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揭秘】三峡大坝永不可建 红卫兵外长惊人答邓小平健康 图集

—百年企业数量日本第一 抛弃前苏联体制自上层开始

ET:2001年,中国大陆一位语言学家在年轻人中做过一个流行语调查,在前十名流行语中,“恶心”、“白痴”、“变态”等具有强烈攻击性的词语赫然位列其中,高居第二位的竟是“去死吧”。争斗性的语言不仅存在于青少年亚文化当中。如今中国人生活的各个方面都弥漫着这种语言。比如,文化衫上写“别惹我,烦着呢”;歌词鼓动“该出手时就出手”;书名叫“中国可以说不”;几万球迷在足球场上有节奏地齐声高骂:“傻×”;“你有病啊?!”“你吃错药了?!”“你大脑进水了?!”之类的话更是到处都可以听到。

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亲身遇到过这样的事情:谈论问题不是就事论事,而是打击别人,把别人不好的地方挑出来讲,把事情搞黄。话中含刺,语言尖锐刻薄,富有攻击性,不顾及别人的感受。遇事不是心平气和讲道理,而是先争一口气,对别人的不同观点有时想都不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反对一通才觉的过瘾。这种在语言中不知不觉流露出来的斗的意识,在生活中处处可见。

colorful_days_6:当我看了巫宁坤的《一滴泪》,才理解了知识分子不敢发声的真实原因。被各种运动整怕了。都是非人的折磨。原来C国的洗脑是从知识分子开始的。让我们没有经历那个时代的人无法理解那个时代的残酷性。

织女vega:大家都知道黄万里先生反对三峡建设,先后六次上书中央,陈述三峡大坝永不可建,他是水利学家,主要是从技术层面论述。还有一个经济学家千家驹先生也是强烈反对,他在政协会议上公开发言,认为公民建设才是基本建设,要求把基本建设投资压缩三分之一或四分之一,增长教育经费一倍,真正把教育当做生产投资,当做硬任务,把建设三峡工程这个天文数字,用于教育投资,真正把提高全民族文化素质作为教育的根本目的,不要仅仅局限于研究生、大学生的数量。

价值投资日志:

百年企业数量国家排行榜:日本居首

​第1位:日本(25321家)

第2位:美国(11735家)

第3位:德国

第4位:英国

第5位:瑞士

第6位:意大利

第7位:法国

第8位:奥地利

第9位:荷兰

第10位:加拿大

引玉石子:在“美术经典”《收租院》里,刘文彩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吃人魔鬼,刘氏庄园成了血腥恐怖的人间地狱。在艺术“创造”的背后,却又遮蔽着一个个惨绝人寰的真实悲剧。刘文彩的二孙子刘世伟一家,因为家庭成份和“收租院”逃到4千公里外的新疆库尔勒上游公社独立大队落户,但最终逃不过《收租院》的宣传攻势

瓦良格号归来:历史上的今天。

ET:2003年5月19日世界卫生大会的会场外,台湾媒体问:“你听到台湾二千万人(加入世界卫生组织)的需要吗?”中共驻联合国代表沙祖康用不屑的口气说:“早就给拒绝了!”并以傲慢的口气说:“谁理你们!”也是这个沙祖康,在被问及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被关在精神病院注射伤害神经药物时,毫不掩饰地回答,“他们活该”。

被称为“红卫兵外长”的李肇星回答记者提问时态度蛮横无礼是出了名的。一次一位西方记者问起邓小平的身体状况,李答:“他身体很好。”记者又问:“邓小平是在家还是在医院拥有这样良好的健康状况?”李回答:“一个具有普通常识的人是会知道身体健康的人应该住在哪里的。我不知道您在身体好的时候是否住在医院里。”记者的提问并不刁钻,完全可以不失外交风度地正面回答,可是李外长斗的意识根深蒂固,随时都要表现出来。再如,邓小平说,“学生娃不听话,一个机枪连就解决了。”江泽民说,“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这些都是共产党的斗争、暴力、镇压的习惯性思维在语言上的反映。

苏联崩溃前夕各色人等的心理分析:一位美国学者研究苏联末期的一个发现,即对苏联体制的主观抛弃,并不是看上去的那样源自民间,而恰恰是在前苏联的官僚集团那里,僵化的观念和意识形态被首先和彻底的抛弃了。

故国旧影:花下的阅读,香港,1969年摄。

吴铭:1969年4月,九大胜利闭幕,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进入政治局。邱会作在回忆录中披露,周恩来跟他们讲过几次什么是“中央政治”,以及属于“中央政治”范围里的问题。周恩来说:“中央政治就是处理好主席、林副主席、江青的关系。”他们听完都笑了......等到“九一三事件”之后,邱会作才真正认识到,“总理说得太高明,太深刻了,简单明了恰到好处。”

责任编辑: 郑浩中   来源:阿波罗网郑浩中编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