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老中医遇鬼:再来就把你扎散了!

作者:
因为他扎散的是人的‘魂儿’呀,魂儿到了时候就转生去了,你把他扎散了,他就转生不了了。结的怨太多了,鬼也要找你要命的呀”。

一、为母看病

魏象枢(一六一七年————六八七年)前清“四大名臣”之一。顺治、康熙两朝誉满朝野。顺治十六年,魏象枢以母年老尽孝,请乞终养,获准回籍。康熙十一年,即玄烨皇帝亲政四年之后又复出,加任刑部尚书。一生清廉自爱,拒腐肃贪,被朝廷奉为典范。并且精通医道,在老母亲七十九岁卧病在床时,长达数月中,魏象枢“夜夜围灯下,朝朝坐膝前。”以自己“知医未得全”的独特医道“分消丸始制、败毒散初煎”,运用三分病、七分养的理疗办法,对母亲“一登一拜慈颜喜、百吟百歌淑气扬”。

终予:

此症何曾见?

我慈竟得痊。

变泪成欢笑,

存方记后先。

五旬儿有幸,

百岁寿无边。

从知勤俭德,

况赖祖宗贤。

清【寒松堂全集】详细记载了当时疗病数月的全过程:

“三月二十日晨起,腰忽痛。……闰四月初九日,痛止,坐堂中,时复感寒,浑身冷颤,微汗乃止。……二十三日,胃痛,腹胀甚,服凉剂牛黄丸三,痛止。日吃冰块,至十余碗,服水香流气饮,不效。……六月十五日起,服分消丸半料,一月之内泄百次。日食西瓜一枚。食始进。……八月二十六日起,服金匮丸半料之半。……九月十六日,服消毒败风散一剂,身体渐消。……九月二十四日起,服神芎丸半料,肿消过半,又服半料,全消。至十月初六,神气已复。生平勤苦事,悉记忆不忘。”

二、忆我的父亲

(一)给小孩儿看病不把脉

家父是祖传老中医,从我记事起父亲就在医院上班。主要使用中药、针灸,父亲当时用药都相当的便宜,只要能治病就行,如果药贵了,还要征求病人意见,问行不行?记得有一处方才五分钱,但效果相当好。父亲当时是医院唯一的一位中医。记得我家的左邻右舍也不用去医院,经常是串门时就捎带着把病看了,也没收过钱。给小孩儿看病时,从来不把脉。总是先逗孩子玩儿。经常是:“来、来、来,让爷爷看看手”。一边说一边将小孩儿的小手抓在手里,仔细的观看二拇指指根上的兰筋儿,再观看舌、眼,就能准确地查出病的根源。有一次,一位母亲带一个两、三岁小女孩儿来我家看病,小孩儿的母亲说孩子几天不吃不喝了,叫不醒。就看见孩子软软的躺在妈妈的怀里,可是,父亲却说孩子没病,也不给开药,就告诉孩子的家长,晚上拿上孩子的有领子的上衣,到门口的路边儿去给孩子叫叫“魂儿”,要念孩子的名字跟妈妈回家。好像是几天后,小孩儿的妈妈带孩子来告诉说好了。

我就问父亲怎么就知道是丢了“魂儿”,父亲告诉我说:小孩年纪小,看的着(另外空间)东西,容易受惊吓,就丢“魂儿”了,凡是这样“失神”状的小孩首先要观其眼,均为“惊、恐”所致。当时一点儿也不明白,修大法后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二)魂儿能转生的“鬼故事”

文革”开始前的“四清”时,医院有“下乡巡回医疗”的任务。父亲有时就带我一起去。

在乡下的一个晚上,有老乡喊父亲,我穿好衣服也追了过去。到那里就看到:两个年轻人站在炕边儿上一边一个抓着一个人的脚,头朝下杵着。父亲看到我,一把把我拽到身后,使劲挡住我。父亲对年轻人说:“放下、放下”。一边说一边仔细看着这个人,慢慢地拿出几根银针分别扎在那人的人中、虎口、百会穴。过了一会儿问道:“你哪的?”那人喃喃地说:“我是前头某某村的,我叫某某,出来转转。”这时,我就发现旁边的人脸色、眼神都不对了。父亲当时很镇静,不慌不忙的捻着针又说:“我来这儿,也就两月,方圆也就三十里,你不要再来啦,再来我就把你扎散了。”那人很快就嗷嗷地叫着说:“我走,我走。”父亲回头让旁边的人“拿一盆清水来”,拿来后,让人们“开大门,让他走。躲开,躲开,让他走。”一边说一边端起水朝着门“哗”泼了过去。再看那人,一会儿慢慢的睁开眼,看着人们,傻傻问道:“你们干啥呢”?父亲马上对众人喊:“散了,散了,没事了”。这时,有人就小声说起了某某人是前几年在树上吊死的。这不是招上鬼了吗?当地人称“撞克”。

回来后我问父亲:“怎么不把他扎散了呢?”父亲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位老中医,出诊的时候,经常骑一头小毛驴给人看病。遇到像今天的事呀,就把他扎散了。过了几年后,有一天早上有人发现他倒在晚上出诊回家路过的一片坟地旁的小土沟里,就把他送回了家。从此后,他再也不给人看这种病了。因为他扎散的是人的‘魂儿’呀,魂儿到了时候就转生去了,你把他扎散了,他就转生不了了。结的怨太多了,鬼也要找你要命的呀”。

观三百多年前《寒松堂全集》如此详细记载魏象枢为母亲治病之事,思考中国五千年文明中“孝道”的内涵,现在大陆有几人能理解“孝”?清楚“孝”的精神涵义?中医治的是“病”,疗的是“心”。古人放弃仕途而尽孝,大陆人现在要钱不顾父母。中共篡权以来,百年红朝焚毁了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和中医的精粹。传统中医不仅能治病,它更是道家“五行学说”在民间医疗运用的展现。现在大陆中医在“无神论”的教育下,不懂中医的“道”,用假医假药亵渎传统中医,“仁、义、礼、智、信”成了故事,现代中医也就失去了它的光环。真正继承中医“天人合一”传统,才能使传统中医文化复兴,那才是我们中华五千年传统中医。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正见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