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一线采访:北京警戒再升级 民众不堪压力逃离

近日,北京高唱复工复产复课,可是小区、办公楼、工厂、市场、地铁、高校等都增加了警戒力度,一些集中隔离的宾馆爆满,“比平时赚的钱还多”。众多企业主和“北漂一族”因生存艰难而选择离开北京。

2020年4月22日,食宝街内很多店铺倒闭。(大纪元

近日,北京高唱复工复产复课,可是小区、办公楼、工厂、市场、地铁、高校等都增加了警戒力度,一些集中隔离的宾馆爆满,“比平时赚的钱还多”。众多企业主和“北漂一族”因生存艰难而选择离开北京。

今天(29日),北京宣布自30日零时起,首都疫情防控将一级回应机制调至二级。同日官方宣布,人大及政协会议分别于5月22日及21日召开。香港阳光卫视董事长陈平表示,官方是在做出“疫情缓解”的政治姿态。

军人不让回家复员人员预备入伍

而其实,北京有军人家属透露,现在防疫风声更紧了,不但不让军人回家,连通讯都不给。也有复原人员表示,上面要求预备入伍。

在北京西城区一小学,一位丈夫是军人的老师正在发放学生课本,她望着前来领书的一对家长感叹道:“看他们成双成对的,真羡慕,好几个月了,我都没见到丈夫,现在他们突然更严了,连通讯都不让了,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挺害怕的。”

2020年4月底,北京西城区一小学安排家长前来领书。(大纪元)

一位已经转业十多年的人接到了武装部的电话,他表示:“武装部核实我们情况,要我们响应总书记号召,预备入伍,我都快50岁人了,哪还打得动?”他还表示,“我哥哥也接到了电话,好像参过军的都打电话。”

2020年4月22日,北京门头沟有身着迷彩服的军人给路人拍照。(大纪元)

集中隔离宾馆爆满“比平时赚的多”

北京怀柔雁栖湖周边大部分宾馆酒店被征为集中隔离点,大门紧闭。一员工向记者表示:“这一片十多个宾馆都隔离着人呢,外地来旅游的只能在周围转转,没办法入住。酒店很多人都是临时工,他们都不让上班了。”

酒店一中层领导表示:“我也天天在家待着,工资就发三分之一。前两天让我们响应号召去植树,栽完了又在家待着。”

一宾馆负责人透露:“现在其实比正常时候还赚钱,我们这边已经全住满了,都是隔离的。用的员工少,钱还不少给,平时哪找这好事去?这不,前两天还有人找我,要到这隔离,我说我倒是想,但我没地方了。”

2020年4月21日,六星级的北京日出东方凯宾斯基酒店被征用为集中隔离点,最便宜的客房都数千元一天。(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怀柔雁栖湖一宾馆大门紧闭。(大纪元)

4月21日,北京怀柔雁栖湖附近十多家宾馆被征用为集中隔离点。(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怀柔雁栖湖附近宾馆外空无一人。(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怀柔雁栖湖附近宾馆外空无一人。(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怀柔雁栖湖附近宾馆不让游客入住。(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怀柔雁栖湖附近宾馆不让游客入住。(大纪元)

北京朝阳区人力资源服务中心一女子表示:“现在谁还来?原来来的还走呢!有一男的就打了个车,后来出租车司机确诊了,他在家直接被抓到酒店隔离去了,多吓人啊。”

高校持续封闭私自返校被处分

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周边街巷都已封禁,一行人欲去巷内营业厅办理业务被拦,封门保安表示:“不开学,学生都进不了,外人更甭想了。什么时候开学谁清楚啊,那得等上面意思。”

中国科技大学也没有开学,一应届博士毕业生表示:“疫情开始的时候,我们学校就发了通知,不许私自返校,否则要记过处分。有的同学拉着行李去了,结果被拦到校门外不让进,还被通报批评。大学生还好,可我们博士生就很头疼,我们要完成定额的实验指标才能毕业,现在在家也没法做实验啊。马上就要毕业了,工作没有一点着落,我对未来很担心。”

2020年4月22日,北京大学所有大门皆有警察封禁。(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北京大学所有大门皆有警察封禁。(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北京大学校门已增设安检处。(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清华大学校门封禁。(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清华大学校门封禁,只允许住在其中的家属进入。(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清华大学校门外的保安。(大纪元)

2020年封锁中的北京化工大学。(大纪元)

小区封锁升级80岁老人下楼6趟才见到女儿

北京天通苑各小区安检升级,来往车辆必须打开后备箱检查,一位80岁寡居的老人告诉记者:“突然严了,我小女孩来看我,结果都被拦到门口了,我这一天下去6趟,最后女儿押了身份证才让进来。”

北京一90后男孩去昌平看望亲戚,回来就收到自己居委会的电话核实出行情况:“两边居委会反复给我打电话,问我为什么那边有我信息,去那干什么。就串个亲戚,至于吗?”

