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何清涟:各国经济依赖中国 终成北京政治要挟的工具(2)

作者:
国际社会意识到中国将他国对华经济依赖转化成干预他国政治的工具,是从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事件开始。中国通过这次初试锋芒尝到甜头,越来越频繁地使用这一手段。为了对付金正恩的导弹威胁,韩国接受美国的协助,在国内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萨德系统的部署于2016年2月7日开始磋商,到2017年3月6日落实布署,引起中国高度关注及强干预。韩国主张这项军事部署只是应付朝鲜的防御措施,中国则认为部署萨德系统会对其国土安全造成影响。

《无声的入侵》作者汉弥尔顿是澳洲驻名的公共知识分子,他是公共政策研究智库澳洲研究院的创办人,现任澳洲查尔斯史都华大学公共伦理中新哲学教授。(图源:维基百科

中国成为引进外资大国之后,逐渐改变了外资政策,先是通过两税合一,取消了外资的税收优惠;继而通过打击一些与中国企业有竞争关系的企业,扶持本国企业,这种做法在医药行业中比较突出。但更值得关注的是,中国过去是利用在华跨国企业游说母国政府以改变一国外交政策,从2010年代开始,北京将他国对华的经济依赖转化成政治要挟的工具。

韩国萨德导弹系统中国小试锋芒

萨德系统(法新社资料图)

国际社会意识到中国将他国对华经济依赖转化成干预他国政治的工具,是从韩国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事件开始。中国通过这次初试锋芒尝到甜头,越来越频繁地使用这一手段。

为了对付金正恩的导弹威胁,韩国接受美国的协助,在国内部署萨德反导弹系统。萨德系统的部署于2016年2月7日开始磋商,到2017年3月6日落实布署,引起中国高度关注及强干预。韩国主张这项军事部署只是应付朝鲜的防御措施,中国则认为部署萨德系统会对其国土安全造成影响。习近平明确告诉韩国总统朴瑾惠总统,中国反对这一军事项目。

习近平表态之后,中国大陆对韩国发出多项反制措施,包括禁止韩国媒体及艺人演出、旅游封锁等,韩国经济遭受重创。据韩国贸易协会发布的数据,2016年,韩国对华出口额与进口额比1992年建交时,分别增长47倍、23倍;中国在韩国总出口额和进口额中分别占25.1%和21.4%,成为韩国的第一大出口对象国和进口来源地;2016年,中国对韩直接投资额为20.49亿美元,是1992年的1940倍。

当时,韩国产业银行对中国的制裁威胁曾撰写一份报告猜测,北京采取强硬措施之后,韩国两个严重依赖中国的关键产业(免税店与旅游业)将受重创,收入将缩减117亿美元;其他产业的损失加起来将达到83亿美元,合计将遭受约200亿美元的损失。这一预测此后成为现实:为安装萨德提供土地的乐天集团受创最重,2017年第二季度,乐天的营业收入同比接近“腰斩”,净利润更是同比猛降95%。该集团面临成本高昂的重组,最后认赔出售在华超市。

韩国国内则发起抵制萨德抗议,数十万民众走向街头,认为安装萨德对韩国没半点好处,要求总统朴瑾惠下台。2017年11月22日,中韩达成成果,即“三不一限”承诺。此后中韩关系逐渐回暖,萨德事件也以“部分部署,不追加”为结果,告一段落。

从此以后,文在寅一直小心翼翼地看北京脸色行事。

澳大利亚对华经济依赖的后果:北京利用民主摧毁民主

澳大利亚是一个资源非常丰富的国家,被称作“坐在矿车上的国家”和“骑在羊背上的国家”;而中国恰好是一个资源需求大国。澳大利亚对中国市场的高度依赖,早就被北京很轻松地将其转化为操纵澳洲国内政治的筹码。我曾经写过一篇《王立强疑云背景:中国利用民主摧毁民主》(SBS,2019年11月29日),指出澳大利亚是中国红色渗透的重灾国,也是北京利用各种渗透的力量,用民主摧毁民主的样板。

