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北游:“白左”到底什么病?

如果我们对罪恶无原则的宽容,那么不只是会给我们自己带来悲剧,也会给所有人带来灭顶之灾。 而现在,欧美白左就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的伪善不但会给自己带来悲剧,也会给黑人和全社会带来灭顶之灾。

01

我之前说过,黑人骚乱,甚至暴乱在美国并不稀奇,过几年就会来一次,然后偃旗息鼓、风平浪静。

风雨过后,美帝依然挺着腰板,硬核如初。

对于一个多种族混居的多元国家来说,这可能是必须要为之付出的代价,就如同偶尔感冒发烧、拉肚子,有时候对身体来说,并不全是坏事,反而是一种自我调节的常态,是社会自发的纠错机制。

然而,但这次明州骚乱,却展现出了与以往都不同的诡异——“他们”居然下跪了。

“他们”跪下了,向一个数次进出监狱的黑人累犯

“他们”弯下了腰,卑贱的亲吻黑人的皮靴

“他们”低下了头,给黑人洗脚以示忏悔

“他们”鼓动和支持黑混混打砸抢,以此来宣誓黑命贵,却对骚乱中无辜死去的警察和白人无动于衷,难道这些人的命就贱吗?

白人教授被学校停了课,还受到了暴力威胁,就因为他拒绝了一群黑人学生要求免试的无理要求,被数万人请愿开除。

是不是很魔幻?是不是很不真实?

也许你会迷惑不解,这群叫“白左”的家伙到底是有什么毛病?

然而,这一切都是真的,它们真实发生在今日美国。你突然发现,白左的愚蠢,已经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力。

自从在公众号上开始写文章,笔者就一直在传播一个极为重要的理念——地狱往往由善意铺就。

显而易见的罪恶,其实并不可怕,因为它们清晰可见,人人会识别。

真正可怕的是伪善,是那种被善意包裹着的邪恶,它所释放出来的破坏力才是人类灾难的真正来源。

这其中的原因并不复杂:

当一个人拿着刀枪棍棒来对付你,这个世界所有渴望和平正义的人都会来帮你,你并不孤单,你终会胜利。

但当你一个人拿着包裹着毒药的巧克力笑容满面来到你的身旁,你的拒绝会让周围人都责怪你,他们都会变成你的敌人,你会孤立,你会无处可逃,最终因为强大的无形压力而最终吃下这个巧克力,并和他们同流合污,继续戕害下一个,直到所有人都变成怪物。

白左就是这么一群怪物,“政治正确”就是那个包裹着毒药的巧克力,它光鲜亮丽、美味诱人,让低智的普通人对它毫无戒备,最终被洗脑腐化。

欧洲早已沦陷,今天,一幕接一幕的荒唐闹剧,让我坚信,原本稳固的美帝也已摇摇欲坠。

我知道白左愚蠢,我不停在文章中提醒大家,要防火,防盗,防白左;

我也一直在告诉大家,蠢的破坏力远胜过坏《愚蠢是一种道德缺陷,是对正常智力的主动放弃》

但是白左蠢到这种程度,美帝的堕落来的这么快,着实让我大吃一惊。

02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极端左翼能够在今日美国掀起这么大的浪,绝不是某些分析所说,仅仅靠某些势力背后操控,就可以轻易达到的。

没有暗流涌动的文化基础的改变,这些势力掀不起这么大的浪。

一个疑点重重的嫌犯死亡事件,能够引发全美的深刻震动,这充分证明,美国的“政治正确”氛围已经累积到了极为危险的地步。

SO,什么是“政治正确”呢?为什么它有这么多大的魔力,让无数欧美人对其顶礼膜拜?

“政治正确”源于上个世纪80年代。

美国部分激进的左派平权学生使用“政治不正确”来批评那些在黑人和同性恋议题上反对他们的保守人士,并将支持黑人、同性恋的平权视为绝对的“政治正确”。

随着平权运动的深入,不同种族、不同性别、不同肤色、不同信仰的人们具备相同的权利,逐渐成为欧美社会的主流。时至今日,甚至已经到了矫枉过正的程度。

“政治正确”不容置疑的程度,用“新宗教”来形容也不为过。

因为怕触碰“政治正确”的禁忌,主流白人群体对自身言行的自我审查已经到了变态的程度,白人可以随便叫,黑人是不能叫的,只能叫“非裔美国人”,否则就可能被告歧视。

不只是黑人,少数族裔、女性、穆斯林、移民、LGBT(男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这些标签犹如护身符,凡是随身携带这些标签的所谓少数群体,对他们最好出言谨慎,因为稍有不慎,都可能被斥责为冒犯和歧视。

03

敏感到什么程度呢?

