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纪晓岚纪录参加和狐狸精讨论:“什么人最可怕?”

作者:
有个狐狸,住在某家的藏书楼里,几十年了。狐狸替主人整理书籍、卷轴、驱虫灭鼠,井井有条,藏书家也不如它。它能和人说话,但一直看不见它的样子。 主人宴会时,有时给它留出一个位置。它出来应酬,言谈恬淡闲雅,词语委婉却能抓住要害,往往使客人佩服。

【阿波罗网李广松编者按:  《阅微草堂笔记》是纪晓岚晚年所著。记录的都是他自己耳闻目睹、有名有姓的真事。有一些还是他自己家人或者他自己经历的。可信性很高。他的文章风格质朴简淡,自然妙远;本书内容丰富,知识性很强,读来饶有兴味。】

季沧洲说:有个狐狸,住在某家的藏书楼里,几十年了。狐狸替主人整理书籍、卷轴、驱虫灭鼠,井井有条,藏书家也不如它。它能和人说话,但一直看不见它的样子。

主人宴会时,有时给它留出一个位置。它出来应酬,言谈恬淡闲雅,词语委婉却能抓住要害,往往使客人佩服。

有一天,“酒纠”(酒宴负责人)宣布酒令:要求各自说说自己害怕的事物,讲得无道理的罚酒,不是为自己所独怕的也罚。于是有的说怕道学家,有的说怕名士,有的说怕富人,有的说怕贪官,有的说怕善于阿谀奉承的,有的说怕过于谦虚的,有的说怕礼法烦琐,有的说怕沉默小心,欲言不言的。

最后问狐狸怕什么?它说:“我怕狐狸。”大家喧笑道:“人怕狐狸还差不多,你是同类,怕什么?讲得无理,罚酒一大杯。”

狐狸嘲讽道:“天下只有同类才最可怕。瓯、越人和奚、霫人,不会互争地盘;渡江航海的人,不和车马争路,是因为他们不同类。凡是争财产的,肯定是同父的儿子;凡是争宠的,肯定是同夫的妻子;凡是争权的,肯定是同一上官的手下;凡是争利的,肯定是同一市场的商人。他们所处地位相近,则相互妨碍;相互妨碍则相互倾轧。况且打野鸡的以野鸡为诱饵,而不用鸡鸭为诱饵;捕鹿的以鹿为诱饵,不用羊猪为诱饵。凡是施用反间计、打内应,也肯定要与对方是同类;不是同类,不能投其所好,也就不能伺机而达到目的了。这么来看,狐狸怎么会不怕狐狸呢?”

座中有历经坎坷的,大多说它分析得在理。只有一个客人,倒了一杯酒,放在狐狸面前,说:“你说得的确不错,不过同类是世上人都害怕的,而并不是只有你怕,还是得罚一杯。”于是大家一笑而散。

纪晓岚也参加了讨论,他认为:罚狐狸的酒,应该减半。因为相互妨碍而相互倾轧,天下人都知道其可怕;至于潜伏在身前身后、成为心腹大患,假托如水乳交融般的关系,却包藏着钩距般的阴谋,这种人最可怕。可能知道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选译自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