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袁斌:大陆时评家驳斥赵立坚的“阴谋论”

作者:
我们就用另一种方法来推论,就是感染率。根据钟南山先生的说法:中共病毒的传染率、致死率分别是:从传播指数来看,流感的传播指数接近1.5,SARS是2-2.5,中共肺炎接近3,中共肺炎的传播率更高。SARS的病死率接近10%,MERS接近30%,如果积极防控,目前中共病毒观察到数据在1%左右,病死率要低许多。据此推论,中共病毒的传染率是流感的2倍,致死率是流感的10倍。这样的话,死亡人数也是正常年份的20倍。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右)2020年3月12日连续发5条中英文推文,嫁祸“美军把疫情带到武汉”,引起国际社会哗然。(推特截图)

3月12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翻墙发推,称美国CDC主任“被抓了现行”,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中共病毒(俗称武汉肺炎或新冠病毒)呈阳性,赵在推文中称:“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这几天,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避风头,赵某不知影踪,但他的上述推文引发的中共病毒可能由美国军方去年10月带到武汉的阴谋论风波还在继续发酵,许多脑残或轻信的同胞仍对此坚信不疑。

其实,中共病毒究竟是否源于美国是个非常简单的常识和逻辑问题,普通人不需要太复杂的科学知识,只要稍有求真的愿望,就能基本识别真伪。今天我再给推荐一下大陆时评家童大焕先生对赵立坚的驳斥。

童先生认为,对于赵立坚的观点可以从“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CDC主任被抓了现行”两个方面,分事实和逻辑两个层面进行简单分析,即可一目了然。

注意了,只要其中一个事实或其中一个逻辑推论成立,论点就不成立。

关于“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

事实:世界军运会是一场由109个国家参加的盛会,武汉军运会期间美国代表团一共来了300多名运动员,当时的确出现过“美国运动员染病”的情况,不过,收治这些美国运动员的金银潭医院院长在2月23日晚20时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已明确表示,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与中共肺炎病毒无关。

逻辑推论1:武汉军运会于2019年10月18日至27日举行,为期十天。就算最后一天,即2019年10月27日发生感染,那么,根据我们现在世界各国隔离都只要14天(14天内大部分会出症状的都会出现症状)的普遍状况,最迟到2019年11月10日,中共病毒疫情就会爆发。

逻辑推论2:军运会是大规模群体性运动,如果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那么疫情的扩散速度会远超过现有的规模,也是最迟在2019年11月10日,疫情就会在全球参与大会的一百多个国家相继爆发。

但国际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The Lancet)1月24日发表的一篇由收治中共肺炎重症病患的武汉金银潭医院副院长黄朝林等人撰写的论文显示,首名病患的发病时间为12月1日。该论文由近30名中国医疗机构的研究者所撰写,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工作在救治病毒病患的一线。

香港南华早报》在3月13日刊登文章透露,根据武汉市相关部门在去年底发出的内部文件,把首次发现疑似病毒患者的时间,向前推到11月17日。(《病毒是美军带到武汉的?俄罗斯政要专家齐爆猛料》2020年03月14日00:39环球网)

即便时间推前到2019年11月17日,也和军运会没有交集。而且,只是武汉一地爆发,而不是全球各地差不多同时爆发。

所以,武汉疫情与军运会无关。

逻辑推论3:我们还可以来一个反向推论——如果病毒来自美方,那么早期阻止疫情上报、训诫吹哨人的,会是谁的卧底呢?

关于“CDC主任被抓了现行”。

事实:视频显示,众议员鲁达(Harley Rouda)在听证会上问CDC主任雷德菲尔德说,“所以我们可能有一些人看似死于流感,而实际上可能是冠状病毒(中共病毒)?”雷德菲尔德回答说:“在今天,美国有些病例确实是这样确诊的。”

赵姓发言人把“在今天”三字抹掉,让他自己和很多读者都“误以为”美国很多流感死亡病例,事实上有可能是死于中共病毒。

而美国2019-2020流感季始于2019年9月29日(其实年年都有流感季),据美疾控中心估计,截至目前,美国至少有3400万例流感,35万人次住院治疗,导致20000人死亡。

逻辑推论1:流感的死亡率与中共肺炎明显不同。据统计,美国每年都会因为流感死亡几万人,是基于几千万人感染的情况下发生的,实际死亡率只有0.1%。世卫组织发布的中共肺炎死亡率超过了3.5%,一些老龄化的国家甚至能达到6%。如果中共肺炎在美国早就存在的话,美国流感就不是死亡1.8或2万人,而是几十万人了。

逻辑推论2:一些人可能认为,流感中只是混进部分中共病毒患者,并非全都是中共病毒患者,因此,上述逻辑推论不成立。

好的。那我们就用另一种方法来推论,就是感染率。根据钟南山先生的说法:中共病毒的传染率、致死率分别是:从传播指数来看,流感的传播指数接近1.5,SARS是2-2.5,中共肺炎接近3,中共肺炎的传播率更高。SARS的病死率接近10%,MERS接近30%,如果积极防控,目前中共病毒观察到数据在1%左右,病死率要低许多。

据此推论,中共病毒的传染率是流感的2倍,致死率是流感的10倍。这样的话,死亡人数也是正常年份的20倍。

即使考虑中共病毒患者只是流感中的一部分,但迅速暴涨的死亡人数,不可能逃脱在美国医疗体系的眼皮底下。就像疫情,不可能逃过武汉一线医生和一线科学家的眼睛。

看了童大焕先生以上的分析,你觉的有道理吗?如果你觉的有道理,请把它告诉更多的人。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