”,“一国两制”也正符合邓小平的“白猫黑猫”论。

当时,中共很孤立,与紧邻的苏联交恶,急需靠近西方国家,更需要香港这个“对外窗口”。1984年,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大阵营,正值全面冷战,中共是社会主义阵营的一个另类,成为西方分化社会主义阵营的首选。中共也同样渴望靠拢西方,邓小平认识到,中国的社会主义已经是死路一条,只能改革开放,有条件的拥抱资本主义,但未来会如何,包括邓小平在内的中共高官们,都是未知数。

邓小平直言,放弃“姓资姓社”的争论,“发展才是硬道理”。在这样的背景下,因为需要香港来发展大陆,“一国两制”诞生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对决,被暂时搁置。香港也确实带给了中共诸多好处,香港作为亚洲四小龙之一,很快把出口导向型模式传到了中国,并率先带进了资金、技术、工厂和订单。另一个亚洲四小龙的台湾,紧随其后,更多的外资,通过法制完善和社会自由的香港,源源不断的进入了大陆。中国大陆的出口导向型经济,随之进入高速发展阶段,中共借机稳固了政权。

根据最近解密的英国文件,中共1949年夺取大陆政权之后,一直要求英国,不要给香港民主,英国的香港民主自治方案,被几度搁置。1980年代,邓小平在谈判中,也威胁英国,不要作出任何提升香港人民对民主预期的改变。

正因为如此,英国在1984年,坚持让中共在《联合声明》中作出“一国两制”和最终实现普选的承诺。1990年代,末代总督彭定康,开始在香港积极倡导有限的选举,中共强烈反对,但彭定康坚持在当时60个席位的立法会当中,把30个席位交给香港人民普选。但是在1997年之后,中共废除了彭定康推行的立法会选举。

有英国律师表示,《基本法》承诺“有序推进”公开选举,推迟这个进程,会导致“香港混乱,香港人民对治理制度失去信心,国际社会对香港的商业和投资环境失去信心”。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1989年,邓小平直接指挥了天安门广场的“六四”屠杀,中共拒绝政治转变,但随后,东欧和前苏联的社会主义阵营,却轰然倒塌。当时,《中英联合声明》已经签署,但香港尚未归还,香港民众对六四的抗争,一直持鲜明的支持态度。“六四”之后,直到1997年,香港民众因不信任中共,一直在大规模移民,而且每年都举办大型的纪念“六四”活动,这也预示了,“一国两制”这颗定时炸弹早晚会爆,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在香港早晚要对决。

炸弹被提前引爆

邓小平年轻时,也留过洋,估计和现在很多中国留学生差不多,并未了解西方的主流社会,更不真正理解西方民主和法制。在中共的长期熏陶灌输下,邓小平的眼界终究有限,不能预见社会主义最终消亡的结局,只能顾及眼前,先保住政权,把“一国两制”留给后人去解决。

虽然邓小平“摸石头过河”,但时至今日,在中共内部,仍无人能及。邓小平之后的两任中共党魁,自知能力不及邓小平,既缺乏安邦治国的雄才大略,更无政治智慧,解决香港的“一国两制”,依次击鼓传花,除继续加强渗透香港外,基本不碰“一国两制”。

2002年至2004年,曾有“23条恶法”风波,导致50万香港民众游行反对,被迫终止,应算作“一国两制”的第一次小对决,香港民众第一次小胜。

2012年开始,中共内部陷入恶斗,习近平和王岐山通过反腐运动,严重削弱了江派势力,江派只能迂回搅局。搅乱香港,给习派制造乱局,成为江派的一大搅局手段。江派大员张德江,时任中共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声言对香港《基本法》有最终权力,他同时担任中共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中联办、港澳办也长期被江派把持,江派势力早已大面积渗透香港。

2014年6月,香港民间针对2017年的特首选举,开展了民意公投,收集市民意见,最终有79万人参加了公投,显示民意要争取特首普选。但2014年8月31日,张德江却指使中共人大常委会做出决定,维持中共控制的“小圈子选举”,拒绝“真普选”,直接导致了香港民众的“占中运动”,9月28日,数以万计的民众上街、学生罢课,誓言要争取“真普选”。“一国两制”的对决,第二次在香港展开。

中共内斗中的江派,如获至宝,指使港警使用暴力,激化矛盾,给习派制造事端,港警罕见发射了多枚催泪弹。因民众没有防护,当时数百人吸入毒气不适,不得不倒地休息,警察滥用武力,引来更多民众抗议,9月28日晚,超过10万人走上街头抗议。

当时有消息称,特首梁振英、中联办主任张晓明、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警务处处长曾伟雄,和港澳工作协调小组组长张德江,向北京报告,提出请求开枪,并预计会有500人在镇压时被杀。香港各医院也做好了处理大量死伤者的准备,但最终,武力镇压计划被习近平否决。

“一国两制”的第二次对决,从9月28日持续2个多月,演变为“雨伞运动”,香港民众开始学会用雨伞保护自己,并成为抗争标志,民众屡次与警察在街头对峙,也不断有抗议者被拘捕。至12月15日,警察在铜锣湾大规模清场,拘捕部分抗议者,“雨伞运动”被迫落下帷幕,香港警队声望大跌。“一国两制”的第二次对决中,香港民众展现了前所未有的力量,但“真普选”未获成功。

2016年6月,英国外交大臣就铜锣湾书店事件回应,称林荣基的失踪,严重违反《中英联合声明》。

2017年3月,江派支持的林正月娥,通过中共控制的“小圈子选举”,成为香港特首。在7月1日上任前的两天,6月29日,英国外交大臣鲍里斯·约翰逊,强调《中英联合声明》,是英国对香港的承诺,坚定如20年前,他表示,坚信香港未来的成功,取决于该条约所保障的权利与自由。

第二天,6月30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一个历史文件,不具有任何现实意义,对中国中央政府对香港特区的管理也不具备任何约束力。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没有任何权利。”

英国外交部发言人随后回应:“今天《英中联合声明》与三十多年前签订时一样有效。这是一份有法律拘束力的条约,已向联合国登记并继续生效。作为缔约方,联合王国政府有责任密切监督它的施行。”

林正月娥还没上台,“一国两制”提前对决的信号,就再次发出。

2019年大对决

时光来到2019年,中共内外交困加剧,内斗升级,香港再次成为中共内斗的工具,于是,“送中条例”出炉。3月15日,香港民众“反送中”拉开序幕,6月9日,百万港人游行,“一国两制”的大对决,终于在2019年大爆发。

简要回顾“一国两制”,是邓小平留下的一颗定时炸弹,在冷战时期埋下,却在冷战结束后引爆。希望世界能看清,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的对决,早晚要来,这场对决,并未结束。

现在人们看清楚了,香港民众用选票也证明了,民意拒绝中共社会主义的独裁、暴力、谎言,民意渴望资本主义的民主法制、自由和普世价值。但中共却偏要与民意为敌,在全世界瞩目之下,公然挑战世界正义力量,公然挑战世界的普世价值。“一国两制”提前走到了尽头。

这场在香港的大对决,远不止是香港人在争取民主自由,更是看全世界如何抵制中共独裁的所谓社会主义。这场对决,不止关乎香港人、中国人,也关乎全世界的人,在这场正义与邪恶的对决中,胜负早已定下,关键看人们,如何摆放自己的位置。

这场“一国两制”的大对决,可能很快会扩展到全中国、全世界,到底要哪种制度?哪种意识形态?世界是否知晓,胜负天已定,历史再次把人们带到了十字路口!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