让我们看看,发生在斯嘉丽·约翰逊身上的遭遇。

好莱坞一线女星斯嘉丽·约翰逊因为饰演漫威人物“黑寡妇”,而被影迷亲切的称为“寡姐”,即使贵为欧美顶流,她前段时间却因为一段不太政治正确的话惹上了麻烦事。

斯嘉丽·约翰逊在接受《As If》杂志采访时,表达了自己关于电影选角的看法,她说:

"作为一名演员,我应该被允许演任何人,或是任何树,或是任何动物。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这就是我工作所要求的。"

这句话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有啥问题呢?一点问题都没有,对吧?

可是在“政治正确”的欧美社会,这就有问题了。

他们的逻辑是,你斯嘉丽不是树,也不是动物,那么你饰演树或者动物,就是侵犯了树和动物的权利。

是不是很惊喜?是不是很意外?

我当然是在开玩笑,他们的“政治正确”再严重,也不会弱智到这种程度。他们是认为斯嘉丽话里有话,是把少数族裔比喻成了树和动物,是隐晦的“种族歧视”。

你是不是也跟我一样,还是满脸的问号?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其实,寡姐这段话还真是在跟某些批评者隔空打嘴仗,是在回应她这几年所遭受到的她认为不公的指责。

我来交代下前因。

2016年斯嘉丽出演真人版《攻壳机动队》里的角色草薙素子,就遭到了欧美粉丝的批评,他们认为影片中的日本角色却不启用亚裔演员而用她这个白人来演,有"漂白"( whitewashing)和排斥亚裔演员的嫌疑。

“政治正确”的美国粉丝很博爱,他们代表亚裔演员感觉到不公。

但是,日本人真的觉得被冒犯了吗?

美国著名电影媒体《好莱坞报道者》采访了两位看过电影的日本观众,一个是原著脑残粉,一个没看过原著漫画,但是,他们都异口同声的表示:

好莱坞并未遵循原著,而是原创了一个故事,这没关系!

好莱坞用白人演员演了一个日本角色,这没关系!

相反比起用日本的那些傻白甜演员或其他亚裔演员,斯嘉丽这个白人来演更合适!

这些真正的日本观众根本不介意斯嘉丽出演日本角色,他们非但不觉得被冒犯,反而认为由斯嘉丽这个好莱坞白人明星来演好莱坞电影,可能还是最好的选择。

这就好比在中国电视剧里,观众要求日本鬼子必须由日本演员来演,不然就是剥夺了日本演员的权利,这种要求是不是有点让人无语?!

不要惊讶,美国人的政治正确就是这个逻辑。

吹毛求疵的说,如果斯嘉丽出演日本角色还真有一丝抢了亚裔演员饭碗的嫌疑,下面这件事就完全有点无理取闹了。

2018年6月,斯嘉丽又曾因要在电影《摩擦与拖拽》中饰演跨性别男性,引起跨性别演员的不满,竟然遭全网抵制。

原因是因为跨性别演员觉得自己的工作机会被斯嘉丽这样的“顺性别演员”抢走了。

是不是很奇葩?原来用什么演员合适,不能由制片方决定,是要由观众来决定的,是由观众来判断谁合适谁不合适的。

虽然心有不满,但迫于压力的斯嘉丽还是最后道歉辞演了。

她只是不明白,什么时候开始,演员和制片方自由选择的权利开始被剥夺了?

她在说出那段颇受争议的话后补充到:

“我觉得(政治正确)在我的领域变成了一种趋势,这是由于多种社会原因造成的。然而当这种现象影响到艺术,确实令人感到不舒服,因为我认为艺术应该没有限制。”

这还是经常标榜“言论自由”、“创作自由”的美国吗?

