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中第二阶段贸易谈判 一个重中之重议题

中美贸易战目前只是暂时休战。预料今年的第二阶段对话将触及中共更敏感的议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北京对国有企业的补贴。图为去年10月11日,川普在白宫接见刘鹤。

中美贸易战目前只是暂时休战,并未停战。预料今年的第二阶段对话将触及中共更敏感的议题,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北京对国有企业的补贴。

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去年的最后一天发推文说,将于今年1月15日在白宫举行第一阶段协议签署仪式,并在稍后到北京,展开第二阶段的对话。

去年12月13日,美中各自宣布完成第一阶段协议。据美方提供的资讯,协议文本计86页,包括知识产权、技术转让、农业、金融服务、汇率、扩大贸易,以及争端解决(执行机制)等七大项目。双方正在进行协议文本的中文翻译以及法律检视工作。

本月中旬双方签署后,是否会公开协议文本、何时公开、以及公开程度,目前尚未明朗。

补贴未列入美中第一阶段协议

去年4月底美中谈判几达成90%以上协议,美方官员称,当时的贸易协议涵盖七个章节,将近150页。然而北京在5月初突然反悔,要求大幅度更改当时的协议草案内容,美方评估中方的要求将使谈判成果前功尽弃。

据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迈伦‧布莱恩特(Myron Brilliant)去年5月2日在电话会议上告诉媒体记者的内容,当时中方已答应进一步开放云计算服务,美方则对不公平补贴议题做出让步,不要求立即削减该等补贴,仅在协议文本要求提高透明度。

去年6月中旬,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在参众两院听证会上表示,美中未来如果复谈,美方的立场不会改变,核心诉求除了执行机制外,仍是中方的“强制技术转让、窃盗知识产权,以及大量补贴重点行业”,并称中共通过对企业的庞大补贴,占领美国市场。

美中在去年10月复谈时将补贴议题放在后续阶段,先处理有关知识产权及技术转让等议题。

姑且不论美中之间对补贴议题的交涉内幕以及北京做出什么样的更大让步,由这样的变化来看,中共对补贴议题的重视或更甚于其它议题。

第二阶段协商补贴将是重中之重议题

北京对产业的大规模补贴,是川普政府对中共展开301调查,进而引发美中贸易战的原因之一。

莱特希泽在2018年3月完成的中共不公贸易301调查报告中说,北京政府的财政补贴是其计划取代美国全球技术领导地位的关键因素之一。川普在收到这份报告后,决定对北京实施多项惩罚措施,包括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白宫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去年11月表示,中共必须停止七项结构性犯罪,其中之一是对国企进行大量补贴。

在整个国家主导的经济中,补贴是最有效的工具,是中共各级领导人管控经济的主要手段,因为他们能够将各种形式的补贴引导给其所偏爱的国有企业,或者具有战略意义的私营企业。

依照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补贴协定,成员国不能采行与出口直接相关或要求使用国内原物料的补贴,同时成员国必须履行通知义务,定期将补贴措施通知WTO。然而,WTO规则的设计不适合像中国这样的非市场经济国家,最主要的一个问题是,这类国家的补贴通常是隐藏的或间接的,难以追踪。

中共大量补贴中企掠夺全球市场

《华盛顿邮报》周二报导,北京通过各式各样的补助形式,如信用贷款、廉价土地、融资保证、减免税收、低成本电力及水供应、直接补助、奖励出口等,对中国企业提供大量补贴,受益对象包括中国钢铁厂、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电池开发商、造船厂、石油生产商,以及高科技产业。

《华尔街日报》去年12月25日独家报导,中共政府支持华为的各项补贴,金额多达750亿美元。分析师及电信业者表示,获得庞大政府补贴的华为,以低价掠夺海外市场,价格大约比竞争对手低30%。

《华日》报导说,截至2018年的五年中,中共补助华为的金额,是世界第二大电信设备制造商芬兰诺基亚公司所获得的类似补贴的17倍,而第三大电信商瑞典爱立信公司(Ericsson AB)在同期间未收到任何政府补贴。

半导体行业协会首席执行官约翰·诺弗(John Neuffer)说,“中国(中共对补贴)的努力是坚定的、长期的且资金充裕。这就是为什么补贴问题对我们来说相当重要。”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经济学家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说,中国(中共)对企业的直接和间接补贴,约占其GDP的3%以上,这个比例大致相当于美国军费的GDP占比。

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查德·鲍恩(Chad Bown)指出,获得大量补贴的中国公司将产品销往美国或欧洲。

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经济学家麦尔托·卡洛普西迪(Myrto Kalouptsidi)的研究显示,中国造船业在2006年被北京列为战略性行业,在六年期间内获得多达45亿美元的政府资助,全球市场份额翻了一番,订单由约四分之一增加到一半,抢占了日本、韩国和欧洲的业务。

卡洛普西迪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写道:“如果(北京政府)没有加码补贴,几乎不可能解释中国市场份额为何能迅速增长”。

补贴是双刃剑

虽然北京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将谈判压力拖延到今年,保留维持其经济命脉的补贴措施,但是,庞大的政府援助计划实则是中共的一把双刃剑。

《华邮》引述多位经济学家的话说,国家补助虽然使中国制造商能够在市场上夺取主导地位,但也使其经济陷入“僵尸”公司困境,并且普遍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

多伦多大学(University of Toronto)经济学家洛伦·布兰特(Loren Brandt)说:“这些补贴的发放实际上是扭曲的,并没有提供给有活力的公司。”

现实情况确实如此,2007年到2017年,北京的补贴虽然使国有企业的资产几乎翻了两番,但是它们的利润反而逐渐减少,回报率由6.7%降至2.6%。

然而,即使表现不佳,国有企业仍然可以轻松地从国有银行获得贷款。与此同时,前景看好的私营公司很难获得信贷。

著有《国家反击:中国经济改革的终结?》(The State Strikes Back: The End of Economic Reform in China?)的拉尔迪说:“(中共补贴的)很多钱都浪费了,在表现不佳的国有公司中存在严重的资源分配错误问题。”

“很明显,(中国内部)更多的改革派已经失败。”布兰特说,看起来习近平似乎采用了(中国内部)强硬派的看法。

莱特希泽在去年12月表示,未来的美中对话还有“很多困难议题”。大多数分析人士认为,这是艰钜的任务,双方不太可能在11月大选之前取得成果。

可以预见的是,有关补贴的讨价还价会特别困难。#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大纪元记者吴英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财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