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谢田:世界格局瘟疫后的重大变革 中国九大危机难解

—世界格局瘟疫后的重大变革

作者:
瘟疫过后,中国经济面临至少九大严重危机:失业率飙升、破产企业大增、房地产市场破灭、不良贷款激增、银行挤兑加剧、制造业萎缩、外汇储备枯竭、粮食供应短缺、和人民币大幅贬值。

武汉瘟疫中共病毒的驱使下,让世界陷入恐慌。但随着美国几个主要城市的发病、确诊、死亡人数越过峰值,疫情曲线似乎趋于平缓和下滑,人们都开始略微松了一口气,虽然仍然大气不敢一喘。美国总统川普在白宫疫情任务组之外,准备创建第二个疫情特别工作组,专注于如何重新开放与美国的未来发展。川普表示,第二个特别工作组将由“非常优秀”的医生、商界人士及国会议员和州长组成,超出了经济的范畴,致力于如何重新启动经济、和灾后重建政策和策略的研究。

不光是美国政府、学界、和民间在讨论这件事,中国政府、民间、和知识界也在积极探讨这一全新和迫切的话题。虽然各种研究对前提条件的认识就五花八门,各种假设大不相同,结论更是大相径庭,但毫无疑问的是,瘟疫之后的美国和中国以及其它各国,肯定会跟昨天的和今天的各国不一样。我们的世界也会发生长久性、持久性的变化,世界的格局和各国之间的合作与互动,都会出现重大的变革。

非常滑稽和有趣的是,有些人在说什么中共瘟疫将使中国取代美国的霸权!说此话的人恐怕可以肯定,其脑子有些问题,至少跟正常人类的思维不一样;或者闹洞大开、灌水之类的,语不惊人死不休;也可能纯粹是为了给红朝壮胆和忽悠百姓,所以才痴人说梦,让人感叹末劫时期人们,怎么会被红魔愚弄得这样的可怜。

瘟疫过后,中国经济面临至少九大严重危机:失业率飙升、破产企业大增、房地产市场破灭、不良贷款激增、银行挤兑加剧、制造业萎缩、外汇储备枯竭、粮食供应短缺、和人民币大幅贬值。比较理性的、和对中共相当温和的美国学者、华裔美国学者,预期中国可能错过了关键的时间窗口,而中国的现代化进程,也将因为瘟疫而被迫中断。更直接的认识,是中共政权注定会在瘟疫之中及之后垮台,中国人民和社会面临重整山河、恢复秩序、重建家园的重任。

亲中的一些学者承认,在当今的全球化时代,如果不能在全球范围内及时、准确分享具有全球后果的讯息,会造成全球性的大灾难;他们也意识到类似疫情信息之类的讯息,本身就具有全球性的影响,其对经济全球化的稳定,更是生死攸关。这些学者可能委婉的指出,全球自由信息的流动受挫,经济全球化必然受阻。但他们没有能够进一步指出,如果这些自由讯息的流动是人为的、刻意的、甚至是恶意地被阻断,其对经济的冲击达到200个国家,使得2500万人失业、造成超过10万亿美元的损失,那受到冲击的各国,会在清算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结成新的联盟,会筹建80国的联军,向肇事的国家和政权索赔、讨伐、发难。

从1970年代开始的全球化(Globalization)过程,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就已经放缓,在2016年川普总统上任时,更是遭受重大打击。它在2020年中共瘟疫之后,可能会迅速的终结。中共作为这一轮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其收获期和蜜月期都已经结束。全球化给中共带来的红利,随着供应链的转移在消失;而全球化给中国带来的后果,如产业过剩、失业高企、环境污染,则因为瘟疫期间的封城封国,变得更加突出,也会在即使复工之后,也难以消弭。

随着全球化的终结,世界经济会进入三大区块操纵下的军阀混战,各自为政,关税战迭起、和贸易保护主义横行。三大区块仍然是美国、欧洲、和日韩台。全球经济原来错综复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交叉供应链体系,在瘟疫抗击战的冲击下,会使得原有的依赖关系被打破,会使得新的、更可靠的、基于共同理念和信任的新型国家关系的分工、合作体系,慢慢的铸造成型。

在排除了中共国这样的、不按规矩出牌、不遵守规则的玩家之后,改革后的WTO(世贸组织)或者新成立的“经济北约”,会在真正的公平、无强制、无要挟、无政府干预的条件下,实现真正的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的自由贸易的目标。这个新的自由贸易体系的最大受益者,可能是美国、台湾、加拿大、和新加坡;其次的受益者,可能是日本、墨西哥、韩国、和英国;可以利益均霑、连带收益的,会是欧盟、东南亚国家、和印度

中国只要还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国家主导的经济体制,就会被新贸易和经济合作体制排斥在外;如果中共因瘟疫而垮台,仍然维持统一的中国会经历一个相当长时间的阵痛和转型,而如果不能维持统一,沿海各省的优势就会显示出来。