是的,这就是真实的美国,一个连一线明星都被“政治正确”压制的连抱怨都小心翼翼的国度,“政治正确”能在多大程度上伤害一个人的自由,可见一斑。

04

黑人的骚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政治正确”对全社会的无形压制,可怕的是,在黑命贵的运动氛围下,每个人被逼着进行公开表态。

不支持黑命贵,甚至保持沉默都可能意味着你会丢掉工作,被同事同学孤立,这样的案例在美国已经不是个例。

如果美国的有识之士,到现在这个时候还在保持沉默,那么美帝的加速堕落,并不会随着川普可预期的当选而得到根本性的缓解。

因为,白左对文明的伤害,是根本性的,是颠覆性的,是人性之根本恶。

我为什么这么说呢?

我们可以设想一下:

当你作为一个强者,可以给弱者大发善心的时候,当你原本是无错的白人,却包容犯错的黑人时,你是什么感觉?

是不是感觉自己是个圣人,站在高处给穷人发饼,是不是感觉自己是光明使者,在用无限的宽容和忍让给世界带去爱和光明?

这感觉很爽,对吧?

这就是让白左上瘾的毒药——他们把自己当成上帝了,这种把爱心铺满世界的感觉让他们爽到停不下来。

2015年10月,在意法边境一个难民营工作的女志愿者向外界公开了自己的不幸遭遇:一个多月前,她被难民营里的一群苏丹籍难民轮奸。

她之所以没有立即报警,是因为“其他人要我保持沉默”。

这位“无国界”志愿者所在的组织驻扎于意大利法国边境的文蒂米利亚,据报道,在某个周六晚上,这位女志愿者被一群难民堵在帐篷附近的一间浴室里。

《新闻报》报道称这位30岁左右的女志愿者原本想报案,但被自己的同事们阻止了,他们劝她保持沉默,因为一旦真相被公开,他们想建立一个“无国界乌托邦”的美梦也会化为泡影。他们甚至指责女志愿者公开真相是在“泄愤”。

多么可笑的乌托邦!被难民强奸不能说?怕影响你“拯救世界”?

恐怕让世界完蛋的恰恰是这些妄图拯救世界的“圣母白莲花”吧。

当一个人自以为是上帝,在拯救他人的时候,周围人就要小心了,这意味着他要准备害人了;

当一群人自以为是上帝,在拯救世界的时候,世界就要当心了,这意味着我们正走在通往奴役的路上。

我们需要不断引用哈耶克书中荷尔德林的话:

“总是使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东西,恰恰是人们试图将其变成天堂。”

同时我们也要不断引用黑格尔的话:

“历史给我们的唯一教训,就是从来不吸取教训。”

虽然无数次入坑,但我们人类总是在不断犯着同样的错误,从不悔改。

为什么?因为人性。

因为人性就自带傲慢的罪性——人总是会不自觉陷入傲慢,自比为上帝,来规划社会,革命他人。

白左就是这种罪性的产物,他们的伪善源于他们的傲慢,而傲慢是人最大的恶。

05

我曾经剖析过电影《狗镇》里的“宽容悖论”。

女主格蕾丝善良、宽容,是个无比虔诚的基督徒。她不断的宽容伤害她的狗镇人,不断压低自爱之情去迎合狗镇人,用绝对宽容去原谅一切狗镇人施加于她的罪恶。

然而,她不断的宽容没有换来狗镇人的良心发现,却让狗镇人的人性之恶彻底释放,对格蕾丝的侵害更加肆无忌惮。

正如格蕾丝的黑帮父亲所说,你试图宽容一切的行为和观念,才是最大的傲慢——把自己当成上帝了。因为只有上帝才有资格宽容一切,一个人试图宽容一切恰恰是在行上帝之事,这就是僭越。

电影的结尾是个悲剧,之前圣母般的格蕾丝杀光了所有欺辱她的狗镇人,甚至包括孩子,仅仅放过了一条狗。

从绝对宽恕到绝不饶恕,无论虚构的电影还是真实的世界似乎都在告诉我们:

如果我们对罪恶无原则的宽容,那么不只是会给我们自己带来悲剧,也会给所有人带来灭顶之灾。

而现在,欧美白左就正在做着同样的事情,他们的伪善不但会给自己带来悲剧,也会给黑人和全社会带来灭顶之灾。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北游独立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言论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