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网络博弈:特朗普总统这封信遭微博百分之百删除

特朗普总统5月18号发表的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公开信在中国社媒新浪微博上百分之百遭到删除。

特朗普追责暂停注资世卫:将寻求新资金来源(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美国东部时间5月29号下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举行记者会,宣布美国当天会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

我们发现,中共官方媒体没有详细报道特朗普总统所说的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根本原因和导火索,跟世界卫生组织受控于信息不透明的中国有关。

与此同时,特朗普总统5月18号发表的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公开信在中国社媒新浪微博上百分之百遭到删除。

今天的《网络博弈》节目就来看看在这一事件上,中共是怎样封锁信息的。

新华社报道未提特朗普批评中共控制世卫组织

中共官方新华社5月30号报道说,特朗普29日下午在白宫记者会上说,由于世界卫生组织“拒绝执行美方所要求的改革”,美国将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没有提特朗普在记者会上严厉批评中国在香港实施《国安法》、钳制香港自由、控制世界卫生组织。

下面来听听特朗普总统本来的说法。

“中共完全控制了世界卫生组织。尽管中共每年只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供4千万美元的资金,而美国给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资金则有大约4亿5千万美元。

我们已向世界卫生组织提出改革的详细要求,并和他们直接联系,但是他们拒绝行动。因为他们拒绝提出特别需要改革的要求,我们决定今天就终止与世界卫生组织的关系。我们会把资金转向国际公共卫生方面特别紧急需要的地方去。世界需要中国提供答案,中国需要更加透明。”

5月30号,新华国际时评文章批评美国退出世界卫生组织行动的时候,也只提到美国面对本国的中共病毒疫情甩锅、攻击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没有详细说明美国到底认为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存在哪些问题。

美国一家生物医学信息公司创办人陈贤丰博士认为,世界卫生组织早已沦为花瓶,美国确实应该撤出,成立独立国际卫生机构。

微博删除特朗普致谭德塞公开信

美国东部时间5月18日,特朗普在脸书推特账号上发表了印在白宫信纸上面的公开信,并贴文说,这是给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的公开信,不用解释。

特朗普总统在公开信上按照新冠疫情发展的时间顺序,列举了世界卫生组织和谭德塞本人应对疫情的种种失误不当行为,并要求世界卫生组织在30天进行改革,否则美国不会再向这种不服务于美国纳税人利益的组织提供资金。

美国一家舆情公司发现,特朗普致谭德塞的公开信在新浪微博上被删除屏蔽的机率是百分之百,即新浪微博上每有人转一次,都会被删除屏蔽,没有余地。

这家舆情公司分析认为,中共这样做,是为了控制那些可以表明世界卫生组织依赖于中共说法的证据。中共继续依靠世界卫生组织支持他们有关中共病毒的说辞,而说世界卫生组织依附于中共的观点会损害中共的说辞。

特朗普致谭德塞公开信全文

那么,在新冠疫情应对方面,美国认为中国怎样控制了世界卫生组织?美国认为世界卫生组织到底犯了哪些错误?下面来看看特朗普致谭德塞公开信的全文。

亲爱的谭德塞博士:

2020年4月14日,我暂停了美国向世界卫生组织的资金贡献,以等候我的政府机构对这个组织对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失败反应进行审查。这个审查证实了我上个月提出的许多严重问题,并确认了世界卫生组织应解决的其他问题,特别是世界卫生组织令人惊心的缺乏脱离中国的独立性。基于这个审查,我们现在了解以下情况:

世界卫生组织一直无视在2019年12月初或更早的时间有关新冠病毒在武汉传播的可靠报道,包括《柳叶刀》医学杂志的报道。世界卫生组织未能独立调查与中共官方说法直接冲突的可信报告,包括那些来自武汉本地的消息。

2019年12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北京办事处已知武汉存在重大公共卫生问题。在12月26日至12月30日之间,中国媒体根据发送给多家中国基因组公司的患者数据公开了一种新病毒在武汉出现的证据。

此外,在此期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张继先医生告诉中国卫生部门,一种新的冠状病毒正在引起一种新型疾病,当时正困扰着约180名患者。

第二天,台湾当局已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了新病毒已经人传人的证据。然而,可能是出于政治原因,世界卫生组织选择不与世界其他地区共享任何重要信息。

《国际卫生条例》要求各国在24小时内报告突发卫生紧急事件的风险。但是,直到2019年12月31日,中共才向世界卫生组织通报武汉的几起未知来源的肺炎病例,尽管中共可能在几天或几周之前就已经知道了这些病例。

上海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张永贞博士说,他于2020年1月5日告诉中国相关部门,他已经完成这个病毒的基因组测序。六天后的1月11日,张博士在网上发布了这一信息。之后第二天, 中共当局关闭了他的实验室,并对这个实验室进行“整改”。世界卫生组织承认,张博士此次信息的发布是透明的伟大举动。但是,很明显,世界卫生组织对于张博士的实验室被关闭以及他说已于六天前将突破性进展通知 中共当局的事情都保持沉默。

世界卫生组织曾多次对新冠病毒提出严重不准确或误导性的主张。

2020年1月14日,世界卫生组织重申了中共现在被揭穿证明不对的说法,即说冠状病毒不能在人与人之间传播,并指出:“ 中共当局进行的初步调查未发现冠状病毒人与人之间传播的明确证据。”这一说法与武汉当时遭到官方封锁屏蔽的消息直接冲突。

