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首发】田园:请进化论信徒提供进化论的证据

作者:
这样的做法犯下两个逻辑错误。其一是本末倒置:他们拿到了结果之后,再按照达尔文主义去寻找证据再去证明达尔文主义。一个极度不完整的头骨化石,经过进化论信徒的“修复”,突然成爲人类“进化树”中的一员,不但能自圆其説,还能揭示许多我们不瞭解的“人类秘密”。这样的事情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其二是循环论证:进化论是正确的,因爲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这么説;爲什么达尔文説的就是对的?因爲他讲动植物都是进化来的,因此是正确的。

如果你和进化论信徒讨论生命是否神创,他们通常会问你:你有证据吗?创世纪神话以及宗教经典不能算作证据。一般来説,谈话会就此结束。进化论信徒会洋洋自得:我们赢了,科学再一次战胜迷信。

我会说,请问你有什么证据?答曰:胚胎学,化石,分子进化机製等等。我说你的证据根本不能算作证据。早期胚胎的形态相似,无法得出种间进化和同源的结论。比如,枯叶螳螂在静止状态下和某一种树的枯叶极度相似,并因此得名。难道枯叶螳螂是从这种树的叶子进化来的?或者枯叶螳螂会最终将进化为枯叶?再比如某种狗(比如博美犬)长得像狐狸,并不能得出这种狗就是狐狸、其父母可能是狐狸,或者这种狗会进化成狐狸的结论。同理,某一种远古的猴子偶尔用两条腿走路或使用工具,并不能説明它们和人的亲缘关係。甚至它们“偶尔用两条腿走路”都是现代人的猜测。有什么证据表明它们曾经“用两条腿走路”或使用工具?如果进化论者有当时的照片或录像,我非常愿意检视。

至于化石,据称是同一个物种一百万年前的一个化石和五十万年前的一个化石,也许不属于同一个物种;现在据信是某种动物祖先的物种,也许根本就不是其祖先。比如,一种化石看起来像蛇,但却长有腿,并且年代早于蛇。进化论信徒兴奋了:看,这是蛇的祖先;在漫长的演化之后,蛇失去了腿,变成了今天的样子。至于该化石和蛇有没有真正的关係,他们不会去思考,而是下意识地在进化论的框架中假设进化发生了。

这样的做法犯下两个逻辑错误。其一是本末倒置:他们拿到了结果之后,再按照达尔文主义去寻找证据再去证明达尔文主义。一个极度不完整的头骨化石,经过进化论信徒的“修复”,突然成爲人类“进化树”中的一员,不但能自圆其説,还能揭示许多我们不瞭解的“人类秘密”。这样的事情不知发生过多少次。其二是循环论证:进化论是正确的,因爲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这么説;爲什么达尔文説的就是对的?因爲他讲动植物都是进化来的,因此是正确的。

説到分子进化,这更是进化论的盲点、痛处。有人説,Miller-Urey实验不是证实了有机物可以自然地从无机物产生吗?

不然。该实验是在“模拟的自然环境中”进行,反应条件完全是臆测,和太古代的自然环境不知道有多大的区别。Miller-Urey实验产生了氨基酸,不代表太古代的自然环境中可以产生同样的氨基酸。好比你在自家车库把一辆丰田花冠涂成NASCAR赛车的样子,并不意味着这辆车能马上跑出NASCAR赛车的速度。可是进化论者会说,看,我複製出了一辆NASCAR赛车;通过我的粉刷过程,我能猜测出NASCAR赛车的製造过程。所谓进化论的实验证明大多都是这一路货。

其次,该实验的结果离证明“生命可以自然产生”十万八千光年都不止。从有机物到生命之间,有无数进化论不能逾越的鸿沟,比如手性的产生和选择。糖类、氨基酸到处都是,很多来自太空的陨石中都有。但我们并没有看到类似地球生命的生物实体到处存在。这説明,即使在达尔文主义的框架中,糖类、氨基酸的存在只是生命存在的必要条件,但远远不够充分。Miller自己都承认,在他的时代,无法证明氨基酸聚合形成多肽,或者碱基与核糖生成核糖核苷的高效路径在史前存在(见Major Events in the History of Life)。现在是后Miller时代,这样的证明仍然不存在。

