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杜耀明:中联办最难缠的对手是它自己

作者:
香港不是大陆,只要还未沦落到事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管你是党委书记还是特首,都受到现行法律的约束,绝不按长官的意志而转移,逆法而行者只会自招其辱。同样,香港民间社会十分活跃,不同组织各司其职,分工合作,有利资讯流通、思想交流、资源共享、集体行动,从而制衡政府的言行,抵制当权者的侵犯,捍卫巿民的权益。中联办若不信邪,不妨继续「声大夹恶」,再留意一下,重手放出的回力标最后会打中谁?

中联办的恶言相向和烦躁不堪,只会将自己变成对手,不是别人而是自己的对手。

五月初的公开声明,中联办竟然连民间自发消费行为也不放过,指责「黄色经济圈」的主张—呼吁以消费行动支持反修例运动的商户—是撕裂社会,是「政治绑架经济的政治揽炒」,并且以滋扰方法破坏「无辜」(哪些是罪有应得?)的商店。

不过,说话颠三倒四,犹如发出回力标,猛力飞出去,一个回旋反而重重击中自己。中联办破口大骂「黄色经济圈」,先要通过事实查证。请问:号召市民支持「黄色经济圈」的呼吁者,有哪位鼓吹大家破坏撑警的店铺?没有。哪些店铺给「黄色经济圈」支持者破坏了?没有。即使有店铺被破坏,究竟是有人自编自导自演,还是有证据是哪位「黄色经济圈」发起人所为?也没有。街边小混混如此无赖,胡说八道,见怪不怪,但堂堂中央驻港代表,无的放矢又出口伤人,即使不顾公众形象,也该注意效果,旨在抹黑别人,结果亲手摧毁自己的权威。

同时,宗主国的代表,高调喝骂香港人不得支持「黄色经济圈」,就应该立竿见影,各方响应,怎么适得其反,「黄金周」未完,已有40万人于「黄色经济圈」消费,「惩罚」了黄店一亿元,也形成消费的新景象。两相对照,中联办的严厉警告岂只是说了等于没说,更是自讨没趣,给自己公开打脸。

更糟糕的是领导干部露了底。「黄色经济圈」既无违法,不过是大家帮衬政治理念相同的店铺,即以身份认同主导消费行为(西方称为身分经济学),属于消费者的主权。更何况绝大部分香港人努力赚钱,不靠国家打赏恩赐,如何消费,干卿底事。即使在中资机构工作,也是出卖劳动时间的市场交易,消费行为不到你管,你也管不到。偏偏中联办违反常识公然反对,只是自损威信,不仅因为言词失智,贻笑大方,自外于香港人,更由于果效全无,说了等于做了,大家视其训斥如无物,打击「黄色经济圈」又怎会得逞呢?

中联办对「黄色经济圈」的歇斯底里、恶形恶相,但又无能为力,正反映它的政治惯性和盲点。一是自以为有权全面管治香港,连《基本法》都可以自己解释,因此看不顺眼的,事无大小,可控的不可控的,当然可以随时亮剑,指指点点。二是结论先行,重论述轻事实。将「黄色经济圈」说得伤天害理,如上指出,是信口雌黄;立法会内会选不出主席,竟怪罪郭荣铿议员「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兼且违反立法会就职誓词,却欠缺法律理据;说反修例运动者主张「揽炒」,完全忘记他们的初衷从来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不过遇上北京要破局颠覆香港高度自治,他们只好以抗争奉陪到底,没有义务假装一切如常。

无疑,中联办以君临天下之势砌词指责,姿态凶狠有馀,但承接力却无以为继。一轮狠批,只是一场耳边风,除了有人针对黄店搞小动作,滥用程序投诉相关政府部门,仍无碍「黄色经济圈」在香港经济下滑之际见到起色。中联办的公开警告不仅完全无效,甚至是变相为「黄色经济圈」助攻。又如大骂郭荣铿违法犯规,律政司并没有以「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起诉他,也没人解除他的议员职务。中联办一场怒吼,吹皱一池春水,但一切至今仍待立法会内部解决。如果检控机关不听指挥,是因为明知中联办的公开指示只是一条黑路,这个中央代表又颜脸何存?

香港不是大陆,只要还未沦落到事事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管你是党委书记还是特首,都受到现行法律的约束,绝不按长官的意志而转移,逆法而行者只会自招其辱。同样,香港民间社会十分活跃,不同组织各司其职,分工合作,有利资讯流通、思想交流、资源共享、集体行动,从而制衡政府的言行,抵制当权者的侵犯,捍卫巿民的权益。

中联办若不信邪,不妨继续「声大夹恶」,再留意一下,重手放出的回力标最后会打中谁?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