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健康养生 > 正文

疫苗仍不是新冠肺炎解方!免疫教授张南骥指出关键点

近日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以外地区越演越烈,各国除了努力围堵,更想要尽快找出特效药以及疫苗。但是国内免疫学者、前阳明大学微生物免疫研究所教授张南骥评估在短时间内疫苗不可能是新冠肺炎的解方。

「想要彻底了解一种病毒的致病机制,所需的时间是以『年』做计算的。」他指出,就拿17年前的冠状病毒SARS为例,许多具有代表性的致病机制研究,均是2003年后十年内才纷纷出炉,即便现在的科研技术已比当年进步极多,但也很难在当下就彻底了解新冠病毒。

张教授分析,新冠肺炎的疫苗,并没有办法为这次的疫情解套,主要可以将原因分析为以下诸点。

一、过去的历史是为殷鉴,诚然是雷声大雨点小!

「要讲作疫苗很简单,但是对相关产业有概念的人,都知道作疫苗绝对不可能这么快、这么容易。」

他指出,在这当口出来宣传疫苗可行性的,大多是为了公司、团队作宣传或是为筹措更多投资经费。最终新冠肺炎的疫苗,恐怕又会是雷声大雨点小,跟SARS病毒的疫苗一样不了了之。

这个说法绝非空穴来风,根据《BBC》报导,现今大型疫苗公司并没有大家盼望的那么积极参与疫苗生产事项,原因有鉴于过去惊人的研发成本与风险。辉瑞(Pfizer)、默克(Merck)、葛兰素史克(GSK)、赛诺菲(Sanofi)和强生(Johnson& Johnson)这几家龙头,虽均主宰着全球疫苗产业。但是,这几家顶级疫苗公司对此都没有太大兴趣。这些具备实力的公司都不敢承担风险,其他研发团队必将更难快速推出疫苗。

二、疫苗研发制造周期不可能这么短

「任何一个疫苗,没有做个2、3年,都很难证明它有疗效,在人体试验通过前,这种疫苗是没人敢用的,责任也无人敢承担。」张南骥教授表示,目前部分科研团队宣称的1年内推出疫苗,就专业角度判断,都不太现实(practical)。

美国研究人员就曾指出,初步研发必须经过几个月,才能进入第一阶段临床实验;至于要取得疫苗还有得等。美国国立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主任佛契就指出,想要等到疫苗,至少要1年到1年半的时间。恐怕对新冠疫情仍是远水救不了近火。

回顾21世纪后的大型传染病,像是伊波拉、SARS、MERS,先不论SARS及MERS因为消失而导致疫苗临床人体实验计划无法进行,现在仍在部分地区传播的伊波拉,也还没有有效之疫苗。「用回顾历史的方式,就可以推断短时间制造类似疫苗是并不可行!」张教授表示。

三、是否有效果还是个未知数

目前,我们还没有办法完整得知新冠病毒的基因密码会有些什么惊奇机转、造成何种新的后遗症。

另外,疫苗往往必须等待数年才能获得监管部门批准,关键原因是潜在的副作用。即使药物已获批准,也有可能对人体产生副作用。像是2009、2010年间,葛兰素史克对抗流感的Pandemrix疫苗就造成了部分人的「发作性嗜睡症」(narcolepsy),最终被下架。

教授特别提醒大家,在血液中发现有抗病毒的抗体并非意味它真的有功能,因为病毒泰半时间是藏在细胞内,只有在它大量释出子代时,抗体才可与之结合之,其不但不能立即破坏病毒体,且可能因产生之免疫复合体(Immune complex),造成血中辅体(Complement system)之活化进而伤害到微血管末稍及使肾小球的发炎。

此外新冠病毒的主攻器官是-肺,其呼吸(Respiratory layer)层的肺泡中是不可能存在有防卫性的抗体的,它的内层只有与减少表面张力相关的surfactant lipids及4种SP蛋白质。当新冠感染深层肺叶时,只会造成大量免疫细胞进驻,其所分泌之各式免疫相关的分子及积水(edema)一旦充满alveoli,便会让唯一可以吸氧排CO2功能的肺脏失去功能,导致患者如溺水般痛苦的死亡。

此外,疫苗可否诱导制出IgA1型的抗体也是个题问,因为在口、鼻、咽、气管内唯一可能存在的分泌性抗体只有IgA1,而非众人所述血液中的IgG,IgM等他类抗体。

他建议可由现今产生抗体病人中的抗体用反推法,藉由phage peptide library,找到有效的抗原序列再从事DNA或Peptide Vaccine的研发。又因针对细胞内躲藏性的病毒的有效免疫反应,一般来讲是CMI(Cell-mediated immunity)比产生抗体的Humoral Immunity更为有效,故此应与Innate Immunity的参与程度一并深入研究之。

干细胞有望治疗新冠肺炎造成的伤害

既然难以用疫苗控制新冠肺炎,那么有没有什么可以降低新冠肺炎造成的身体伤害吗?张教授指出,答案会是干细胞。

冠状病毒跟流感很不一样的在于,它在人体的肺部肆虐完之后,还会连带把其中的干细胞消灭掉,所以肺部就不易恢复了,这一点非常危险。

「我们的肺跟口腔很像,口腔内膜受伤后,过了一两天就好了,这就是干细胞的功劳;而肺就像是口腔内膜一样,修复能力很强,这就是流感肺部可很快恢复之因。但如果负责帮助肺部复原的干细胞被消灭掉了,肺部就会形成不可逆的伤害。」

像是SARS的康复病患,后来因为肺部纤维化,需要长期使用氧气筒;而骨头要维持健康常态,若干细胞受损就容易断裂。这些都是冠状病毒攻击后,可能会留下来的永久伤害。

目前各界都在积极寻找新冠肺炎的治疗方式,但是传统的医疗方式,明显被冠状病毒的高变异性弄得未来疫苗研发前景堪虑。细胞治疗是近年来新兴的医疗技术,有发展潜力,或许是一条值得思考的治疗路径。

责任编辑: 宋云   来源:heho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健康养生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