最后,Miller-Urey实验暴露出了进化论的另一个致命缺陷:按照概率论,生命在地球上自然产生几乎是不可能事件。相较于种间进化,化学反应很快。但即使如此,有人估计,实际上地球上某一个小水塘中生成一个活性多肽的几率低的令人乍舌:10-65。而根据大爆炸理论,宇宙的年龄不过1017秒。也就是説,如果没有任何外界干预,我们这个宇宙自从诞生以来如果以每秒一次的速度来尝试合成功能性多肽,到现在还远远没能创造出一个活性多肽来,更不要提其它重要的生物大分子。甚至以每秒十亿次、百亿次、千亿次的速度尝试,至今仍然不应该有结果。按照现在的宇宙论,宇宙年龄达到1018秒时,太阳和太阳系就都灭亡了。也就是説,在我们这个宇宙中,自然界无法进化出生命来。化学进化给进化论者并没有带来福音,而是创造了无数的新问题。

我对进化论信徒说:你真的想证明进化发生了,需要至少给我三个结果:

1.在一个人的平均寿命内,从自然界存在但没有生命的无机物质创造出有活性的生物大分子(蛋白质或者核酸);

2.在一个人的平均寿命内,从自然界存在但没有生命的物质(不包括已知的生物大分子)创造出有代谢、能传代的生命体;

3.在一个人的平均寿命内,把单细胞生物进化为多细胞生物。

否则,我只能认爲进化论是个骗局;达尔文是人类史上最大、骗局维持时间最长的科学神棍。前苏联的李森科和现今中国的科学骗子和他相比只能是业馀选手。

进化论者会说,这怎么能行!进化从无到有、从简单到複杂、从低级到高级,需要百万年、千万年的时间。我説提出这样断言并想从中渔利的人一定是骗子。假如有人对你説,今天你拿出一千美元,一百万年之后承诺回报你一亿美元。别説一百万年,一百年我都不会答应。令人惊奇的是,进化论者会毫不犹豫以科学的名义上这个当。

进化论者辩称,现在科学做不到的,不能説明将来做不到;现在科学无能爲力,并不能否定进化论。不错,我们不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是我们同样可以说:现在神创论没有你们认可的证据,不能説明将来没有;现在无法证明神创论,并不能否定神创论。进化需要百万、千万年的时间发生,也许神创论需要同样长的时间来证明。

进化论信徒对化学进化束手无策。他们的专用遮羞布——生物进化需要的超长时间跨度——也在慢慢被戳破。

1988年,美国微生物学者兰斯基(Richard Lenski)设计了一个非常有创意的实验。他的立意很简单:达尔文的进化所需时间太长,无法验证,因此让进化论信徒看起来个个都像江湖骗子卖假药的,心里不踏实。如果可以加速这一过程,进化就可以在人的自然寿命之内被观察到。

兰斯基选择了大肠杆菌。这种细菌一天可以繁殖6.6代,无疑是观察加速进化的合适模式生物。如果大肠杆菌能进化出新的基因、新的蛋白质、新的组织形态(比如变成多细胞生物),则进化论就得到了实验的证实。

30多年来,兰斯基的大肠杆菌在他的实验室里一代又一代的繁殖,迄今(2019年)已经超过七万代。如果按照人类的更新换代速度(20-30年产生新一代),七万代相当于一百五十万到二百万年。

二百万年已经是种间进化所需要的时间跨度。按照进化论,二百万年中人类自己经过了这么几个主要的进化阶段:Homo habilis(能人,出现于约二百五十万年前)à Homo erectus(直立人,出现于约一百五十万年前)à Homo sapiens(智人,即现代人,出现于约二十五万年前)。也就是説,如果进化论是真的,兰斯基的大肠杆菌经过31年应该出现大量的进化,包括新的基因、新的蛋白质、新的组织细胞形态,甚至应该进化出新的物种。