据报道,2020年1月21日,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向您施压,要求不要宣布冠状病毒爆发为紧急事件。第二天,你就屈服于这种压力并告诉全世界,新冠病毒并不属于引起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一个多星期后,即2020年1月30日,相反的压倒性证据迫使您改变了这种说法。

2020年1月28日,您在北京与习近平会晤后,赞扬中国政府对新冠病毒疫情的“透明性”,宣布中共为控制疫情设立了新标准,为世界赢得了时间。但您却丝毫没有提及,那时中共已经暗地封禁或者惩罚了那几位说出这种病毒的医生、并限制中国机构发布有关该病毒的信息。

即使在您于2020年1月30日宣布新冠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之后,您也没有向中共施压,要求他们允许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医学专家团队进入。结果,这个关键团队直到两周后的2月16日才到达中国,而且直到他们行程的最后几天,该团队才被允许访问武汉。值得注意的是,当时中共完全拒绝了两名美国专家队员进入武汉,世界卫生组织却保持沉默。

您高度赞扬中共严格的国内旅行限制,但莫名其妙地反对我关闭美国边界或旅行禁令,反对我禁止来自中国的人。无论您的意愿如何,我都会实施该禁令。您在此问题上的政治游戏技巧是致命的,因为其他政府依靠您的评论,耽误了他们对进出中国的旅行实施挽救生命的限制。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您在2020年2月3日强调你的立场,认为由于中共在保护世界免受病毒侵害方面做得如此出色,所以旅行限制造成的弊大于利。然而到那时,全世界都知道,在封锁武汉之前, 中共当局已经允许超过500万人离开该城市,而且其中许多人已前往世界各地。

2020年2月3日,中共向各国施加压力,要求其取消或避免旅行限制。那天您的不正确的声明告诉世界,该病毒在中国境外的传播程度极小而且缓慢,病毒传播到中国境外的机会非常低,这样支持中共对各国施压。

2020年3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引用了中共官方数据,低估无症状患者传播的严重风险,告诉世界新冠病毒的传播效率不如流感,与流感不同,这种疾病的传播并非主要由受感染但尚未生病的人所驱动。

世界卫生组织告诉世界,中国的证据显示,只有百分之一的病例没有症状,而且大多数病例在两天内就出现了症状。然而,许多专家引用了日本、韩国和其他地方的数据,强烈质疑这些观点。现在很明显,世界卫生组织向世界重复宣扬的中国这些说法是完全错误的。

到2020年3月11日,您最终宣布该病毒成为世界大流行之时,它已杀害了全球至少114个国家的4,000多人,并感染了100,000多人。

2020年4月11日,几名非洲大使致函中共外交部,谈生活在广州及中国其他城市的非洲人因跟疫情有关的因素受到歧视待遇。您知道 中共当局正在对这些国家的国民进行强迫隔离、驱逐和拒绝提供服务,然而您却未做任何评论。

但是,你却给来自台湾的对你不当处理疫情的合理抱怨,毫无根据地贴上了种族主义的标签。

在这场危机中,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坚持称赞中共所谓的“透明”。尽管中共一直不是透明的,但您始终如一地在宣扬这些。

例如,在1月初,中共下令销毁该病毒的样本,从而使世界失去了关键信息。即使到了现在,中共仍然拒绝共享准确及时的数据、病毒样本和分离毒株,并保留有关病毒及其来源的重要信息,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而且,直到今天,中共仍然拒绝国际社会接触他们的科学家和相关设施,同时不负责任地广泛指责和审查自己的专家。

尽管最近得到世界组织内部的紧急委员会的认可,这个组织仍未公开呼吁中共允许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独立调查。世界卫生组织未能这样做,促使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在今年的世界卫生大会上通过了新冠病毒应对决议,该决议呼应了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关于对世界卫生组织如何处理危机的公正独立全面审查的要求。该决议要求对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这对于全世界了解如何最好地对抗这种疾病是完全有必要的。

比所有这些失败做法更糟糕的是,我们知道世界卫生组织本可以做得更好。就在几年前,在另一位总干事的指导下,世界卫生组织向世界展示了它所提供的服务。

2003年,为应对中国的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SARS)的爆发,当时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哈莱姆·布伦特兰(Harlem Brundtland)大胆地宣布了世界卫生组织55年以来的第一份紧急旅行建议,建议不要往返于该疾病的震中中国南方。她还毫不犹豫地批评中共试图通过逮捕举报人和审查媒体的一贯手段来掩盖疫情,从而危及全球健康。如果您以布伦特兰博士为榜样,本来可以挽救许多生命。

很明显,您和您的组织在应对这种大流行中一再犯下的错误给世界造成了极大的损失。世界卫生组织前进的唯一途径是,它是否能够真正表现出脱离中共的独立性。我的政府已经开始与您讨论如何改革组织,但是需要迅速采取行动,我们没有时间可以浪费。

因此,作为美国总统,我有义务通知您,如果世界卫生组织不承诺在未来30天内进行重大实质性改善,我将暂时冻结美国为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资金,并重新考虑我们是否继续做这个组织的成员。我不能允许美国纳税人的钱继续资助一个目前状态显然不符合美国利益的组织。

以上是特朗普公开信全文。

陈贤丰博士说,通过网络封锁,中共只想让民众看到共产党认可的信息。实际上,从科技手段的可能性来讲,美国要拆除中共的网络防火墙只需要花几个月的时间。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