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东海一枭:毛病加重 微信被封

作者:

这篇题为《毛病》的随笔,昨夜发于微信群“东海客厅”和另一个群之后,微信迅速被封,理由是:“涉嫌传播恶性谣言等违法违规内容”云云,又是传播恶性谣言,又是违法,这才是恶意造谣无耻诬蔑。试问我传播了什么谣言、违了什么法?这是今年微信第五次被封。恶习不改,毛病加重,热衷封关锁国,锁我微信微博。特录昨夜随笔如下:

每年今天,都要化一些时间清理朋友圈。除了少数故旧,都清理出去了。很奇怪,一些儒者、爱儒者和平时言论并不反常者,今天忽然就反常了。崇毛是一种病,一种特别反常的病,远比嗜臭症、嗜痂癖反常。对于毛氏之罪,毛思之邪毛政之恶,毛时代看不透可以理解,邓时代看不透可以原谅,现在还看不透,不可思议。

儒家有仁眼,西方有人眼,正人正常人有正眼,佛教有佛眼,道家有道眼,耶教有神眼,都能看透。鸡有鸡眼,狗有狗眼,兽有兽眼也能看见。现在还看不见毛氏毛思毛政毛路之邪恶者,若非盲心瞎眼就是木石没眼。吾民已经受够罪矣,吾国必须往前走了,希望尚未开眼者速速开眼为荷。拜托啦!2019-12-26

极权主义一大特征

极权主义的一大特征是热衷于控制最大化,包括控制能力、控制手段、控制范围的最大化,力所能及地、毫无节制地、不择手段地、无所不用其极地控制一切,包括社会、财富、各种资源、人身人心、人类思想观念等等。

极权主义的控制,没有应不应该,只有能不能够。如果有所放松宽容,那是迫不得已,或有所顾虑,或有所图谋,或力所不及。极权社会某些进步,某些方面有所放松,是有人付出沉重代价。

或说:“不必着急,不妨平常心以待。无论我们个人态度怎样,是否冒险犯难,社会总是要进步的,今天的自由宽松程度已远远高于毛时代。”我就是平常心以待。但不是做等,而是争取为推动社会进步奉献绵薄。今天社会相对性的自由宽松,不是天上所掉更不是特权阶级所赐,而是大量英雄烈士自由派的艰难困苦、血泪交融的拼搏奋斗和牺牲争得的。2019-12-27

天地君亲师非崇拜对象

说儒家崇拜天地君亲师,是一个流行已久而影响广泛的误会。可以说崇拜天道、圣王、圣师,不能泛泛地说崇拜天地、君主和老师。至于父亲,更非崇拜对象。对于天空、大地、君主和老师,应该尊重,不必崇拜。《礼记》说,事君有犯无隐,事亲有隐无犯,事师无犯无隐。这才是正确的事君、事亲、事师之道。

孔子说:“君子有三畏,畏君子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天命指道体之流行,天地是道体所现之象;大人是圣人得位者,替天行道;圣人是尽心知性知天,知天命者,替天传道,所以都值得特别敬畏。这里的畏与一般敬畏不同,含有崇拜信仰性质。孔子此言如果改为:“君子畏天地,畏君主,畏老师之言。”那就不能成立了。

《论语》说孔子“迅雷风烈必变”云,体现的也是对天道、天命的敬畏,并非孔子胆小怯懦,如妇人孩童闻迅雷烈风而心生恐惧。

孔子可以称为儒家的教主,历代圣王、圣人都可以称为儒家教主。但是,孔子生前绝不以教主自视,历代圣王、圣人生前都不会以圣王圣人自许,更不会把臣民和学生当成信徒,对他们的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和人格独立保持基本尊重。

东海曾有旧作题为《儒家不许有教主,东海只想当教师》,这个态度,过去如此,现在如此,将来还是如此。亦与多位儒生表过态,可以接受尊敬和信任,但不接受崇拜和信仰。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独立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