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袜子里藏生物样本回国 中国男美国机场被捕

中国研究人员郑凿松(Zaosong Zheng,音译)12月9日在波士顿的一个国际机场准备搭机返回北京时被捕。海关在郑的行李箱中的袜子内发现了21小瓶棕色液体。郑涉嫌窃取美国实验室的生物样本。

综合波士顿新闻网站“Universal Hub”和《华盛顿观察家报》等媒体报导,29岁的郑凿松是位于广州的中山大学的一名博士生,研究重点在膀胱癌和肾癌。他在美国贝斯以色列医院(Beth Israel Hospital)以一名病理学访问学生身份做了一段时间的研究工作。12月9日,郑在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Logan International Airport)准备搭机回中国时被抓。

FBI证词披露郑凿松被抓过程

联邦调查局(FBI)特工卡拉·史派斯(Kara Spice)向法庭所呈交的一份书面证词披露,郑被指控向美国海关人员做出虚假、虚构和欺诈性陈述。他先是没有在表格上披露其所携带的这些棕色液体,随后又向海关人员撒谎。海关人员已对郑可能将这些液体偷偷走私出国表示警觉。

FBI特工的这份证词在12月19日被开封。证词指出,12月9日,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局(CBP)的农业专家在波士顿洛根国际机场认定,郑凿松有很高的可能性携带未申报的生物材料,并打算乘坐海南航空482航班飞回北京。

于是,海关人员去了海南航空公司的行李室,在那里找到了带有郑的名字的两个行李箱,并对行李进行了检查。结果,发现了21小瓶未知棕色液体,并带有打印和手写描述和注释。这些小瓶被包裹在一个塑料袋内,并藏在一只袜子里面。

FBI特工凭借经验和培训断定,这些小瓶装的是生物样品,且并未被申报,也没有被恰当包装,不适合在商业飞机上运输。

海关人员在郑登机前找到他,并多次盘问,他是否在随身行李或托运行李中带了任何生物物品或研究材料。郑回答“没有”。郑于是被带走,在行李处,他承认,海关人员之前检查过的两个行李箱是他的。当被海关人员问到为何没有申报这些瓶液体时,郑说,“它们并不重要,与他的研究无关。”

FBI的证词显示,当盘问继续进行时,郑声称,一个名叫陶章(Zhang Tao,音译)的朋友给了他这些瓶液体,但郑无法解释,他为什么要把它们藏在袜子里面,企图带出美国。

后来,郑供认,他从贝斯以色列医院的研究实验室偷走了8小瓶液体,并没有其他人知道他的行为。他说,他还根据陶章的研究复制了11瓶液体。

郑说,他在贝斯以色列医院工作的两三个月内复制了这项研究。贝斯以色列医院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郑还承认,他打算把这些液体带到他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的实验室进行进一步分析。

FBI证词说:“郑表示,他打算一回国,立即前往他在中国的实验室,开始使用偷来的液体进行他的研究。郑还解释说,如果他的研究结果以任何方式成功了,他打算以自己的名字发表论文。”

郑凿松携带他人电脑令人生疑

证词还说,海关人员在郑的行李箱中还发现了一台手提电脑。而这台电脑是属于另一位中国人的。在开封的证词中,这位中国人的名字被涂黑遮住。郑解释说,他之所以带着这台笔记本电脑,是因为电脑主人的行李放不下了。对这个设备进行了基本的搜索后,调查人员发现了疑似研究的资料。

FBI特工的证词说,有正当理由相信郑在故意制造虚假陈述。

这些未知生物样本目前正被检验,以确定其成分。

《华盛顿观察家报》称,郑已被指控向海关做虚假陈述。他仍被关押。

中共大规模窃美医学成果引发美国关注

上个月,《纽约时报》报导披露,FBI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正努力清除那些涉嫌为外国盗窃美国生物医学研究成果的科学家。令人震惊的是,几乎所有的调查事件都涉及华裔科学家。

文章披露,在2018年8月到2019年1月期间,美国最好的癌症研究机构“安德森癌症中心”(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收到了来自NIH的五封信,要求该中心管理人员调查五名员工的行动。

安德森中心的院长彼得‧皮斯特斯(Peter Pisters)表示,他和同事们查看了这五名员工的邮件,发现了令人不安的证据。

《纽时》得到的经过整理的电子邮件显示,有研究人员似乎企图把美国的专有测试材料带给在中国的同行。“我应当能够把整套的引子(primer)带给你(如果我知道如何才能够把十几支冷冻的DNA试管带上飞机的话)。”其中一条电邮说。

邮件还显示,该医疗中心的一名研究人员向中共政府发送了数据和研究,以此获得一个在“千人计划”下价值75,000美元的“任命”机会。

这些研究人员有法律义务向NIH、其所在的学术机构披露这些资金,但他们没有这样做。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张婷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