中国对澳洲内政的成功干预,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国将澳大利亚对中国的经济依赖当作武器。最著名的有这么几件事情:

一是力拓。2009年,澳大利亚政府拒绝了中国铝业公司(国有企业)收购英澳矿业巨头力拓公司(Rio Tinto)18%股份的投标,原因是澳洲政府担心,这笔交易将赋予中国太多的定价权。北京对此的回应,先是通过中国的商业伙伴向澳大利亚政府施压。未达目的之后,2009年7月,力拓公司在中国的首席铁矿石谈判代表、澳籍华人胡士泰与其他三名在中国工作的员工一同被捕,并于次年在一次为期三天的非公开审讯中被定罪。澳大利亚政府虽然知道胡案后面的真实原因,但放弃了胡士泰。力拓公司的CEO艾博年(Tom Albanese)重新反思了“与中国的关系”,2009年11月2日在一次投资交流会上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表示,2010年他个人的工作重点之一将是加强公司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并认为力拓与中国铝业公司之间仍有合作机会。此后,澳洲社会各力量假装忘记了胡士泰。

二是利用煤炭采购施加压力,让澳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女士去职。毕晓普2017年在新加坡曾冒北京之大不韪批评南海问题,并表示中国不适合做区域领袖,从此她再也没有被邀请访问中国。2018年,她在阿根廷G20会议期间与中共外交部长王毅会面。中国方面在会后直言不讳透露内容,表示中方已经告知毕晓普:“由于澳方的原因,中澳关系遇到一些困难,两国的交流与合作也受到了影响。这不是中国希望看到的”。在这些严厉言辞之后,中国推出给澳洲“一点颜色看看”的“轻微惩罚”计划,即“把钱拿到别的国家去”,涵盖了广泛的领域,从煤炭、铁矿石、牛肉等进口转移至他国,减少中国赴澳留学生。2018年,阿根廷对中国的牛肉出口几乎翻了一番;非洲的铁矿石出口中国成倍增长;运送澳大利亚煤炭的船只在中国无法停靠,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骤减,遭受最大重创。澳大利亚人终于看到一点:“中国有能力摧毁我们的高等教育体系,学生公寓租赁市场,农业和采矿业。我们对报复中国进行的任何打击都是轻微的,我们通过摧毁我们的工业基础而使自己依赖于中国。……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修复澳大利亚的对华关系”。紧接着在2019年2月下旬的一周之内,发生怪异的巧合:澳洲输华煤炭被禁,导致澳元汇率暴跌;令中国人讨厌的外交部长毕晓普宣布从议会辞职,退出政坛。随后,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很快修复。

澳大利亚作家汉米尔顿及其新书《无声的入侵》(Public Domain)

最近中国对澳洲又获得一次胜利。今年4月27日,澳洲总理莫里森公开呼吁对此次冠状病毒疫情展开全球调查,激怒了中国政府,引致中国驻澳洲大使成竟业的公开威胁。5月1日,澳洲总理莫里森说,他没有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来自中国武汉的一个实验室。

澳大利亚人也清楚地知道本国经济因高度对华依赖而陷入困境,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那本《无声的入侵》(Slient Invasion),作者在掌握大量事实的基础上,指出中国正通过各种各种手段企图将澳洲变为傀儡国家:在短短15年间,笼络澳洲前总理鲍勃.霍克( Robert James Lee“Bob” Hawke)、保罗.基廷(Paul Keating)、陆克文(Kevin Rudd),将这些政要变成中共的新买办;大量中国资金涌入澳洲的农地、房地产、大学。无声无息间,中国成为澳洲官界、学界、产业的最大金主,也成为澳洲第二大地主。澳大利亚号称自由国度,但这本注定必将得罪中国的书,一连被三家出版社拒绝出版。

但是,澳大利亚国民目前普遍处于希望“熊掌”与“鱼”二者兼得的状态:既希望保持与中国之间密切的经贸关系,又希望能够限制中国的红色渗透。无论是政界还是民间,其实并不真正了解他们面对的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