一小区楼道近期全部加装上了电子门禁,小区业主表示:“不知道为啥,官方说疫情快过去了,可是我们感受到的是更严了,这个小区老年人多,他们哪弄得了这个?我爸妈出个门有的时候都回不了家,这不折腾人吗?”

北京海淀一独栋小区安检也大大提高,有在燕郊回来的住户被门卫阻挡,有部分住户进门时还被拍照。门卫表示:“原来没这么严,从4月12日开始,上面就给下了命令,提升到最严级别。我们也没办法,出了问题我们得担着呀。”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兴区一小区增设政法岗亭,出入需登记。(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天通苑一小区保安给出入人员测温。(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天通苑小区部分街道封闭。(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天通苑,居民购物只能在专有提货点隔着铁栏拿。(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什刹海附近胡同封锁严格。(大纪元)

写字楼、超市安检升级地铁拍摄被勒令删掉

4月22日,中关村附近有多辆警车和往来巡逻的警察,四通大厦被封闭,科贸大厦进需出示健康码,电子录像、测温,工作人员表示:“这才这样,不知道为啥,突然又严了。”

一送配货员拉着一车耗材被拦在门口,只允许买家亲自下楼来取。一取货买家很恼火表示:“原来不都是送上来的吗?我上面都没人看店,而且这么多怎么拿?”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办公楼外警车。(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地铁站外武警车与巡逻的警察。(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大厦外的警车。(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四通大厦被封闭。(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科贸大厦需扫码进入,快递外卖闪送禁止进入。(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日用化工二厂安检严格。(大纪元)

2020年4月21日,北京通州贵友大厦外的警察。(大纪元)

海淀一物美超市每天中午都排起了几十米长龙,门口有穿制服人员严格检测,一位正在排队的保安表示:“严了,现在严了,现在进个超市都这么麻烦,我是里面保安都得跟着排,必须这样。”

4月22日,物美超市外等待安检的队伍很长。(大纪元)

北京各地铁站台最近增加了很多警察、辅警驻守,一地铁管理人员见有人拍摄,立即上前阻止说:“请你立即删掉,我们有规定,现在不允许拍摄。”并监督人删掉才离开。

2020年4月21日,北京地铁。(大纪元)

店铺倒闭众多时尚地标冷清

严密的安保警戒下,商家与百姓生活都很艰难。

海淀食宝街

昔日繁华的海淀食宝街保安众多,进入需要详细登记个人信息。就餐人员稀少,很多店铺倒闭。

2020年4月22日,食宝街内的保安来回巡逻。(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食宝街每个大门都有安检人员登记详细信息。(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食宝街内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食宝街内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食宝街内暂停营业店铺。(大纪元)

中关村倒闭的柜台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倒闭的柜台。(大纪元)

2020年4月22日中关村倒闭的柜台。(大纪元)

梨园市场

北京通州梨园地区最大的市场“二商大红门农产品服务中心”也尤为冷清,一楼海鲜市场店铺倒闭近一半,几无顾客;二楼服装百货货架空荡,无人光顾;三楼美食城整层关闭,仅有少数餐馆支持外卖员在外取餐。

一工作人员见有人进入,紧张地说:“你是来检查的吧,我们从年后一直没有开,你看员工都没几个,绝对符合咱们要求的。”

一外卖员表示:“这一带原来人很多,都是在朝阳上班的年轻人住,但现在太少了,你看我在这儿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接到订单。”

2020年4月17日,梨园市场一楼海鲜部倒闭过半。(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梨园市场二层展架空荡。(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梨园市场三层美食城禁止入内。(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梨园市场三层美食城禁止入内,外卖员只能在门口取餐。(大纪元)

798艺术区

曾被《时代》周刊评为中国文化地标之一的798艺术区,昔日是年轻人“打卡胜地”,如今也十分冷清,很多店铺关门,场馆休馆,进入需要扫码登记。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所有的门只开了2个,还分时段。也没多少人来,这地方原来可不断流儿啊!”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封锁的大门。(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封锁的大门。(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部分展厅休馆。(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部分场地关闭。(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封禁的大门与标语。(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部分店铺停止营业。(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有公司停止营业。(大纪元)

4月15日,798艺术中心空荡的街道。(大纪元)

2020年4月15日,798艺术中心雕塑。(大纪元)

医院安保密集民众不敢来医院看病

一家三甲医院最近比较冷清,工作人员表示:“前一阵子我们忙得不可开交,通宵加班,那时候主要是新冠肺炎。现在来的人真的少多了,为啥呀,老百姓不敢来医院了呗,有个头疼脑热不舒服的都在家,他们知道医院最不安全!”他同时表示,“医院就诊人少与外来务工人员大规模离开北京也有关系。”

