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江峰: 香港「418大抓捕」决不仅仅是“秋后算账”那么简单

作者:

英美等国谴责港府拘捕十多位民主派人士。图中为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被拘捕时情形。

4月18日,香港警方大肆抓捕民主派中坚人士,包括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民间人权阵线副召集人陈皓桓,以及何俊仁等14人。对这一事件普遍的反应是「秋后算账」,是中共对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报复。

但是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江峰先生则认为,问题还不仅仅是「秋后算账」那么简单。他提出,对大抓捕一事,要放在中共的“底线思维”和危机处理的大背景中去思考和分析;他在自己的网络视频节目中,更深刻细致地分析了中共突然实施大抓捕的更隐秘意图。

中共的底线就是没有底线,它是一种危机思维

习近平2018年提“底线思维”,王沪宁在中央党校搞“底线思维”开班授课,可是中共的底线到底在哪里呢?江峰说,中共的底线可以说就是没有底线,它是一种危机思维,只要触及中共执政安全的事件,都视为可以引发危机的事件,都可以看作是碰触了底线。要算起来,中共这70年都在危机中渡过,风雨飘摇,拆东墙补西墙,甚至通过制造一个当下不那么重、不会马上爆炸的危机,来解决当下迫在眉睫的危机。

为了表达选边站的立场,向苏共表达自己的忠诚。中共建政第一年,就不顾自己极度贫困落后便参加了朝鲜战争,对抗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队。当时中共党内反对声音很大,明摆着送死的战争,但是这又怎么样?一场明明死得很惨的战争,彭德怀在对政协的报告会上称志愿军死了50万,苏联档案解密实际死了100万。美军呢?阵亡52426人,每一个人都有姓名,都刻在了首都华盛顿的朝鲜战争纪念碑上了。百万阵亡没关系,数字可以隐瞒,中共军队的每个集团军、每个师的战史从来不把牺牲的战友的名字刻录下来;从官场到民间,都没有人把每一个鲜活的生命当作一条命。

调查汶川大地震的谭作人还有更多的人为什么被捕?就是因为他们在调查真实的死亡数字,被抓的罪名就是“颠覆国家政权罪”,只要把死去人的名字一个个真实的记录下来戳穿中共的谎言,就是“颠覆国家政权”。跟现在疫情一样,它这个死亡数字说变就变,不管给出哪个数字,都不会有哪个地区的、哪个小区的、姓氏名谁,一这样统计就会有出入,名字一说出来,马上就会有人说:“不对,我们家谁谁不在名单上”,所以死亡数字就是中共的底线。

中共处理危机的办法:用危机解决危机,不断超越底线,保住执政安全

江峰继续分析了中共处理危机的办法。他说,当年打朝鲜战争,党内很多反对,民间会有多少人不服呀。于是中共开展“三反五反”大肆在国内杀人,屠杀毁灭数以百万计的家庭。朝鲜战争结束,把钱打光了,一发砲弹几千元,一头毛驴300元,当时农村一个中农家庭有一头牲口,一发砲弹的钱就毁掉了十个农村家庭,国民经济崩溃成了最大的危机,怎么办?中共马上搞“公私合营”,抛弃建政的时对民族资本家的承诺。陈毅在上海看着资本家一个个跳楼,还开玩笑说:“今天又有多少空降部队呀”。更有个资本家跳楼让人痛心的原因很多人不清楚,就是在家吃安眠药或晚上去跳黄浦江,外面的人不知道你死了,还会有革命群众说你带罪潜逃到台湾了,家里人还要跟着受牵连挨批斗,所以必须摔死在大街上,想死得体面都不行。

文革后也是一样,用红卫兵制服老干部,全国搞武斗,最后怎么处理满城不上学没工作的红卫兵呢?上山下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一个动听的口号掩盖了险恶的用意,年轻人被忽悠的兴高采烈,自觉去穷山恶水之地。中共就是用危机解决危机,用不断超越底线的邪恶,保住中共执政安全的底线。

