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新书揭中共重塑世界靠笼络西方菁英 出版突然受阻

—专访汉密尔顿:揭中共渗透新书 出版突然受阻

汉密尔顿:这本书最重要的主题是中国共产党将精力集中在发展与西方国家菁英建立联系。锁定各国政治、学术、媒体的菁英,赢得他们认可北京的世界观。这个(笼络)比我们理解的统战工作还要广泛,我们在书中详细追踪中共如何做到这一点,且在各国都是量身订制他们的战略。例如,在美国他们锁定华尔街金融家、纽约的文化菁英,在澳大利亚则努力动员华人社区的成员,在英国他们与伦敦市建立联系,在德国则锁定汽车工业产业。

新书《隐藏的操盘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作者之一汉密尔顿(视频截图)

因为撰写《无声入侵》而名噪一时的澳大利亚学者汉密尔顿最近又有新书,揭露中国共产党利用笼络西方世界菁英及一带一路条款重塑世界。这本书虽然已在澳洲德国出版,但在英、美、加的出版计划却突然因法律威胁受阻。本台记者唐家婕专访了本书的作者汉密尔顿。

澳大利亚学者克莱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与德国马歇尔基金会研究员马晓月(Mareike Ohlberg)合著的新书《隐形的操盘手:揭露中共如何重塑世界》(Hidden hand: Exposing how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reshaping the world),日前已分别在澳洲及德国出版。

不过,这本书原订在英国、美国、及加拿大的出版计划,却因为6月18日一封来自英国的杜尔斯律所(Druces Law)信函而暂缓。

杜尔斯律所的客户是英国的48家集团俱乐部(The48 Group Club),这个组织致力于建立中国及英国的贸易交流。俱乐部的主席斯蒂芬·佩里(Steven Perry)的家族与中共领导高层长期关系紧密,斯蒂芬·佩里还于2018年获颁“中国改革友谊奖章”,并在人民大会堂获得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接见。

汉密尔顿告诉本台,这本书中揭露中国共产党如何通过笼络各国菁英,控制国际话语权,进而颠覆全球民主政治。书中提到48家集团俱乐部的章节引起佩里不满,指控作者"毁坏名誉",要求修改内容并提出法律威胁。

本台联系佩里及他的代表律所,至截稿没有回应。

新书《隐藏的操盘手:揭露中共如何重整世界》封面截图

 

再次出版中共渗透主题书籍受阻

唐家婕:教授您好,这不是您第一次碰到出书受阻的情况。2018年,你在出版《无声入侵:中共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Silent Invasion),揭露中共在澳大利亚渗透一书,也遇到过阻扰,是吗?

汉密尔顿:在我即将完成《无声入侵》时,我的出版商突然决定取消出版计划,因为担心北京的报复。

这个决定令人深感不安,这意味着受尊敬的澳大利亚出版商不愿出版一本批评独裁扩张的书,这确实是史无前例,让人担忧。幸运的是,最后,我找到一个更有勇气的出版商哈迪格兰特(Hardie Grant),也是他们建议我出第二本书,更广泛地研究中共在世界的影响力。

唐家婕:而这次出版你又再遇到压力?

汉密尔顿:收到一封沉重的律师信,威胁要把你告上法庭总是不愉快的经历。但我想一想也不太意外,很多人对于这本书揭露的内容不高兴,但马晓月和我坚持我们研究的质量。

中共重塑世界靠笼络西方菁英

唐家婕:这本新书叫《隐形的操盘手》,研究中共如何重塑世界。你们的发现是什么?

汉密尔顿:这本书最重要的主题是中国共产党将精力集中在发展与西方国家菁英建立联系。这是一种很有策略性的手段,锁定各国政治、学术、媒体的菁英,赢得他们认可北京的世界观。

这个(笼络)比我们理解的统战工作还要广泛,我们在书中详细追踪中共如何做到这一点,且在各国都是量身订制他们的战略。例如,在美国他们锁定华尔街金融家、纽约的文化菁英,在澳大利亚则努力动员华人社区的成员,在英国他们与伦敦市建立联系,在德国则锁定汽车工业产业。

揭露"一带一路"的背后

唐家婕:除了在西方世界拉拢中共的代理人,你们还研究一带一路协议是中共重塑世界的一个工具?

汉密尔顿:一带一路倡议是共产党计划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的核心部分。

我们在书中着重探讨一带一路有两个部分,表面上谈的是贸易、投资,但桌面下是中国共产党称为的话语控制权(discourse control)的计划。

翻开协议内容,以意大利为例,表面讲投资与贸易,但协议底下还有一系列包含文化交流、媒体合作、人员往来的项目。看上去是软实力的施展,但实际上是北京控制话语权的方式,让北京有机会去改变(其他国家的叙事)或引导世界发表对中共友好的言论。

我们发现,当这个国家一签署协议,它的政治人物或高层,就开始附和共产党的话语系统。换句话说,变成中共在世界各国的政治宣传部门。

唐家婕:当有人反驳你说,我就是支持对北京的友好政策,这是我的自由。你会怎么回应?

汉密尔顿:没关系,在民主国家,这确实是表达自由。但前提是中共这些协议不该用秘密的、腐败的、强制的方式来谋取利益。但是目前我们看到的几个案例却正是如此。中共在利用民主,破坏民主制度。

唐家婕:这些参与一带一路的成员国,往往会提到他们确实需要来自中共的钱与资源进行开发建设,你的建议是什么?

汉密尔顿:来自中共的资金跟资源往往被夸大,而且往往有附带条件、保密条款,已经证明是难以让人接受的,而且这个国家的公民不知道政府在做什么。

来自中共的钱看起来很容易,但其他条件也必须考虑,比如对一个国家领土、安全的损害。我认为这些国家应该做的第一件事,是对一带一路协议有透明完整的审核,你必须清楚你签了什么。

北京外交“更强硬”澳大利亚“不向霸凌者妥协”

唐家婕:把澳洲与中国目前的外交紧张关系,与2018年加拿大因华为孟晚舟事件与中国的紧张关系相比,澳大利亚政府似乎采取了更强硬的姿态,这是为什么?

汉密尔顿:我们在校园里学到的第一课,就是如果你对霸凌者让步,他们就会继续霸凌你。澳洲政府决定,尽管面对北京在经济上的敲诈,有些基本价值是不能为贸易而屈从的。我认为澳大利亚政府的做法是正确的,他们采取冷静但坚定的立场,对北京说,这是我们要捍卫的价值观,不会因为被威胁而改变。这种反应对北京来说也是他们不习惯的。

唐家婕:你从2018年出版关于北京渗透澳洲的书到现在,观察到北京与世界往来有什么改变?

汉密尔顿:北京正在世界各地展开更强硬的外交策略。所谓战狼外交、各种欺凌、经济胁迫的手段,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更深入地展开。

与此同时,中共在掌控国际话语权、影响力的工作,持续在进行,即我们所点出的隐性影响力(covert influence)。

唐家婕:你在书摘中提到一句話,北京不仅仅在进行新冷战,他们还在旧冷战中。这是什么意思?

汉密尔顿:旧冷战是一场意识形态竞赛。中国共产党没有放弃这一竞赛。如今的北京仍对自由媒体、宪政民主等西方思想感到偏执、甚至恐惧。因此推动意识型态的渗透,并着力于向世界推动中共威权模式、信息控制及话语权,他们希望更多国家采取中共的模式。

唐家婕:谢谢你接受我们的访问。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国际新闻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