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港台 > 正文

台湾中西医合作 病人最快8天病毒消失

作者:
今年一月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台湾卫生福利部中医药司、国家中医药研究所就着手拟定中西医合并治疗武汉肺炎指引。今年四月研究团队与三军总医院、台中荣民总医院展开中西医合并治疗,西医主要以支持性疗法治疗患者,中医则锁定病毒清除、稳定身体的免疫调控,14名确诊个案经中医治疗,不仅发烧症状缓解,心跳、血压也明显稳定,有12个人已经出院,另有2人近期才确诊,仍在用药观察中。

台湾中医创新突破8-10天内清除武汉肺炎病毒(视频截图/公视)

台湾的国家中医药研究所由所长苏奕彰所率领的研究团队,从4月3日起与两家医院合作武汉肺炎病患中西医合并治疗,针对14名确诊个案中,短短8到10天就有12人的病毒三次采检阴性出院。至于台湾的处方与中国中医药管理局公布的“清肺排毒汤”有何差异,苏奕彰提出,台湾处方在临床治疗更有针对性,所以还是采用自己的想法处理。

苏奕彰指出,今年1月武汉肺炎爆发以来,台湾卫生福利部中医药司、国家中医药研究所就着手拟定中西医合并治疗武汉肺炎指引。今年4月研究团队与三军总医院、台中荣民总医院展开中西医合并治疗,西医主要以支持性疗法治疗患者,中医则锁定病毒清除、稳定身体的免疫调控,14名确诊个案经中医治疗,不仅发烧症状缓解,心跳、血压也明显稳定,有12个人已经出院,另有2人近期才确诊,仍在用药观察中。

苏奕彰解释这次疗程,中西药的比重如何?“西医有很好的支持性治疗,针对病毒的治疗,防疫中心有通过一个是在北、中、南地区试验的新药瑞德西韦或羟氯奎宁并用,西医的治疗由西医决定,加上中医的治疗进行观察。有些病人在奎宁上有不良的反应,医师会停掉,完全在中西医很很好的合作下,进行的临床治疗模式。”

台湾的国家中医药研究所由所长苏奕彰公布中药处方助抗病毒、免疫调控。(记者黄春梅摄)Photo: RFA

苏奕彰说明,有些病人住院比较长时间,因为还没有“转阴”也有一些症状,照会中医、采用标准处方之后,有些状况改善比较明显,增加很多会诊的案例数,最后资料累积起来。

为了要清楚这些药的作用是不是只是支持性的治疗,研究团队进行研究所里很多基础的研究,锁定对抗病毒的一些机转经过重复测试,可以确定对病毒的“棘蛋白”跟ACE-2接受器结合有很好的阻断作用,

这次中医治疗部分,一开始就分为两部份,一部分是抗病毒、另一部分就是免疫调控。苏奕彰指,2003年SARS期间,多数病人恶化是因为“细胞激素风暴”(cytokine storm)所造成的问题,所以SARS之后他们有些系列的研究,针对“细胞激素风暴”调控让它能下降,过程找到一些中药,所以在这次的处方也有调控“细胞激素风暴”的药物。

苏奕彰:“这次的处方在两个医学中心,病人服用的药物,我们进到实验室也重复确认,对这个机制也确认有一些很好的作用存在。可以针对这些‘细胞激素’让它下降,不要去启动很强的免疫反应。”

台湾中医创新突破8-10天内清除武汉肺炎病毒(视频截图/公视)

中药“预防性”处方效果近乎疫苗

苏奕彰也解释,这项中药方剂不仅能快速清除体内病毒,还能抑制重症患者体内的“细胞激素风暴”,避免免疫系统失控,更能透过上述效果避免病毒感染,几乎已发挥到“疫苗”的作用。

苏奕彰:“疫苗是希望能让病毒入侵身体时,身体形成抗体可以把病原阻断掉,我们如果让中药在一开始就抓住病毒的‘棘蛋白’,让它不要入侵细胞,产生类似的作用。我们也在想如果早期中医强调用预防性处方,对高危险或刚感染的个案,可以在前面有很好的处理。”

台湾拒绝采用中国大陆研发药方

基于担心民众会自行找中药服用,制造不必要的困扰,苏奕彰并未公布“处方”。今年2月中国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办公室曾经发出关于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病毒感染得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其中处方的组合包括麻杏石甘汤、射干麻黄汤、小柴胡汤、五苓散等。苏奕彰比较两岸处方的差异表示,在2003年两岸中医层针对SARS治疗,就是采用这种分期治疗模式。台湾也特别留意中国大陆一些学者在这次提出的看法,原则上也有些分期治疗模式。“清肺排毒汤”大致综合5个方剂、21个药物,作用比较广泛。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出关于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病毒感染得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截图自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网站)

苏奕彰:“一般我们会希望在临床治疗比较有针对性,越广泛对药物的调控越困难,我们还是采用我们台湾的想法做处理。”

近日有瑞典媒体报道称,瑞典对来自中国的“连花清瘟”药物进行检测,发现成分仅为薄荷醇,称对治疗新冠肺炎没有作用,并限制该药物入境。此前《中国青年报》5月6日说,4日晚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应邀为留学生答“疫”解惑时表示,“进行实验后,我有底气、有证据来说,连花清瘟真地有效。”中国国家药监局也于4月14日正式批准连花清瘟在药品“功能主治”中添写,可用作治疗武肺轻症病例。

苏奕彰分析,“连花清瘟”是传统的麻杏石甘汤、加上连翘、金银花、就是清代常用的一些鱼腥草药物,里面有部分也在台湾研究团队的处方之中,用到一些类似的药物,大概可以推测这处分会有部分效应,这可能是大陆几个学者、院士他们看到有些作用;

苏奕彰:“我们的处方是更针对COVID-19分阶段的特性,做更清楚地厘定。将来整个实验资料再三确认后,会很清楚用学术论文让大家了解。”

苏奕彰称,他们提出的处方,在台湾4校附属医院以及大型医院讨论过,大家都认同。但是作为“国家指引”还要提案送到防疫中心,经过专家确认。未来如果全球扩散再影响台湾,研究团队会把处方准备好,将来为中西医合作做最好的准备。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港台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