「418香港大抓捕」决不仅仅是“秋后算账”那么简单

有了对中共这样的基本认知,就会容易理解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共干出的许多超乎想像的邪恶,甚至猖狂。

他指出,现在中共面临的最大危机就是,它已经无法面对全世界从民间到政府和国会向中共追索的大潮。制造病毒的真相渐渐浮出水面,美军一旦动用军队层面的情报收集能力,并由军队整合全美国强大的科研团队,那是非常非常强大的。结果不到两天,川普总统就已经开始透露口风,说中共的实验室脱逃不了跟病毒的干系。

巨量的索赔,中共承受不了,尤其是伴随经济索赔的还有对中共执政理念、道德低下等政治责任的追讨。习近平当局的形势甚至比慈禧当年都严峻,慈禧当年还只是跟十一国宣战,而现在,病毒所到之处都是潜在的追讨来源。所以不难想像,中共的拼死反扑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超乎想像的邪恶。

4月18日,香港警方大肆抓捕民主派中坚人士,包括:香港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民间人权阵线副召集人陈皓桓,以及何俊仁等14人。对这一事件普遍的反应是「秋后算账」,认为是中共对于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报复。

但是江峰认为,问题还不那么简单。他提出,对大抓捕一事,要放在中共的“底线思维”和危机处理的大背景中去思考和分析。

香港民主运动和台湾总统大选结果,令中共自2008年后的港台策略整体失败

江峰说,香港问题自骆惠宁接管中联办之后,按照当时的政治脉络、骆惠宁个人背景和中央用人的意图,中共是低姿态屈服于美欧《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的巨大打击力,对香港区议会选举的反转结果也准备采取长期应战的姿态。在台湾2020总统大选之后,中共自2008年以后的港台策略整体失败。整个中共的关于港台战略布局,是一个重新定位的过程,因为它原来觉得自己都能征服世界了,对港台变化根本没有预案,陷入被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进行政治上的妥协,先应对来自美国贸易战的压力,在香港问题上出让部分诉求,因为民主进程本身就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中共可以在这里寻找新的出口,开始新的人事布局,包括对于建制派的巩固和对民主派的分裂。当然,它过去也一直是这么走过来的。

所以我们看到,无论是骆惠宁的中联办,还是「反送中」的民主派,今年初都没有大的政治动作。然而疫情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这里要强调的是,不是瘟疫病毒导致了香港街头运动戛然而止,而是北京和香港方面进入了议会斗争的准备期,街头运动自然缓和。

大抓捕为的是强力压制民主体制和公民社会对中共统治的反作用

江峰指出,病毒蔓延开来之后,中港之间、中国与世界格局之间,发生了重大变化。中港间的局部冲突突然演变成了中共与全世界的矛盾。美国和西方国家都意识到了,就连普通的医护产品都可以被中共用来作为战略物资进行要胁和打击世界安全;一个连自己国民的生命都完全不顾地去撒谎的政权,还能指望和它有怎样的合作呢?中共因此面临的,将不仅仅是价值观的脱钩,而是实实在在的制造链、金融投资、科技合作等全方位的脱钩了。中共已经到了朝鲜战争以后的全面闭关锁国的同样历史背景下。

中共需要香港,是因为香港的经济作用;需要台湾,是因为台湾有政治和军事作用。为什么毛泽东1949年不愿意接受香港?因为香港人民主意识强烈,公民社会结构完善,而在中共闭关锁国的时候,是不需要香港的经济作用的,留下一个窗口方便获得中共高官及其家属们需要的特效药和对西方有个说说话的地方。邓小平“改革开放”,必须要香港建立经济金融通道,让香港承担巨大的国际金融资本的代理作用,于是中共才强力表态收回香港。

那么同样逻辑,今天习近平当局面临同样的闭关锁国的必然趋势,香港的金融地位就完全不同于以往了。处处以毛泽东为师的习近平,自然就会审视香港现在对中共金融都市的作用大,还是作为民主体制、公民社会对中共统治的反面示范作用大。这就是中共敢于下重手,一天之内史无前例的大肆抓捕民主派人士的关键原因。

