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 娱乐评论 > 正文

68岁亚洲第一美男:“我无父无母 没有名字 一生孤独。”

有一个人,他代表了全世界对东方的幻想。

神秘、帅气、柔美、温润、霸道、颠倒众生,翩翩浊世佳公子。

似乎一切美好的词都可以用在他身上——尊龙

不久前,因为绝世美颜,尊龙再上热搜,有人放言:这是我们亚洲洲草。

自带贵气,安静中气吞山河。

低头梨窝浅笑,却胜过人间无数。

看到他才明白,我们对帅的想象太有极限了。

现在这个时代,很多人已经慢慢将尊龙遗忘,再年轻一辈,甚至已经不再认识他。

但他一身足以傲视亚洲影坛的成就永远无法被忽视:

两获美国百老汇最高奖;

第一位将京剧融入西方舞台剧的华人;

第一也是唯一一位两次提名金球奖的华人;

第一位登上奥斯卡颁奖台的华人;

第一位代言劳力士的亚裔....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翻出那些经典作品,提醒大家,我们有一个如此完美的偶像。

可你能想象,这么一个贵气逼人的公子哥儿,居然无父无母,漂泊一生吗?

你知道,这样荣誉等身的巨星,深爱祖国,但多次回国拍戏却被气走吗?

尊龙的故事,比他带给我们的美都动人。

因为他的人生,远比我们想象得更传奇。

没有人知道尊龙的父母是谁,包括他自己。

他一生下来就被遗弃了,放在一个篮子里,全身赤条条,那是1952年。

几十年来,尊龙唯一确定的是,自己出生在香港,被一个没结婚的上海女人收养。

那时候,养弃婴可以从政府手里得到补助,女人就是靠着这点微薄收入,才让小小的尊龙有了落脚的地方。

然而仍然有无数次,养母企图将他丢弃在火车站,却又在内心仅存的善意驱使下,把他领回家。

而所谓的“家”,就是贫民窟。

好的时候酱油拌饭,大多数时候,吃一顿饿三顿。

尊龙就在挨饿、打骂中度过了童年。

长大一点,养母越来越嫌他累赘,多一个人多一份开支,最终还是动了歪心思,把尊龙卖到香港春秋戏剧学院,也就是我们说的,戏班子。

就这样,尊龙开始了另一段苦日子。

电影《霸王别姬》里,小豆子的妈妈不顾一切把他送进了戏班。

那个年代,戏班是极其残酷的修罗场。但凡能登台表演的孩子,必定经过惨无人道的训练。

他们从早到晚被迫学唱戏、舞蹈及武术。没有生活保障,被打死也无人知道。

儿时的尊龙特别清楚那种滋味。

那时候他没有名字,在戏班里,人人都叫他小Johnny。

因为无父无母,长相又欧化,其他孩子排挤他,骂他是“野种”。

十几岁孩童该有的天真、童趣、游戏他通通没有,陪伴着他的只有辱骂和挨打。

有次甚至被殴至严重受伤,却根本没钱看医生,最后还是一位好心的裁缝来帮他缝了八针。

想没想过要逃走?

当然,小小的尊龙也想过,一个人流浪总好过被欺侮。

但数次他逃到外面,最后都被戏班的师傅抓回来,又是一顿毒打,打完继续练。

就是在这样的摧残和折磨下,尊龙埋头苦练,才艺双全,最终成了戏班里“小蝶衣”一般的角儿。

艺术功底赋予这个孤苦小男孩一股富家公子的气质,而后来我们看到尊龙举手投足间的优雅仪态,暗藏了当年学京剧的血泪。

哪怕很多后,尊龙回忆起童年,仍能想起十几岁在戏班时,师傅赏过他一块肉,那块肉的滋味,他到老都记得。

只是他现在能买得起任何肉,却已经不再想吃了。

尊龙人生的转机发生在17岁那年。

他跟着戏班去演出,有一个美国家庭看到尊龙,非常喜欢,决定资助他去美国。

小Johnny才正式有了自由身。

但刚到美国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为了生存,他做过很多劳苦的工作,白天在迪士尼打工,卖油煎饼和汽水。晚上还去夜校补习英语,学了三年,才会讲流利的英语。

本身学艺出身的他动了当演员的念头,但他全无背景,只能一边端盘子一边学习。结果硬是凭借出色的功底和努力考入了美国戏剧艺术学院。

当时李小龙将“中国功夫”带到全世界,而尊龙则集舞蹈、唱曲、武术等中国曲艺于一身,在西方的舞台上光彩夺目。

他最终征服了美国人,通过无数剧团的面试,如一颗蒙尘珍珠,终归要惊艳四方。

在舞台上,尊龙一个人就是一支团队,独自完成编舞、作曲、表演、武术等工作。

慢慢地,他开始挑大梁,演主角,连夺两届戏剧届奥斯卡之称的“奥比奖”。

尊龙熬出了头。

他叫自己John,也知道“龙”中国人的精神图腾,于是取中文名“尊龙”。

人生行到20多岁,尊龙,终于有了名字。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好莱坞,都是清一色的白人演员,亚裔演员要混出头实属不易。

尊龙刚出道时,也只能饰演中国厨师,或者面目模糊的野人。

1985年,一部电影《龙年》大胆启用尊龙做配角,由他饰演一个黑帮老大。

什么是英俊挺拔,潇洒霸气,尊龙根本无师自通。

连撇嘴一笑都又苏又炸,作为配角却比白人主角更抢戏,尊龙一举惊艳美国人!

美国媒体说他是“有史以来最帅黑帮老大”,并提名金球奖最佳男配,创造华人演员历史。

也因为这个角色,尊龙收到了一份隆重的邀约——《末代皇帝》的溥仪。

没有人比尊龙更适合这个角色。

溥仪少年的忧郁与天生的尊贵气派,无比契合尊龙的气质。

而末代皇帝的凄凉落寞又像极了尊龙的前半生,这个角色的复杂和跌宕令尊龙的演技大放异彩。

尊龙曾说:演溥仪,导演把我的五脏六腑都拿走了,我只能缩着,仅剩一个壳。

戏里无奈,戏外精彩,尊龙再次入围金球影帝,影片拿下奥斯卡创纪录的九项大奖,溥仪成为当年最风光的角色,尊龙也成了“演艺国度的哲学家皇帝。”

那时候,全世界都来找他演皇帝,但从不重复自己的尊龙拒绝了这些邀请,选择了另一个名留影史的角色——《蝴蝶君》里的蝴蝶夫人宋丽玲。

责任编辑: 赵丽   来源:InsDail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娱乐评论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