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文集 > 正文

何清涟:真红色渗透VS假「绿色恐怖」

如同我当年希望非战家园的台湾青年认真反思一样,我希望台湾亲北京人士也认真面对中国红色政权,认清何谓「红色恐怖」。面对强权卑躬屈膝,面对民主政府大声喊No,并非政治勇气,而是政治投机。

台湾大选临近,国民党选情不妙,有可能迎来台湾自有总统选举以来最大惨败。也因此,北京舆论宣传的重点不再是讨论谁可能胜选,而是大肆渲染「绿色恐怖」。2019年12月25日,中国国台办发言人朱凤莲在例行记者会上说:民进党当局制造两岸敌意,强行以所谓「中共代理人法」和《反渗透法》,制造「绿色恐怖」,进行政治操弄,「影响极其恶劣,危害极其严重」,台湾韩国瑜们对此说热烈呼应。

多年来,我一直在追踪中国对世界各国的红色渗透活动,对中国在台湾的红色渗透也曾有过专门研究,看到国台办与国民党声称的「绿色恐怖」之危害,顿时想起「贼喊捉贼」这个中国成语。

中国红色渗透祸害全球

中共将自己扮装成孔子传人,却完全忘记了这位大成至圣文先王的一条经典之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从中国的做法来看,不仅是忘记,是反其道而行之,那就是:自身所好,不许他国效尤。比如:

1、中国在他国成立媒体、或者资助媒体,例如在美国,中国几乎控制了除大纪元系列、VOA、RFA之外的绝大多数中文媒体,还购买美国多家英文电台,成立多个新媒体与网路公司,甚至在《华盛顿邮报》等国际媒体购买版面,让他们报导对中共官方有利的新闻,试图影响美国特定州的政治运作。2019年12月18日,华盛顿《自由灯塔报》刊发调查报导China Violates Disclosure Law to Publish Propaganda in NY Times, WaPo(中国违反资讯披露法,在纽约时报与华盛顿邮报从事宣传),报导说,在过去七年时间中,中共喉舌《中国日报》在美国刊登了七百多条新闻形式的宣传广告,并且在美国数家知名媒体购买了五百多页的版面,这些举措皆是用来粉饰中共在西藏、新疆,以及香港的镇压措施。美国众议员吉姆‧班克斯评论说,对那些帮助中共宣传的美媒来说,就算民主彻底死亡也不在乎,只要自己获得金钱回报便可——中国在美国如此,在世界各国包括台湾香港也都如此,详细分析请见拙着《红色渗透:中国媒体全球扩张的真相》。

中共喉舌《中国日报》在美国刊登了七百多条新闻形式的宣传广告,并且在美国数家知名媒体购买了五百多页的版面。(汤森路透)

2、中国在各邦交国公开或半公开收买政界人物。在美、澳、加拿大、纽西兰、台湾,中共均有此类操作,曝光的也不少。在美国经营30多年,培植了一个拥抱熊猫派,政界、商界、学术界、媒体业人士均被网罗于中国的关系网中。为了从美国盗窃智慧财产权,中国还专门设置了一个「引进高科技人才」的千人计划,让在美国国家级科研机构及各大学工作的华人科技精英,为「祖国的富强」而偷盗美国投入巨额金钱、人力开发的各种研究成果。美国参议院的常设委员会在今年11月18日发布《中国千人计划:对美国研究机构的威胁》(Threats to the U.S. Research Enterprise:China’s Talent Recruitment Plans)指出,中国透过200多个资助专案恶意利用美国的开放性来提高自身的国家利益。报告书写到,由于中国计划在2050年成为世界的科技大国,所以几乎是倾全国之力引进世界各地的专家。根据FBI的报告,中国在2008年到2020年之间投资了2兆元美金,相当于国民生产毛额(GDP)的15%。

3、通过各种管道汇入资金,全力支持一国某特定政党候选人。这在澳大利亚特别明显,早在2014年,澳大利亚工党参议员邓森因卷入「中国渗透」丑闻而辞职。后来,澳大利亚发现这种渗透遍及政界、学术界与媒体业,社会因此产生严重的焦虑感。2016年,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林(Malcolm Turnbull)授权发起一项调查。这项调查显示,中国是对澳大利亚渗透最为严重的国家,中共不仅试图对澳大利亚的政治施加影响,还想打开通往澳大利亚政府各个层面的管道,这里就不提时时见诸媒体的落网间谍,只介绍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那本《无声的入侵》(Slient Invasion),作者在掌握大量事实的基础上,指出中国正通过各种各种手段,企图将澳洲变为傀儡国家,在短短15年间,笼络澳洲前总理鲍勃.霍克( Robert James Lee"Bob" Hawke)、保罗.基廷(Paul Keating)、陆克文(Kevin Rudd),将这些政要变成中共的新买办,大量中国资金涌入澳洲的农地、房地产、大学。无声无息间,中国成为澳洲官界、学界、产业的最大金主,也成为澳洲第二大地主。

中国还专门设置了一个「引进高科技人才」的千人计划,让在美国国家级科研机构及各大学工作的华人科技精英,为「祖国的富强」而偷盗美国各种研究成果。(汤森路透)