大抓捕为的是污名化香港民主运动正义性,罗织罪名煽动民族情绪

江峰说,2019年11月,美国国会通过、川普总统签署了《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这是一个打击力度非常直接的法案。为什么中共竟然敢于下狠手干出去年都没敢干的大动静、一下抓捕了14位民主人士呢?这就不是简单的「秋后算账」了,而是在整个国际环境发生巨大变化,中共病毒散播世界,造成中共目前要急于应对最大的亡党危机的“底线思维”的结果,它要考虑到底是继续依赖香港引进外资,帮我出去洗钱的作用大呢,还是香港现有的公民社会对我的执政安全威胁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在整个抓捕过程中,都同时收缴个人手机,这是要蒐集所有「反送中」运动期间,这些主要领导和组织者的联系方式,特别是与英美等的联系,好罗织香港「反送中」运动“外国势力颠覆中共政权”的罪名,这一条,不仅可以污名化去年香港民主运动的正义性,还可以与当下中共的“底线战略”配合,为未来的全面冲突甚至战争做舆论准备。

江峰分析说,中共早已老练的知道要怎样应对中国百姓和中共自己的权贵们,就是必须以“美帝国主义亡我之心”的借口来要挟全国人民,就像当年毛泽东杜撰出“美帝打完朝鲜打中国”的谣言来,不然怎么会有「保家卫国」的一呼百应呢?“哦,原来美国去年就在香港下手颠覆我们伟大祖国了”,中国老百姓要被忽悠起来,十四亿人的爱国激情下,中国的国门就容易在群情激愤中缓缓关上了。这就是中共在香港搞大抓捕的实际用意。

中共在加快搭建新金融结算体系,以弱化香港金融地位与《香港法案》的有效制裁

江峰提醒人们,不要轻视中共的战略准备,去年习近平用深圳替代香港的打算,不是空穴来风。他虽然要全国人民吃草,可是权贵们还要喝奶,哭闹起来怎么办?2016年深圳市政府的金融发展“十三五计划”,就已经把区块链技术和数字货币作为头等发展要务,2018年开始进行系列具体扶植政策。

前天区块链新闻说,深圳的腾讯去年区块链领域方面的专利申请遥遥领先,世界第一;世界第二的是阿里巴巴。只要依赖美国搭建的世界银行结算系统一日,中共就无法摆脱金融打击;只要能够控制让中共数字货币流通,它就会建成世界上第一个用法定数字货币取代现金的央行;它这个跟去中心化趋势相反的中心化货币,就可以大幅度加强对于资本外流的控制。

如果中共这个野心实现,那么香港的金融地位会大大弱化,而中共可以通过掌控的结算体系,不用香港了,资本进出通过深圳就可以完成;新的游戏规则,可以关上香港这个国际资本进出,其实这里有大量红色资本进出的大门,给予一批权贵利益,也可以封杀一批不服的权贵的利益。因为目前国际追逃,美国运用现有银行结算系统可以有效控制中共的经济利益,中共也在相应地加快脱逃。

这次香港大肆抓捕民主人士,可以看得出来,中共正在加快并有信心开始提前搭建新的金融结算体系,来弱化香港的存在,弱化《香港民主与人权法案》等有效制裁。

中共在南海诸岛建立行政管辖也是其危机冒险的举动

江峰还提出,在香港抓捕民主人士事件之外,中共在南海诸岛建立行政管辖,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动作,这也属于中共在进行全面战争准备的“底线思维”背景下进行的危机冒险。目前为止,美国国务院、国会已经对香港问题进行了快速反应,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已经敦促川普总统,尽快运用香港法案进行制裁。而东南亚与南海诸岛利益相关国家,还没有看到相关反应。

这两件大事都是刚开始,我们保持观察,看看中共这批制造出来的危机试水,引发的国际争端与国际社会的反应能够走多远,而中共的末日狂奔究竟还能持续多久。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希望之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