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首发:一条“完美”偷渡路线!中国式精明 竟逼得这国修宪

—田园:有关中国人精明的传奇

作者:
爱尔兰人很快意识到这个漏子有多大。叙利亚内战之后非洲难民主要通过地中海偷渡到欧洲,风险极大。如果不堵上这个漏洞,北爱尔兰就相当于开通了一条只会成功、不会失败、没有风险并且爱尔兰纳税人全数买单的虚拟地中海偷渡路线。再不行动,北爱尔兰的门槛很快将被世界各国想移民欧洲的人踏破。

中国人的精明举世闻名。对于这种精明议论很多,有褒有贬,我无意去评论。但是有一个国家被中国人的精明逼到了墙角,最后不得不通过全民公投的方式修改宪法。这种事情在各国修宪的历史上,估计也算是绝无仅有的了。

这事是我在爱尔兰旅行时读到的。事件的起因并不复杂。2000年中,中国女子Man Chen带着6个月的身孕到达威尔士(英帝国的一部分)。她的中国籍丈夫在卡迪夫开设有一家化学品进口公司。他们很快就面临一个抉择:即将出生孩子的国籍以及他们的居留权问题。

根据英帝国的1983年国籍法,一个出生在英帝国领土的人并不能自动获得该国国籍。出生地公民权只适用于父母至少一方因为是英帝国公民或者合法“定居者”。“定居者”的定义相当复杂,包括英帝国海外领地公民(比如获得英帝国海外护照的香港人)以及以获得永久居民身份的欧盟成员国公民(关于英国国籍法的细枝末节,大家可以去自行查阅。)在英国的爱尔兰公民受到优待:由于爱尔兰在英帝国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任何爱尔兰公民在当时的英国被视为合法定居者。

这里得交代一下为什么英帝国要给与爱尔兰特殊待遇。历史上,现在的爱尔兰共和国曾经是英帝国的一部分。自12世纪诺曼征服时,英帝国开始侵入爱尔兰岛。到了16世纪,多铎王朝完全占领了该岛。光荣革命之后,英王室侵占了大部分爱尔兰的土地,把它们赐给或出售给忠于王室的英国人以及少量爱尔兰当地人。这些人是爱尔兰的少数派,但是掌握了政权、神权、兵权以及地权。主要信奉天主教的爱尔兰人身体上被奴役,经济上赤贫,宗教上被歧视,政治孤立无援。他们对英王室与帝国的仇恨与日俱增。

1845年,爱尔兰爆发了惨烈的大饥荒,到1849年才结束。饥饿的爱尔兰人辛苦生产出来的劳动成果却被大量运到英国,被贪婪无度的英帝国领主吞掉了。整个情形和苏联在乌克兰制造的1933年大饥荒以及中共制造的1958年大饥荒惊人的相似。估计有一百万爱尔兰人饿死,另有一百万人被迫背井离乡,到海外开始新生活。爱尔兰人口因此下降了近四分之一。这件事无疑是英帝国历史上公认的巨大污点之一,很多人认为这是对爱尔兰人的蓄意种族灭绝。

爱尔兰人的怒火被点燃了,独立运动从此星火燎原。经过半个多世纪的血腥斗争和谈判,爱尔兰终于在1922年获得独立。(相比之下,中共饿死了八千万人,中国却没有爆发革命。中国人的忍耐力令人惊叹。)但是爱尔兰并没能获得整个爱尔兰岛,北爱尔兰仍然是英帝国的一部分。但那里的爱尔兰民族主义者——其代表包括爱尔兰共和军和新芬党——一直没有放弃统一爱尔兰的梦想,一直没有放弃武装斗争。直到1998年,双方宣布彻底停火,签订了《贝尔法斯特协议》。后来,这个协议成为爱尔兰宪法的第19修正案。

但《贝尔法斯特协议》遗留下一个问题:北爱尔兰人的身份。英爱双方都给与北爱尔兰出生的人以优待。英国表示,如果其满足英帝国1983年国籍法的条件,可以成为英帝国公民;爱尔兰也表示,不论其父母的国籍如何,可以申请爱尔兰共和国的公民身份。这就留下了一个巨大的隐患:北爱尔兰实际上实行的是“出生地国籍”(Jus soli)。至于当时为什么会留下这个漏洞,后来有很多解释。我觉得最有可能的是当时全球化程度还不够深,爱尔兰人和英国人都太绅士,不了解中国人的精明,也不知道他们的法条可以有多种玩法。

