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我的弟弟惨死在六四学潮上

圖為1989年5月30日,来自中央美术学院等高校的学生在天安门广场塑造了“民主女神”雕像

编者按:自2004年以来,全球兴起了声势浩大的退出共产党运动。不少人因为看透了共产党的腐败和作恶多端,不愿与之为伍,公开在海外退党网站用真名或化名声明三退退党、退团和退队)。也有人向中共的上级党委提出退党,结果不获批准,反而引来一轮一轮的谈话、了解思想,不给退!最后没辙,干脆直接在海外退党网站发表声明退党。

中共号称有九千万党员,有多少事实上已公开声明退党?只是中共要了他们表面的名单,但人心已失。

当下中共内忧外患前所未有,有识之士认为,共产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接近其统治的瓦解。那些勇敢的民众,退党的义举正逢其时,呼应中共倒台之势。他(她)们也正成为国人摒弃共产主义意识形态,重建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的参与者和见证者。

《看中国》特此刊发部分来自海外退党网站http://tuidang.epochtimes.com/的退党声明原始记录,以饷读者。

以下:

声明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今年妻子孩子退团退队,也想让我退党,我当时还在犹豫,现在我决心退出中共的一切党团队组织。

我是搞历史的,曾经帮助抗战国民党老兵和几位高级将领争取福利,为他们的尊严和生计奔走。这些民族英雄在中共眼里都是阶级敌人,生活在社会的底层。我想通过历史来唤醒今天的人,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近现代历史都不可能以真实面目示人,这是很可悲的,我感觉自己能做的事太少,没有发挥应有的价值。现在想想,可能最应该被唤醒的是我自己。

马上又到了6月4号了,距八九・六四已经31周年了,我的孩子都快到中年了,现在他也有孩子了。六四期间我去过六部口,亲眼看过荷枪实弹的军人,那时候很多人不敢出门。作为亲历者,我对那些呼唤人民觉醒、为中国人争取民主自由的学生、工人领袖有过崇敬和向往,但是终究没有挺身而出。孩子经常问我对六四的看法,对此总感到无奈。我当时也像孩子现在这个年龄,也刚有了自己的孩子,有过一些激情,但是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我不希望孩子到我这个年纪也像我这样遗憾,更不想小孙子还继续生活在这种被洗脑的、没有言论自由的不正常社会。

最近我看了关于法轮功真相的资料,了解到中共对不同意识形态的迫害是何等残酷和不择手段,也了解到法轮功学员的不屈和非暴力抗争,对我的触动很大。之前对他们有过偏见,想对他们道歉。这次瘟疫,也让我看到了中共的末日疯狂——谎言隐瞒、发国难财、甩锅诬陷、新闻叫骂,很符合历史上王朝灭亡前丧心病狂的“绝响”。成全自己、成全孩子,我彻底抛弃幻想,在这个体制内,即使不助纣为虐,也不可能发挥任何价值。

我,在此郑重声明,退出中共的一切党团队组织。历史、人民,甚至全世界都会对中共进行正义大审判。我希望能在有生之年,贡献自己的力量,矫正被中共歪曲的历史,还后人以真实。

声明人:文长苏

2020-05-0814:30

北京

退队声明

从上小学洗脑入了少年先锋队,中学时团书记找过我,没等着入团就毕业了。自从我上大学的弟弟被惨死在6・4学潮上,对中共不抱任何幻想,出国谋生。

这个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发生后,让我们更明白了中共草菅人命、隐瞒疫情、数据造假等丑恶嘴脸,特提早退出中共恶党的少年先锋队附属组织,抺去兽印,天灾人祸来时保平安,退的干净并支持、相信法轮功。

声明人:谢京玲

2020年5月23日

瑞典

退出共产党组织

自幼年青年时期起,曾相信共产党是先进的,因此加入了共产党的组织,成为一名共产党员。现在看到共产党民心已尽,全国到处都是反对它的声音,不知是何原因。向朋友请教,朋友说,你只要审视一下共产党执政70年的历史,就明白了。

我认真思考与反思,共产党之所以丧失民众拥护,是他为了保持政权稳定,人为的树敌,害了很多人。毛泽东时期:发动了很多次政治运动,廹害及饿死了几千万民众;邓小平时期:镇压学生,造成八九、六四冤案及血案。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决策,造成社会严重的两极分化,官民对立;江泽民时期:提倡闷声发大财,党内腐败成风,产生大量贪官。镇压善良有信仰的民众,造成社会道德极速下滑,坏人当道。

目前共产党内外交困,四面树敌,空前孤立。天灭中共己出现很多征兆,我对此深信不疑。因此我决定:退出共产党组织,不与恶党为伍,与共彻底断绝关系。做真诚、善良、有道德的好人,保一生平安,拥有美好未来。

声明人:李春利

2020-05-3100:08

声明退出中国共产党

本人在大学时期,被老师推荐加入中国共产党,我并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只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够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老师推荐加入,觉得没有什么坏处那就加入了。

在大学毕业之后至今,没有在党政机关工作。毕业之后在私企工作过,后来机缘巧合到了阿联酋工作,后续回到国内之后也因为工作的关系,又去台湾,美国,欧洲出差。从一开始的对于海外媒体对于共产党的评论感到震惊,到后续渐渐了解民主。在能够接触的海外媒体的时间里,了解到了8964的真相,所谓的三年自然灾的真相,也开始关注郭文贵先生的youtube播放。在2012年习近平上台之后,教育体系不再把英语学习作为重点,那个时候就隐隐认为这是不鼓励国内的人民去了解西方社会。到2020年初的疫情开始,李文亮等医生的被禁言,武汉红十字会的不作为,到香港民运的镇压,加上身边因为维权而被喝茶的好友,让我深刻了解到共产党共产主义背后的邪恶。

我是一个屁民,我没有勇气去主动发言抗争,我也试着在我所在的党支部提出退党,但是没有人理我的诉求,家里人也担心我的退党会给家里带来麻烦,所以大纪元的退党网站给了我一个通路。

我爱中华民族,但我不爱这个邪恶的政党。

感谢这个平台给了这样的方式让我退出中国共产党。

2020年5月31日北京时间11点

声明人:CXQ

2020-05-3119:31

中国上海

退团

共产党是个邪恶的政权,在这70年的统治下山河破碎,共产党邪教根本会把老百姓当回事,当年也是骗上位的,现在狐狸尾巴露出来了,老百姓被洗脑了70年该醒悟了,从64到今天的香港,三年饥荒西藏,新疆杀人无数,再到现在的放毒,共产党就应该死。当年还小不懂,但今天明白了,我一定要退了才能给自己心里一份慰藉。我弟弟也痛恨共产党,顺便帮他退了。

声明人:于六日于可心等2人

2020-05-2817:43

中国大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退党网站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民意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