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短评 > 正文

陶杰: 香港本来就是野种

作者:

若用西方的所谓女性主义垄断文学戏剧艺术一切于女性的表达,正如用马克思主义来垄断所谓鸦片战争之后中国现代史的史观。

用西方女性主义角度,今日中国古典文学四大名著全部要禁绝。水浒的作者有“厌妇情结”(Misogyny),笔下的女人不是母大虫顾大嫂、母夜叉孙二娘;就是潘金莲与阎婆惜。作者笔下的寥寥几个女人,不是野兽就是淫妇,武松杀潘金莲,以大岛渚“感官世界”式的生物解剖风格,血淋淋写其变态的残酷,二十一世纪,此书第一应禁。

三国演义”更是一部彻底的男权小说,其中无任何女性的意义。以今日荷李活的标准:男女平权,女明星与男明星要同酬,抗议女导演作品在影展奖比例远比男导演低。以“女性研究”之标准,“三国演义”应列为第二禁书。

西游记”更侮辱女性:铁扇公主是奸角,白骨精也是奸角,盘丝洞里蜘蛛精色诱猪八戒,也像一群包围在台商共干身边一沙发的夜总会卡拉OK小姐。至于“红楼梦”:确实在数量上以女性占优。但林黛玉本来可以是中国文化女性主义的原始偶像,但性格过于柔弱,哭哭啼啼,而且大观园里那么多美女,为何林黛玉不变成一个女同性恋者,即所谓Lesbian,将贾宝玉一脚踢开,反抗男权。以林黛玉排斥(Reject)异性爱开始。

若要以西方理论来看中国文化,有大把名堂。若本人投身学术界,三辈子的论文也写不完。但我不想,因为做一名教授讲师,尤其在华文圈子形象寒酸,薪酬低廉,并无出息。

话说回来:为何所谓的鸦片战争,只有一种“帝国主义枪坚炮利”、“英国向中国倾销鸦片:林则徐奋起烧烟,遭到英帝逼签不平等条约而割让香港”一种大妈角度?

若以此角度,则香港根本不应存在。正如以女性主义角度:四大古典名著应该全部焚书禁毁。但香港之存在,明明是中国人的“鸦片战争”论述之外的“政治不正确”产物。为何在英国殖民政府领导下,大陆的中国人拼死都要偷渡来投奔?

若香港鸦片战争的产物,正如一个妇女遭到色魔强奸之后怀孕,应该施行人工堕胎,为何将香港视为所谓的“东方之珠”?

既是英帝国主义强奸怀孕的野种,打掉香港好了,何须什么“一国两制”?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苹果日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510/1449309.html

短评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