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令狐不败:武松毒死武大郎的可行性分析报告

作者:
对于有正义感的何九叔,武松用的是武力恐吓。武松捋起双袖,握着尖刀,指何九叔道:「小子粗疏,还晓得’冤各有头,债各有主’。你休惊怕,只要实说,对我一一说知武大死的缘故,便不干涉你!我若伤了你,不是好汉!倘若有半句儿差,我这口刀立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个透明的窟窿!」这一通吓唬,让胆小的何九叔不敢再说武大郎中的是慢性毒药这一事实,而是栽赃给了潘金莲。

武大郎被潘金莲害死,武松为哥哥复仇,是《水浒》的经典故事。

可如果从法律的角度深入分析,我们会发现凶手或许不是潘金莲,武松作案的可能性也高度存在。

首先,从武大死亡的时间来看,武松具备是凶手的可能性。

武大郎和潘金莲夫妻二人,在阳谷县紫石街租了一个二层的小楼,算是吃喝不愁的创业者。

丈夫武大每天出门卖烧饼,妻子在家收拾家务,做饭,二人过着与世无争、夫唱妇随的幸福生活。

如果不是武松到阳谷打虎后当了都头,夫妻二人可能很快生几个孩子,把他们的企业做大做强,以后还当爷爷,当奶奶。

为什么武松回来后没过多久,一直幸福生活的武大郎就死了?这裡面一定存在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更为可疑的是,武大郎死的时候,武松出差东京,刻意製造了不在场证明,这叫做欲盖弥彰。

其次,武松和武大郎有矛盾且不断加大矛盾,具有杀人的动机。

武大郎和武松一见面,不是久别重逢的兄弟般的拥抱,而是一阵数落。武大郎说的是「怨」武松。这个怨,往轻裡说是埋怨,不满,往重裡说就是怨恨、痛恨。

武大郎的理由很明确:

我怨你时,当初你在清河县里,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时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淨办,常教我受苦:这个便是怨你处。

这一通埋怨,说明兄弟之间感情并不好,弟弟干了坏事,哥哥总是跟着倒霉。这也是兄弟二人见面后他没有邀请武松到家裡来住的原因。

嫂子看不过去,邀请小叔子来家住,小叔子给嫂子买了彩色缎子做衣裳,这显然是表达爱意。在古代,这种东西不是随便送的。

后来,武松和潘金莲两人,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裡,发生了亲密接触。

武松说是嫂嫂勾引他,而嫂嫂却说是小叔子调戏他,青年男女同处一室,在没有第三者证明的情况下,着实说不清楚孰是孰非。

在遭遇嫂嫂的指控后,武松搬走,离开了哥哥。

由于武松搬到哥哥家的时候,请示了知县,得到了批准。可没多久便回到县里的单身宿舍,坊间传闻不少,知县也对武松产生了看法。

好面子、要强的武松,认为这是哥哥和嫂嫂对自己的侮辱。作为一个都头,一个打虎英雄,竟然被一个矬子哥哥赶出家门,是可忍孰不可忍。

于是,他产生了强烈的恨意。

第三,从心理分析角度,武鬆有弑兄娶嫂的潜意识。

只是恨意,不足以让武松毒死自己的亲哥哥。毕竟两个人之间没有到你死我活的地步,也不是像李世民和李建成争夺皇位那样非此即彼,只能活一个。

然而,对嫂子的感情,有可能让武松走极端。

希腊的戏剧裡,男孩子的潜意识裡有弑父娶母的冲动和潜意识,这叫俄狄浦斯情节;在北方草原部落,哥哥死了后弟弟娶了嫂子,这是规矩。

武松和兄嫂一起住了一段后,作为一个不懂风情的直男体会到家庭的温暖,他开始希望嫂子可以陪伴在自己的身边。

而达成目标的唯一方法,也是最便捷的方法,便是杀死自己的哥哥武大郎。

于是,武鬆在走之前悄悄给哥哥喝下了慢性毒药。

宋朝时期,慢性毒药有着足够的杀伤力,时期也够长。卢俊义、宋江、李逵都是喝了慢性药酒,缓缓而亡的,因此从技术上看有足够的可行性。

武松可能是这样干的:

离别的饭局上,都头武松给哥哥下了慢性毒药,然后武松义正言辞地给哥哥和嫂嫂上了一堂课,让哥哥管好嫂子,就是怕自己出差期间嫂嫂碰到意中人,让自己的谋划功亏一篑。

设计好一切后,武松出差去了东京,目的很简单,显示自己不在作桉现场,以证清白,犯罪分子,都爱用这种方法。

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武松出差期间,潘金莲爱上了西门庆。武松回来敏锐地发现了这一点。

辛辛苦苦设计的杀兄夺嫂,被小帅哥西门庆捡了便宜,武松怒极。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能让西门庆得到。

于是,他悍然动手,杀死了两情相悦、互相爱慕的潘金莲和西门庆。

这是典型的因爱生恨的情杀。

杀人不是盲目的,武松先是凭藉武力,硬逼王婆和潘金莲说是自己毒死了武大郎,然后一刀杀死潘金莲,让她再也没有给自己辩解的机会。

为了确保自己所作所为的合法性,他还请了邻居作证。这些都是他处心积虑、早就收买好的人。他刚搬到哥哥家裡,就做了这些收买人心的举动,这一点《水浒传》裡写得清清楚楚:

自从武松搬将家裡来,取些银子与武大,教买饼馓茶果,请邻舍喫茶。

常言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武松从一开始,就做了让邻居作证的准备。

对于有正义感的何九叔,武松用的是武力恐吓。

武松捋起双袖,握着尖刀,指何九叔道:「小子粗疏,还晓得’冤各有头,债各有主’。你休惊怕,只要实说,对我一一说知武大死的缘故,便不干涉你!我若伤了你,不是好汉!倘若有半句儿差,我这口刀立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个透明的窟窿!」

这一通吓唬,让胆小的何九叔不敢再说武大郎中的是慢性毒药这一事实,而是栽赃给了潘金莲。

再加上知县有意袒护,结果,毒死一人、杀死两人的武松,逃脱了法律的製裁。

以上,就是武松害死武大郎的可行性分析报告。您可以说我在进行可行性分析,是理性的、有可能的,当然,也可以认为我是在替潘金莲甩锅。

其实,我想说的是,甩锅,谁不会,切!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