以上所有的事情,中共在台湾也如法炮制,国民党在政、军、学术文化界的精英人物,一直是中共统战的重点对象。韩国瑜称「《反渗透法》从此让台湾人民心生恐惧,是恶法」,如果将台湾人民改成「国民党」及中共在台湾的代理人,完全没错,这部法律就是为了将台湾从红色渗透的恐惧与黑暗前景中解脱出来。

中共声称「绿色恐怖」完全是贼喊捉贼

国民党在反对反渗透法之前,最好仔细思考一下,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国所作所为,是否允许他国在中国如法炮制?莫说这些国家的电视、电台、报纸没有一家能够进入中国开办媒体,就算对中共还算友好的《纽约时报》中文版、在中国境内也无法流览。任何外国媒体驻华记者只要报导过中国的负面新闻,就面临无法延续签证的风险。中国与外国大学都互派访问学者,但来美的访问学者可以自由批评美国的社会制度与弊端,但去中国的外国学者却无法在中国公开批评北京当局,中国报刊也会登载外国访华学者的文章,但多是赞美中国与批评其母国政治的文章,比如近年会刊登美国学者批评川普贸易战的文章。中国可以在美国购买版面发表赞美中国批评川普对华政策的文章,但美国却根本没有可能在中国做同样的事情。

如果国民党真害怕「绿色恐怖」,不妨去看看中国的红色恐怖是怎样的情况:这个国家不允许任何批评意见;不允许上街游行示威请愿;不允许民间结社;大学中学甚至小学都公开鼓励学生检举老师的「反动」与「不当政治言论」;近年来,政治敏感时期不允许数人在一起聚会。台湾国民党人还应该看到一个事实:中国还是世界上最大的人体器官供应国,很多器官的来源不明。如果说香港自反送中以来的情况已经让台湾人觉得很恐怖,那我只能告诉台湾人,也只有在香港,抗议者还能持续举行抗议,在中国,抗议者早就被消失了,连抗议都见不到。

作者质疑,国民党在反对反渗透法之前,最好仔细思考一下,中国政府在世界各国所作所为,是否允许他国在中国如法炮制?(摄影:蒋银珊)

因此,国民党不是真害怕所谓绿色恐怖,真正的原因是:台湾通过《反渗透法》之后,国民党人再也不能象以前那样,从北京那里拿钱,在台湾公开充当中共政权的红色代理人。

面对民主政府喊No并非勇气而是投机

国民党有百余年历史,曾与中共有过长期斗争并失国,今天的继任者不仅忘记了本党这段耻辱的历史,也完全「忘记」中共是个什么性质的政党。如今,西方国家五眼联盟(Five Eyes)成员之一的纽西兰曾因中国在该国大举购买影响力而亲中,外界一度认为该联盟趋近瓦解。但现在因为其他四国公开狙击中国渗透,并有其他国家加入,而再度形成一条让中国颇为在意的国际战线。公开狙击由两类法案组成:一是效法美国的《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澳大利亚、波罗的海三国等先后通过类似法案,欧盟版《马格尼茨基法》立法工作也已于2019年12月10日宣布正式启动;二是各国纷纷通过反间谍法,防渗透法、外国代理人登记法。比如澳大利亚近几年先后通过《外国影响力透明度法》(Foreign Influence Transparency Scheme)、《间谍与外国干预法》(Espionage and Foreign Interference Act2018)。2019年12月英国保守党在大选中胜出,新政府提出了数十项立法计划,其中包括严厉处置间谍和外国代理人专案的立法计划(请见拙文《人权问责立法「反华」国际战线成形》)。

据说还有不少台湾人并不真在意中国大陆对台湾的渗透。在此,我想讲一个亲身经历的故事。2003年,一群大陆学者、中国旅美异议人士、台湾青年在美国康乃狄格州三一学院开会谈两岸关系,台湾一个名叫「非战家园」的绿色和平NGO与会,在会上大谈反对台湾对美军购。我问他们,你们能申请到大陆去宣讲两岸应该和平相处、反对武统的主张吗?他们说没申请过,估计也不会批。我再问他们,你们对一个允许言论自由与政治自由的民主政府大喊放下武器、反对军购,却不敢去时时用武力统一吓唬台湾人民的大陆申请赴陆演讲,这是真的主张和平吗?与其说是主张和平,不如说是劝说台湾人民任大陆宰割。其他的与会者也都表达了类似的批评意见。第二天会议结束后,他们找到我,很诚恳地说:「我们以前没认真想过你们提出的问题,今后要好好思考一下究竟应该怎样做」。

如同我当年希望非战家园的台湾青年认真反思一样,我希望台湾亲北京人士也认真面对中国红色政权,认清何谓「红色恐怖」。面对强权卑躬屈膝,面对民主政府大声喊No,并非政治勇气,而是政治投机。

※作者为中国湖南邵阳人、作家、中国经济社会学者。现今流亡美国,曾任职于湖南财经学院、暨南大学和《深圳法制报》报社。长期从事中国当代经济社会问题研究。著有《中国:溃而不崩》、《中国的陷阱》、《雾锁中国:中国大陆控制媒体大揭密》等书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文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