这场瘟疫最终会受到控制,或者自然消失,正如人类历史上的几次大瘟疫一样。但疫后的经济格局,会发生我们这一代人肯定没有经历过、也很难想像到的变化。美国因为瘟疫前经济就非常强劲,瘟疫期间政府又大力的富民、还富于民、扶持企业、保持强大的民间购买力,瘟疫过后美国市场会迅速、强力的反弹。美国经济预期增长会高于4-5%,失业率会从瘟疫中的15-20%,迅速回落到之前的3.5%及以下。并且,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的经济会快速整合,形成新的市场和更大的市场,并与众多发展中国家如越南、印度、泰国等形成新的全球供应链体系。

而与此同时,因为中共会被美墨加–英国欧洲–日本这个新的体系的主要角色排除在外,中共的低端制造业,仍然可能从美国得到一些订单,但高科技、军民两用科技、医疗科技等领域,中国跟美欧日的合作,基本上可以说是告吹。中共国唯一的伙伴,可能就是亚洲的专制国家、非洲国家、和一带一路上的小伙伴,如果一带一路还能支撑下去的话。

美国会继续保持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地位,并且会拉大与其它国家的差距。美元在瘟疫之中已经展示出了其异常强劲的地位,甚至让黄金都自愧不如。就像香港外汇商品分析师卢楚仁描述的那样,大家都在抢美金,什么货币都不信,连自己国家货币都不信。瘟疫过后,美元指数预计会持续上升,成为更加稳定、独一无二、更货真价实的世界货币和储备货币。

中共国的经济泡沫,肯定会被瘟疫经济所戳破,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因为人民币可能的大幅度贬值,都有可能不保。中美脱钩的可怕现实,会在医疗设备、医药原料、和其它战略资源领域迅速实现,并扩展到其它高科技、高端制造业、和中端制造业等。

武汉瘟疫造成的全球公共卫生危机,被许多人称之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这场用口罩、呼吸机、隔离、国家援助、疫苗开发、和几十万亿美元的资金等打起来的大战,会推动国际格局发生深刻的变化,会导致一些国家发生制度上的转型,发生价值观上的调整,并带来人们对信仰和宗教的重新思考。

瘟疫之后,中共会非常惊恐的发现,国际社会从原来似乎对中共无可奈何,对中共大撒币之类的国际贿赂、收买敢怒不敢言,而发展到果断出击,并全方位地对中共进行围剿。一个没有共产主义的世界,正在清晰的展现在人们的面前。世界反击、反制中共政权的手段,从瘟疫索赔到道德谴责,会多种多样,全方位开展。

比方说,美国政府和国会会强化台湾,扶持台湾得到国际承认,甚至承认台湾,来反制中共的威胁。美国的一项最新研究报告主张,美国可以动用“私掠船”,对抗中共的海洋扩张,反击中共利用“海上民兵武装”作为中共的国家海洋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也可以倡导成立新的、类似于G20体制的“国际健康G20”,作为对世卫组织(WTO)的否定和替代。即便是必须把中国也纳入“国际健康G20”,毕竟中共收买非洲小国的做法在这里完全行不通,美国甚至可能把台湾也加入进来。美国准许谷歌启动与台湾连接的高速互联网光缆,但禁止其与香港连通,这也是在互联网和信息领域开始对中共的制裁,和对香港问题的做出回应。

因而,可以预期的是,世界格局瘟疫后的重大变革,可能会有这样的几个特征:美国经济更迅猛的发展,一大超强的局面更加声势凌人,美国与第二梯队的差距会迅速加大;中共国经济不振,军事实力的弱项暴露,道德的缺陷信誉的丧失,会在瘟疫真相被揭露之后,是中共更加成为国际的恶棍,和政治上的孤家寡人。如果中国共产党因为此次瘟疫而倒台、灭尽,新的民主中国的精英们,会采取亲美而疏远俄罗斯的政策,远交近攻,以修复中国经济和民生;而如果中共仍然铁腕控制中国社会,国际社会在疏远中国时,俄国也会重新考虑与中共的结盟,可能在推动铲除共产主义的过程中也采纳“远交近攻”的策略,甚至与美国合作,对付中共政权。瘟疫的伤痛之后,日本和韩国会检讨对中共的态度和中国政策,重新认识这个亚洲邻国;而瘟疫的残局对欧洲国家,是最惨痛的,对此欧洲各国也许会重新思考他们的社会主义政策,和全球化、亲共化,给他们带来的严重后果。

当然,面临新的世界格局,从悲剧和惨痛教训中走过来的中国人民,会发现自己对中共有了新的认识;而中共那时候如果还如梦魇一样的存在,国人最重要和最值得关切的,还是如何结束共产专制、让中国回归世界民族之林的一个愿景。

本文转自670期“商管智慧”栏目

http://www.epochweekly.com/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