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茅于轼:回顾中国的土改

作者:

世界各国都会在不同的时候,以不同的方式进行土改。因为人类社会的早期无例外地都是农业社会,而现代化的社会农业只占总产出的很小一部分。在此转变期间必定有大批农民进城变成城市居民。同时农民所占用的土地也必定会有大的分化改组。这就是土改。不过各国土改所用的方式方法各不相同。中国和苏联采用的是暴力土改,尤其是中国。六十年前的暴力土改其遗患至今犹在。

私人财产受到保护,这是中外古今共同的规则。不论成文的法律或不成文的习俗,都是如此。尽管历史上破坏私人财产的事不断发生,但是像中共发动的这样大规模、长时间,而且由政府主导来实施的事还是罕见的。毛泽东用暴力土改,让为数众多的无地农民有机会瓜分地主的土地,还能分得他们的浮财,从而换得他们对共产党的支持,是使得共产党能够获取最后胜利的一个重要原因。

劫富济贫从道德而言,是损人利己,是不道德的。在文明国家里也有“劫富济贫”,但手段是温和的,经过多方面的协商,取得大体上能为大多数人接受的方法,这就是征收累进所得税。而中共的土改,不但不是温和的,而且是极端暴力,非常血腥的。不但在土改当时充满着暴力,而且将对地主的暴力当成一种正义来实施。这才有文革时期各地残杀阶级敌人的大规模杀人事件。对地主们在身体上的施暴还延及他们的子孙后代。地主的子女受尽各种欺凌和侮辱,剥夺他们应有的基本权利和起码的社会保障,不让他们受完整的教育,堵绝他们在社会上发展的一切机会,不让他们入党,参军,叫他们永远处于社会的最底层。所以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到四十多岁还不能结婚,因为没有人愿意跟他们一辈子受罪。他们只能找同为地主后代或反革命分子的后代成家。这是发生在20世纪最不人道的暴行记录。

这些残暴行为能够成为“符合正义”的理由,和“剥削理论”——地主收取地租不劳而获,资本家雇佣工人获取剩余价值,也是不劳而获,因此有理由向他们“清算”——有关。对“剥削阶级”进行清算就有了根据。这个“剥削理论”在二十世纪一度流毒很广,于是才有“社会主义”阵营的出现。这个理论认为要避免剥削必须实行公有制。在实施公有制中充满着侵犯私产的暴力血腥事件。经过近一百年的实践,证明所谓“公有制”的毛病比私有制更大。所以大多数前“社会主义”国家抛弃了剥削理论。但是这个理论至今仍然有市场。“剥削理论”使得整个世界骚动起来,很难平静下去。有些国家坚持公有制几十年,至今不悔。但是这些国家无例外地搞得穷困不堪。中国由于不再坚持“公有制”,“改革”取得一些表面成效。但是贫富差距也过分扩大,成为社会不安定的重要因素。

否定私有财产的不可侵犯,有其重要的理由。如果私人财产不受保护,人人得而据为己有。这个世界就成了强盗世界,秩序将荡然无存。更谈不上财富的创造和积累。粗看起来保护私有财产是保护了私利,似乎不道德。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可以随便侵犯别人的财产岂非更不符合道德。至今还有相当多的人不认为保护私产的必要性,在中国的宪法中对保护私产的巨大争论就是一例。在实践中侵犯私产的事不断发生。普通人应对的办法是上访告状,有钱人应对的办法是移民出国。要想使私产的保护得到牢固的实施,必须对过去侵犯私产的事重新评价。即使不能赔偿归还,也应该赔礼道歉。

(有删节)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作者博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