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国际想向台湾取经WHO之外的权威意见

作者:
台湾的国际参与活动遭中国打压,被排挤在世界卫生组织之外。不过,台湾学生李柏锦却在上周五,获选顶尖全球性学生组织“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李柏锦3月10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表示,国际上最想取经中华民国政府因应武汉肺炎的防疫经验,希望找到不跟从世卫组织,却令人信服的权威意见。

一个乡下出身、台湾本土栽培的成大医学系学生李柏锦,获选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他提到,小时候对台湾的印象就是国际孤儿,台湾选手在奥运不能拿国旗。他感谢父母有“强大心脏”,尊重他凭着医学专业做国民外交。(李柏锦提供)

台湾的国际参与活动遭中国打压,被排挤在世界卫生组织之外。不过,台湾学生李柏锦却在上周五,获选顶尖全球性学生组织“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李柏锦3月10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时表示,国际上最想取经中华民国政府因应武汉肺炎的防疫经验,希望找到不跟从世卫组织,却令人信服的权威意见。

祖父是南台湾嘉义新港养猪户,父亲是乡公所收垃圾清洁队员,成功大学医学系六年级学生李柏锦,带着副总统陈建仁的推荐信,在卢安达参加世界医学生联盟三月大会,打败突尼西亚籍候选人,获选第七十届会长。这是阔别二十五年之后,再有亚太地区医学生当选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也是台湾入会二十多年来的第一人。

第70届世界医学生联盟候选人,最后台湾学生李柏锦(左四)以六成选票打败突尼西亚候选人(左二)。(李柏锦提供)

世界医学生联盟(IFMSA)有141个会员,来自131个国家或地区。李柏锦从2017年担任该联盟联合国事务工作小组成员,2018、2019负任亚太区域执行长。

七十年来首次有台湾学生当选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

在这个欧洲会员占1/3,中东、非洲会员势力强大的组织中,这位来自台湾的候选人如何能在选举第一阶段,在85票中取得51票,以六成压倒性得票数胜出?

李柏锦(左二)感谢副总统陈建仁(右一)为他写推荐信。(李柏锦提供)

李柏锦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表示:“这几年,譬如台湾、科索沃,因为WHO(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有国名的问题,比方香港、魁北克,和西班牙加泰隆尼亚等这种附属会员国,在世界医学生联盟里的权益问题。这一两年来,各个会员国都在想,我们要怎么在维持跟联合国关系,同时也平衡在会员国之间要有一个比较平等、不要泛政治化的讨论。刚好我是来自台湾,所以大家可能也期待我多做一点领导的讨论或贡献。”

李柏锦在2018年担任台湾医学生联合会会长。他说,台湾在世界医学生联盟是独立的会员,但是受到中国的打压及联盟依循世卫组织的内规,而将台湾医学生联合会的国籍列为“台湾,中国”,香港会员则是附属在中国会员之下。

去年世界医学生联盟大会在台湾召开,李柏锦致词。(李柏锦提供)

李柏锦说,中国医学生联会受限中国的人民团体规范,在中国内部并不是可以大声筹组或进行过多倡议的工作,以致他们在联盟并不是声量大的组织。

李柏锦:“这次选举因为他们疫情的关系,中国是没有人参加,如果推往过去,无论他们支持这个人或反对这个人,他们一定是投给台湾候选人的对手,他们一定要这样做。我们也都理解,我们也知道他们不可能投给台湾的候选人,是因为这样会让他们回去中国以后处境更艰难。他们也从来没有主动连署或游说别人不要投给我们或是什么,其实私底下关系非常不错,也从来没有什么争执。”

日前在卢安达召开的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选举,台湾的李柏锦与突尼西亚候选人进入最后阶段投票。(世界医学生联盟直播网站截图)

李柏锦:中国代表受武汉疫情影响没有参加

李柏锦提到,站在倡议的立场,也希望中国医学生联会有很好的发展,因为联盟不只做公共卫生,也推动人权和平、性别健康等议题。中国的医学教育体系和台湾很有关系,无论未来台湾会不会开放中国籍学生到台湾当医师,或是台湾学生去中国念医学系返回台湾当医师,中国的医学照顾品质很重要。若能透过学生角度推动中国医学体系方面的进步,台湾医学生联合会都会尽力协助。

比起中国在世卫组织具有关键影响力,李柏锦说,联盟选上他担任会长,也代表国际青年组织的特色就是靠实力谈判,更有理想性。

日前在卢安达召开的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选举,台湾学生李柏锦(左立白衬衫者)获六成选票,取得压倒性胜利。(世界医学生联盟直播网站截图)

李柏锦:“我希望,整个世界医学生联盟更有亚洲印象,或是亚洲经验,可是这个亚洲经验不是中国所塑造出来的亚洲经验。”

RFA记者:你所谓的“亚洲经验”是什么意思?

李柏锦:“比如说我们可能很内向、很保守,我们可能不像欧洲或美洲的人跟人的关系那么开放,可是我们很谨慎,我们可以把事情用不同的角度去切入,然后处理好。”

日前在卢安达召开的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选举实况。(世界医学生联盟直播网站截图)

但是在武汉肺炎事件上,会不会让国际对“亚洲经验”感到很负面?

李柏锦说:“我不觉得它一定是负面,它也让大家更看到亚洲的盲点,或是大家对亚洲错误的想像。比如欧洲人可能会期待亚洲人尊重专业,就跟从世卫组织,但世卫组织也有自己的问题存在。”

李柏锦说,在这次年会中,各国成员倒是觉得中华民国政府对于其他国家疫情的评估,和是否停止交流的判断比世界卫生组织WHO更令人信服。

日前在卢安达召开的世界医学生联盟会长选举,台湾学生李柏锦(左上方穿白衬衫者)获六成选票,取得压倒性胜利。(世界医学生联盟直播网站截图)

李柏锦:中国政府在国际塑造台湾爱为名称吵闹台湾则以实力服人

李柏锦:“他们除了看WHO给的标示之外,也会特别希望我可以把中华民国政府做出来的,比如说分级或者是旅游的标示等等,提供给他们更进一步的参考。大概是因为他们知道台湾没有受到WHO的影响,所以可能更适合参考一点,比起其他国家政府。因为这个疫情在亚洲爆发起来的,所以在区域内找到一个可以令人信服的权威意见还是相对比较重要。”

李柏锦还说,联盟会员是各国顶尖的医学系学生,大都希望跟联合国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维持好关系,但中国已经在国际上把台湾塑造成一个为了正名,很爱吵闹的麻烦制造者。因此他参选,很多会员担心他是不是只想“用位子解决台湾问题”?他认为,他的当选正显示出多数会员对于台湾议题态度的转变。

第70届世界医学生联盟候选人,最后台湾学生李柏锦(中)获六成选票,取得压倒性胜利。(李柏锦提供)

李柏锦:“我们用了两年的时间帮了印尼日本印度很多内部的问题,他们就比较相信‘他不是只想处理台湾自己的问题’。所以这次能获选其实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是,亚太区域对我的支持是毫无保留的,甚至中国、香港私底下都是非常支持,澳洲比较偏西方人思想,以往关注度没有那么多,这次也帮忙拉票,令我蛮感动的。”

李柏锦认为,追求台湾地位当然是终极目标,但前面有很多步骤民间可以先做,很多年轻人都愿意为了台湾“肝脑涂地”。把台湾内部工作做好,累积足够的能量在国际上跟别人合作,那一天“一个时机来了,台湾就变成英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