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玄学风水 > 正文

总统徐世昌测一字 奇人料定战争结局

作者:
民国九年(1920年),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锟开战之际,中华民国第二任大总统徐世昌请人测了一个“定”字。一位奇人就字论字,仅从字义看穿了战争结局。测字之际,飞来一只虫子,这位奇人顺势将虫子与偏旁组合,道出了段祺瑞的亲信徐树铮所组织的安福俱乐部,最终命运会“滚蛋”。神奇的汉字携带的全息特性,道出命运中的包罗万象。

1924年天津会议,左起:梁鸿志,冯玉祥,张作霖,段祺瑞,卢永祥,杨宇霆,张树元,站立者吴光新。(公有领域)

民国九年(1920年),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锟开战之际,中华民国第二任大总统徐世昌请人测了一个“定”字。一位奇人就字论字,仅从字义看穿了战争结局。测字之际,飞来一只虫子,这位奇人顺势将虫子与偏旁组合,道出了段祺瑞的亲信徐树铮所组织的安福俱乐部,最终命运会“滚蛋”。神奇的汉字携带的全息特性,道出命运中的包罗万象。

民国初年,徐世昌被推举为第二任大总统,虽说他历经清朝、民国行政体制,资格很老,受到众人尊戴,实际上也受到挟持,行政权力被控制在皖系势力军阀段祺瑞之手,徐世昌也得看段祺瑞派系控制的安福国会的脸色行事。

当时段祺瑞组织“定国军”准备讨伐直系曹锟吴佩孚,在给总统徐世昌的呈文上自称“本上将军”,而不自称名字。从这篇呈文的语气和段祺瑞当时的势力来看,徐世昌受制于皖系的情形不难以想像。

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锟等为争夺北京政府统治权,两军在京津一带互相对抗。就在两系开战之际,徐世昌感受到这些的威胁和压力,犹如坐在炉火上,心中十分不安。表面上,他整日装做镇定,照常饮酒赋诗以示清闲,其实他每时每刻都在担心忧虑。无论哪一方战胜,日后他将如何自保?

徐世昌像。(公有领域)

徐世昌身边的亲信看出他的忧虑,于是向他建议,可以请神妙绝伦的王半仙来拆字占卜,测一测前程。

从一“尧”字测出张敬尧必败

徐世昌问左右关于王半仙之事,“他能神机妙算,你们是怎么知道的?”于是亲信为他讲起当年吴佩孚在衡州撤防一事。

张敬尧像。(公有领域)

当时有人写了一个“尧”字,让他测一测派军来接防的军阀张敬尧的前途。王半仙当即断定“不吉”,来者问何故?

他说:“根据五行推算尧字,加‘金’为铙字,是兵征之象;加‘水’为浇字;加‘火’为烧字,不但兵象已成,而且事情已陷入危急。加‘木’为桡字(桡的本意为船桨),即搅扰其事。曲而不直,其势必败。即便加‘土’是为墝字(音敲),意思是土壤贫瘠,坚硬不肥沃。”

“况且尧字上有三个‘土’,得土可谓深厚。如今观察字象,已变成贫瘠的土地,寓意失位。不久之后,张敬尧必败。”后来王半仙对张敬尧的预测果然应验。

从一“定”字测出定国军败北

徐世昌听罢亲信的讲述,心中也深感奇异,笑着说:“看来此人不仅能知晓福祸吉凶,还精通汉字之学。那就请他来一趟,姑且和他闲谈一番,以舒解胸中之闷。”

第二天晚上,王半仙抵达府邸。徐世昌写了一个“定”字,即定国军的定字,请他占卜。王半仙先是鞠躬,说道:“在下是江湖之人,不知忌讳。还请大总统勿要加罪谴责,在下才敢直言相告。”徐世昌答应不责备他。

段祺瑞像。(公有领域)

这时,王半仙才敢从容地拆字解迷。他开口直言,说:“定国军恐遭不测,且会失败,并且就在眼前。”

仅仅一个字,怎么就知皖系会失利呢?徐世昌说:“定国军有雄兵十万,难道不能战胜直系大军?您怎么会说战事不利呢?”

王半仙说:“在下是草莽野夫。只知道就字论字。然而时局情形如何,则实在不是卑贱之人所知。”

徐世昌请他详细地讲解“定”字的含义,为什么定国军会战败?

论“定”之义解战败之因

王半仙说:“定字从宀,从疋。宀加‘元’为完字,定国军将有全军解散之忧。今天拆字是在夜里,不在光日之下,故不成‘是’字。且事出不正,因为‘疋’字看似‘正’字,其实不是正字。既然不‘是’,又不以正道而行,怎会不败?在此谈论字义,所以能看出事情的必然结果,定国军战事不利。”

继而,徐世昌又问他安福俱乐部日后是否还能存在?安福俱乐部成立于1918年,由段祺瑞心腹徐树铮所筹办,地址在北京安福胡同,因此得名。徐世昌在选举总统过程中,受到段祺瑞操控的安福国会的支持。直皖二系一旦开战,安福俱乐部日后如何,徐世昌也很关心。

解“安”字道出安福命运

当时在场的人,只有王半仙、徐世昌及其亲信,并无外人在场。王半仙说:“我们三人都是男子,成为太阳中的阳少阳之象。此时,正是子时,初阳之势颇盛,怎能容下一个女子。安字从宀,从女。没有女,则有字首但没有字尾形成磐石之安,并非是福。”

徐世昌见他言谈灵巧,于是问他安福系的结果如何?这时忽然一只虫子飞到桌前,王半仙说:“无非就是逃走吧。疋加‘十’字是个走字,俗话说走就是滚。疋下面加上‘虫’字,就是蛋字。所以结果只有‘滚蛋’而已。”

听到这里,徐世昌大笑起来,让他以五行再推算一下。王半仙说:“定加‘金’为锭,是古代的旧币,现在通用纸币。银元锭已成为过去之物,不流通已经很久了。加‘木’为碇(停船时将系船的石块或石墩投入水底以稳定船身),船定不能前进。加‘水’为淀,淀指浅水,上天久不下雨,水旱且干涸。加火加土都不成字。”让他推算起来,似乎都不是吉兆。

徐世昌一面听着,一面点头附和,忽然他正言正色地对王半仙说:“您的话太过露锋芒,恐怕不是保身之道。如果这些话让段将军知道,恐怕会招祸上身。”

王半仙明白总统的意思,向他道谢:“如果不是总统恕罪在先,在下怎敢轻言冒渎?他人也不会像总统这般大度,包容像我这样的草莽野夫。在下从这里离开后,即会闭口,绝不对外透露一字。”

后来,结局果然如同王半仙所料。直皖战争只持续了五天,皖系大军战败。段祺瑞被迫辞职。直奉两军进至北京,接收了南北苑营房。原本段系控制的安福国会由此解散,安福俱乐部也随之解散。

一个小小的汉字,竟能蕴涵如此众多的命运信息。这位奇人仅从字义,就测出了定国军的命运,安福俱乐部的结局,实在是微言有大义也。

参考资料:

《北洋人物史料三种》之《徐世昌全传》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玄学风水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