2020年4月17日,北京首都儿科研究院附属医院外的护士与安保人员。(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友谊医院发热门诊。(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普仁医院西门封闭。(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大兴区人民医院外的警车。(大纪元)

公司运营维艰企业主离开北京

朝阳区一桶装水公司员工表示:“最近退桶的客户太多了,多数是办公楼,很多公司都倒闭了。”

北京一装修公司联合创始人表示:“公司一年没怎么赚钱,指着年底分红呢,又赶上疫情,合伙人卷着钱跑了,全没了。现在我还在老家,北京租的房子欠了2个月房租,只能让朋友帮忙退租搬家,还留了一点包袱没寄回来,是不甘心啊,还想回北京,但我知道越来越渺茫了。在北京打拼了这么多年,我以前从来没想过待不下去,但现在我真的看不到一点希望。”

京东三环一胡同里的回民餐馆顾客稀疏,老板表示:“这周边企业特多,原来天天爆满,4、5个人都忙不过来,现在因为封锁胡同,饭点就一两个顾客,唉!我是甘肃人,过年期间因为疫情我就没能回家,现在我父母都生病了,我也没回去,你知道北京这边你只要再回来就得隔离14天。我现在一直在想是不是要把店关门回老家,但刚交完房租不舍得关。”

一位房产公司负责人已经欠债5个多月了,他表示:“年后一般是房地产旺季,本来以为能收上一些款来,没想到从2月份到现在全是亏空,亏得受不了了,疫情影响太大太大了,能赚钱的法我都想了,但现在已经有点撑不住了。”

2020年4月17日,大兴一珠宝城整改。(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大兴倒闭的餐馆。(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3名民众向一个倒闭餐馆内翘望。(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朝阳区倒闭的店铺。(大纪元)

4月15日,北京东城区倒闭店铺。(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丰台区一建筑工程停工。(大纪元)

普通民众生活艰难逃离北京

北京一家汽车制造公司物流车订单急剧减少,以前的订单也开始退订。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这种物流车可以赠送北京牌照,过去很多人排队都订不上,现在这种情况是因为大批物流的人都离开北京了。”

北京一辅导机构倒闭,一老师在老家决定不再回北京,拜托朋友帮忙退租北京的房屋,她表示:“那时候哪想离开北京啊,朋友搬家的时候看到我洗衣机里还有衣服,电饭锅里还有饭汤呢,当初以为也就回去几天。但现在连自己的家都得让别人搬。工作没了,两个月欠的房租就挺多的了,再不搬拖不起了。家里的洗衣机、冰箱、沙发、橱柜、床什么的都抵给房东了。没法再待在北京了。”

海淀一位“北漂”因公司倒闭准备搬离北京。(大纪元)

北京一公关公司经理遭遇家庭变故,她哭着说:“我好痛苦,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爸年前得了癌症,需要很多钱,能借的都借了,还是差了很多,现在朋友们都没多少钱了。尤其我们这个行业,倒闭失业的太多了,我们公司也接不到业务了,我现在微商、推销、代购这些能赚钱的都做,不知道能在北京撑多长时间。”

北京朝阳一跨地区企业员工表示:“原来谁也不愿去外地出差,现在都抢着去,朝阳成全国最高危的地方了,管控也严得吓人,还不如去外地安生,一待好长时间都不愿回来,很多同事干脆就辞职回老家了。”

北京朝阳CBD外,等待抢单的外卖员比路人还多,一外卖员等了一个小时都没有接到单子,他表示:“这一个月才挣了2,000块钱,房租都不够交的,朝阳疫情这么严重,我冒着生命危险的,图个啥?不想在北京待了。”

2020年4月20日,北京等待抢单的外卖员。(大纪元)

2020年4月20日,北京等待抢单的外卖员。(大纪元)

2020年4月20日,北京等待抢单的外卖员。(大纪元)

北京拾荒者与流浪汉也渐渐增多

2020年4月17日,北京丰台一位拾荒者。(大纪元)

2020年4月17日,北京丰台一位拾荒者。(大纪元)

2020年4月13日,北京朝阳区一位乞丐。(大纪元)

一老北京居民最近卖掉了自己的房子,因买家不着急用房,他们一家暂时以租住的形式继续在自己已易主的房子中生活,他表示:“现在北京是全国最不安全的地方,生活压力又这么大,我们一家人打算离开去南方找个太平的地方过日子。可是毕竟在这里住了一辈子了,舍不得呀,所以再待一段时间。这一走啊,就再也回不来了。”

2020年4月27日,雾霾下的北京朝阳区。(大纪元)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杨北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