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袁斌:港警结婚麻烦多与港警形象的崩塌

作者:

香港警队原本被称为“亚洲第一警队”,如今已名声扫地,被港人怒斥为“黑警”,警民之间出现严重裂痕。图为11月12日,港人“三罢”行动。香港中大学生被港警打爆头流血。(宋碧龙/大纪元)

阿梅是位反送中女示威者,芳龄28岁,与男友交往8年,两人原拟定明年二月大婚。如今场地订了、婚戒也准备好了,但因为男友是警察,亲友现在都反对她结婚,原本答应当首席伴娘的闺密也考虑缺席,以致婚礼可能无法如期举行。

据媒体报导,阿梅坦言自己很难过,没想过会在人生重要时刻失去好朋友。她还说,闺密在陪她挑选婚纱时,甚至劝她“你还没嫁,还有得选择”。这一切让她了解到,“警方与居民之间的关系,变得有多破碎”。

看罢这条新闻让我不由想起一个月前数百家婚庆公司拒绝承办港警婚礼的事。

11月8日,22岁科大学生周梓乐堕楼危殆,日晨离世。周梓乐离奇坠楼离世后,当晚香港多间知名婚嫁公司分别在其Facebook专页发布一份婚礼业界联合声明,指“在警方滥暴香港市民的同时,我们已经不能容许自己在婚礼上再给他们送上微笑祝福!纵使我们深信世上有好人坏人之分,警察也有所谓的黑与白之别,但我们更需要的,是公平、公正的去分辨服务对象”,并严正声明指,“在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之前,所有警务人员的任何喜庆节目,一律不再接受预约”。声明发出后不久,就有数百家公司响应,涵盖婚礼策划、摄影、妆发、音响、场地布置等。

我记的更早些时候,《香港01》曾报导,一名怀疑任速龙小队成员的男警察被网民“起底”,资料在网上公开,指他是机场特警,他的未婚妻和父母也被公开姓名、职业。这名警察与未婚妻9月6日在沙田一酒店摆酒席,网友号召市民到酒店“祝贺”。当天傍晚6点钟左右,陆续有示威者到酒店抗议,人数一度近百人。他们手持疑似与新娘有关的旧婚照,并在酒店外墙张贴。示威者还在现场大洒冥钱,每当有婚宴宾客到场时,示威者就高喊抗议口号。

无论是示威女嫁港警遭亲友反对,还是数百家婚庆公司齐声拒绝承办港警婚礼,抑或是港警结婚遭人抗议撒纸钱,类似这样的稀奇事,我敢说全世界都少见。哪个国家的警察结婚会有这么多麻烦?!可见香港人对警察的厌恶和反感已到了何等程度。

常言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香港警队曾被誉为亚洲最具专业、最精良的纪律部队。但自香港反送中抗争爆发以来,港警滥用暴力,港警勾结黑社会攻击市民、在地铁站内释放催泪弹,不顾市民生命安全、近距离发射布袋弹,打爆女义工右眼、对女示威者使用性暴力、以及8月31日在太子站疯狂抓人、在车厢内无差别攻击市民,多人被打得头破血流,网上甚至传闻有6人被警察折断颈椎致死,凡此种种使香港市民对警察的信任越来越低,最终不可避免的导致了其形象的彻底崩塌,以至于甚至有人说“没有警察才安全”。

据报导,香港民意研究所(前身是香港大学民意研究计划)随机访问了1000多名18岁以上的市民。市民对香港警务处的满意度评分,由6月初的61.0分跌至39.4分,是2012年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分。在使用武力方面,58%的受访者认为警察在最近警民冲突中过度使用武力。

香港警察的形象和声誉之所以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固然是咎由自取,但我认为罪魁祸首则是他们为之卖命的中共,是中共在背后指使、迫使和纵容他们作恶,港人对港警的厌恶和反感,归根结底是对中共的厌恶和反感。同时,这也再次说明了一点,凡是为中共卖命的人绝不会有好下场!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