交代完了历史背景,我们回到Man Chen这个话题上。他们夫妇二人都是中国藉。这意味着如果Man Chen在威尔士分娩,他们的孩子将无法获得英国国籍,只能申请中国国籍。不知是谁的主意,Man Chen来到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并于2000年9月诞下女儿Kunqian Catherine Zhu。按照爱尔兰共和国的法律,Man Chen为Catherine申请了该国护照(即国籍)。同时,因为爱尔兰共和国是欧盟成员国,Catherine自动获得了欧盟公民的身份。

但事情还没有结束。Man Chen夫妇想申请英国永久居留,理由除了Catherine之外还有中共计划生育政策违反人权。但是他们的申请却被英国内政部拒绝了。上诉之后,Chen v Home Secretary一案被递交给欧洲法院。最后的裁决是,Catherine是欧盟公民但不能自己照顾自己。因此拒绝Man Chen夫妇的居留申请违反了Catherine可以选择在欧盟任何地方居住的权利。

换句话说,英国不能拒绝Man Chen夫妇的居留申请;不仅如此,任何欧盟成员国都不能拒绝他们的申请。如果Man Chen夫妇乐意,他们可以带着Catherine到任何欧盟成员国并申请那里的国籍。如果这些国家没有明令禁止多重国籍,理论上Catherine的父母可以把所有欧盟成员国的国籍都替她申请一遍!(我相信某些中国人真的做的出来。)

Man Chen的案子让很多人欣喜若狂。要知道,在爱尔兰生产基本上免费,然后孩子以及父母还能获得欧盟各国的居留权。这比花大钱买某些国家的护照划算多了!据统计,从2002年到2004年,在爱尔兰首都都柏林医院中分娩的外国籍孕妇远超过本国的孕妇。

爱尔兰人很快意识到这个漏子有多大。叙利亚内战之后非洲难民主要通过地中海偷渡到欧洲,风险极大。如果不堵上这个漏洞,北爱尔兰就相当于开通了一条只会成功、不会失败、没有风险并且爱尔兰纳税人全数买单的虚拟地中海偷渡路线。再不行动,北爱尔兰的门槛很快将被世界各国想移民欧洲的人踏破。

但是,在法治国家,宪法就是宪法,不管它如何错陋。只要一个宪法修正案仍然有效,就不容忽视。爱尔兰只有一条路:修宪。经过若干年的拉锯战,2004年6月24日,爱尔兰宪法第27修正案获得80%该国民众的支持而通过。同年12月,爱尔兰国会通过了爱尔兰国籍法,正式废止了北爱尔兰的出生地国籍漏洞。和英国一样,现在北爱尔兰只有父母至少一方是爱尔兰公民的新生儿才能自动获得爱尔兰国籍。2018年因为第27修正案,一名母亲为中国籍的9岁男童Eric Zhi Ying Xue差点被爱尔兰驱逐出境。

现在在全世界实行出生地国籍的发达国家只剩下一个:美国。无数人冒着被遣返的危险来到美囯,就为了生下一个孩子。这个孩子不但立刻获得美国籍,父母也获得了将来移民的机会。很多人都认识到这个漏洞。但是美国民主党嫌这还不够,还要彻底废除边界、废除移民局。参考爱尔兰当年的情况,也许全民公投是打破僵局的一个办法。但如何实现联邦范围内的全民公投,需要政治家的勇气和智慧。

最后说一句,这个事件的配角Catherine Zhu现在已经长大成人。2018年,她从印第安纳州的一所私立寄宿制学校毕业,并获得进入西点军校或者美国商船学院的资格。Catherine当年只是个小baby,当然不能、也不应该为这件事负责。以后她如果了解到这个事件以及她的角色,或许也会一笑。但中国人的精明,在这个事件之后,足以从轶事升格到传奇了吧?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特稿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