结果只能用打脸来形容。兰斯基的长期进化实验未能发现任何新基因、新蛋白质(包括已知蛋白的新摺迭方式)、新组织形态,更不要説新物种。他的大肠杆菌虽然有些体形变大,有些体型变小,有些繁殖速度加快,但仍然是大肠杆菌。他自己在一篇文章中説,他对于这些细菌“缺乏进化”感到很惊奇。

中间有一个小插曲。在正常情况下,大肠杆菌无法利用存在于培养基中的柠檬酸盐负离子。实验开始约15年之后,在31500代到32000代之间,兰斯基的大肠杆菌开始“吃”这种营养素。进化论者欣喜若狂,声称兰斯基进化出了一个新的物种(见The Man Who Bottled Evolution, Science,2013)。

但他们庆祝得太早了。首先,大肠杆菌“吃”柠檬酸根的能力来自其已有的基因,而不是进化出了新的基因、新的能力。这就好比一个人一直是右手写字,突然有一天发现自己左手也能写字一样(这类人被称作ambidextrous)。他早就有了硬件和这种能力,只不过以前一直没有意识到而已。这不是进化。

其次,大肠杆菌“吃”柠檬酸根并不新鲜,但是以前都是在厌氧的情况下,而兰斯基的实验是有氧的。过去一般认爲,在有氧的条件下,大肠杆菌虽然具备了利用柠檬酸根的能力,只是不这么做。但兰斯基的部分大肠杆菌在基因组受到损伤或者弱化的情况下,开始吃柠檬酸根。这就彷佛一个人本来不喜欢吃辛辣食物,但到了云贵川之后很快被同化,变得无辣不欢。这不是进化。如果这个人突然可以消化观音土并以其爲生,这才是进化。

最后,爱达荷大学的Minnich(Scott Minnich)发现,使用兰斯基的实验条件并稍加调整,只需要63天大肠杆菌就可以出现在有氧情况下利用柠檬酸根的能力,根本不需要31500代。原因是兰斯基的培养基不利于这些吃柠檬酸根的大肠杆菌,以至于它们花了15年时间才剋服这个障碍,显山露水。

除了没有种间进化,兰斯基的实验还揭示了许多意想不到的结果。他的大肠杆菌不是从简单变得更複杂,而是失去了大量的基因和遗传信息。给人感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它们的最终归宿是自然地灭绝,而不是进化。它们没有像进化论预测的那样变得更高、更快、更强,而是从一代到下一代的变化速度在减速。

更重要的是,在七万代的漫长时间里,兰斯基的大肠杆菌在经过亿万次基因突变后,未能进化出一丁点新的遗传信息。这就否定了进化论的基本论点historical contingency,即进化是以自然选择中逐渐积纍有用的基因突变爲前提的。另外,如果兰斯基的大肠杆菌因爲丢失遗传信息而灭亡,我们甚至可以説,在超长的时间跨度下,大量基因突变对一种生物很可能有百害无一利。

推广到人类,那就是説:如果你想某一天进化出像X-men一样的超能力,别做梦了!二百万年之后,如果人类还存在的话,他们和今天和今天不会有太大差异,仍然会有高矮胖瘦美丑之分;他们还会像今天的人一样有能力去适应环境,比如可能发展出喜欢吃米饭或者麵条、甜食或辛辣食物一样的地域特色,但绝对不会放弃现在的营养源,改吃观音土或改喝西北风。

反过来看,那些被科学认定的“古人类”,比如Homo habilis(能人)、 Homo erectus(直立人),从兰斯基的长期进化实验来看,可能和人类一点关係都不沾。它们被“人类”,可能是进化论信徒按图索骥、循环论证、生拉硬扯的结果。

我想我对进化论的观点已经阐述得很清楚了。在一个物种内,生物有适应环境的能力。但这和进化论没有关係,而更多的是一种生物的求生本能。适应不了的,那最终就会灭绝。迄今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表明种间进化发生过。进化论信徒不是喜欢证据吗?那么就请接受我的挑战,提供进化的证据。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阿波罗网来稿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19/1225/1387379.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