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所有关于三峡大坝的争议 看这一篇就够了

长江流域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域,养育4亿多人。三峡大坝破坏了整个长江的生态、航运系统,并且万一溃坝,对长江中下游将是灭顶之灾。1975年驻马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河南省有29个县市、1100万人受灾,约3万人被直接夺去生命。那场灾难,水量仅6亿多立方米。再次提醒您,三峡水库库容量达393亿立方米!

一些文章独独的一篇看,看不出多少问题,但如果组合起来,像看电视连续剧一样,就可能被发现严重问题。三峡报道一事,以前就有人揭露过了,如今再因媒体对周建军教授采访,再提醒公众注意。

官方新闻:

三峡大坝固若金汤,可以抵挡万年一遇洪水》——2003年6月1日

《三峡大坝今年起可防千年一遇洪水》——2007年5月8日

《三峡大坝可抵御百年一遇特大洪水》——2008年10月21日

《三峡蓄洪能力有限》——2010年7月20日

《三峡大考二十年一遇洪水惊动长江全流域》——2010年7月22日

《清华教授驳“三峡包管一切”:防洪能力没那么强》——2016年6月14日

作为普通民众人,我们不是水利专家、地质专家、气象专家,但我们知道联系现实现象听专家与砖家如何做出解释。比如长江崩岸是怎么回事?洞庭湖干涸是怎么回事?长江水变清是怎么回事?等等。我们现在也终于知道,三峡除了发电,对防洪的帮助极其有限,同时也知道三峡电也根本不能让我们的电价便宜哪怕一分钱。反正过去宣传三峡的种种好处,除了真能发电之外,其他的不是坏处就一定是隐忧。

三峡大坝与长江之间,原来发生了这样一个故事:

三峡大坝拦腰斩断长江,大坝以上重庆、四川河道,也包括嘉陵江等支流,水位被抬高,流速变缓,泥沙易沉淀了,长江水就变清了。长江与黄河不同,上游主要是山区,泥沙本就偏少。但泥沙虽少,鹅卵石却很多。大量鹅卵石被洪水带入库区,渐渐在此沉淀。而大坝以下长江中下游河道经过的主要是湿地、丘陵、平原地区,江堤一直比较脆弱。长江含沙量在传统上形成平衡状态。

现在不同了,人为地改变了。变清了的滚滚长江水便开始冲刷河道,带走江中的泥沙。于是,从这开始,长江河道仅十来年时间就迅速下切,并让江岸变得陡峻。河道下切就是长江江底变深了,一些地方已经冲刷下切20多米深。长江河床下切之后,水位高程就下降。这样,洪湖、洞庭湖、鄱阳湖等一系列与长江相连的湖泊,水位也只好急剧下降,并与长江水交互循环隔断了。几千年碧波荡漾的这些大湖,便出现枯水季见底干涸的现象。人们惊讶湖底变牧场。江堤变陡,江岸失去必要的护坡,稳定性大大降低,就容易发生崩岸现象了。若超级大洪水来临,长江也就必然更容易决堤了。到了长江出海口,由于长江入海的泥沙急剧减少,上海、南通等地海岸线也同样受到威胁。因为大海一直要与陆地进行拉锯战。长江出海泥沙量大,就能填充海涂,甚至能产生新陆地,如沙丘、沙洲之类的;反之泥沙量少了,海水侵蚀陆地,就迫使海岸线后撤,那一些已经形成的陆地就可能逐步沉入大海。如今海平面正在上升,大海侵蚀越来越强,上海外港正受到威胁。

库区鹅卵石堆积,那不会像泥沙淤积一样好处理。事实上,很难,非常难,相当难。那库区河床只能越堆越高,直到库区蓄水功能丧失为止。对此,当年黄万里教授含泪劝告,但没人听他的。库区抬高上游水位,减缓流速,直接使三峡大坝以上地区防洪能力降低。不要说百年一遇的洪水,就是十年八年洪水,重庆、四川等地也受不了。三峡大坝以下地区,现在经过周建军教授专家的分析,仅对湖北荆江段稍微有点帮助,通过三峡水库的调节,能够减少中小型洪水对荆江段江堤的冲击,但如果遇到1998年那样的特大洪水,那依然无能为力。至于安徽、江西、江苏等河段防洪,三峡水库调节就根本指望不上了。也就是说,原来所说的三峡水库的超强防洪能力,全是吹的,骗人的。

三峡水库防洪调节,还有个对气象的准确判断难题。实际上也根本做不到准确判断。你以为就要来洪水了,打开闸门放水,但接下来老天反而不想下雨了,那样,水库的水放跑了,对发电都带来影响;你以为洪水不会来了,水库储存大量的水,不曾想突然大雨倾盆,连续好多天,这时江河洪水滔滔,一齐涌入库区,水库为了保自身安全只有紧急大排泄,若正好中下游也是大暴雨天气,那就形成叠加效应,反而大大抬高中下游的水位,于是长江全线告急,到处都会有决堤的危险。事实证明天气很难预测。历史资料分析,大气环流分析,各地小气候分析,统统都不能帮助你正确提前判断。央视的天气预报和全世界的天气预报一样,准确率,24小时也就80%~87%,48小时也就60~70%,若要3天以上预报,准确率就更低了。现在用大型计算机帮助做天气预报,却还是天威难测。而三峡水库调节,至少要有两三天以上时间的提前准确判断。那是根本做不到的。

有了三峡大坝,大坝以上地区水域面积增大,大坝以下地区湖泊、湿地面积减少,这都对长江全流域小气候产生影响。水面多的地方,水气蒸发多,水面少的地方,水气蒸发少,这会对传统的小气候环流产生干扰,所以长江沿线各地旱涝、气温状况与过去很不一样了,农作物的生产变成多地头痛的新难题。最明显的是原来许多渔民首先陷入生活困境。在长江主干道、主支流,属于洄游产子的鱼种因水道紊乱,无法正常养育后代,面临绝种的危险。如有“水中西施”美誉的长江鲥鱼,由于洄游路线被切断,水温也产生变化,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已经濒临绝种了。被列为国家一二级野生保护动物的中华鲟、白鲟、达氏鲟、扬子鳄、江豚、胭脂鱼、淞江鲈等种群数量也呈逐年下降趋势。在大坝上游段,江河水流速放缓,大大降低长江自净化能力,水质也日趋恶劣,许多河道不再宜于水生物生存。三峡水库的各主要支流水华现象现在越来越严重,春夏季多发,暴发频率最高的是3~7月,如库区的硅藻水华,香溪河、童庄河的甲藻水华,香溪河、大宁河的蓝藻水华,其他一些河道的绿藻水华等。有些水华气味难闻,观感上也带有邪气,人畜见了只有远远避开。

三峡大坝以上地区的山区,属于地质脆弱区,原本容易山崩地裂。三峡水库大规模蓄水后,直接改变了当地的山陵力学结构系统,这样,山体滑坡、泥石流等地质灾害就更频密了。同时,水库建成后通常都带来水库地震。水库地震震源浅,同样震级,破坏性更大,并且会持续几十年到上百年。广东河源新丰江水库,1959年蓄水,1962年3月19日发生了一次6.4级地震,震中强烈度达到了8级,是已知最大水库地震之一。埃及阿斯旺水库,1964年开始蓄水,1981年11月在坝址西南60公里库区发生了5.6级地震,1982年同一地点又发生了5级和4.6级地震。新丰江水库蓄水量139亿立方米,阿斯旺水库165亿立方米,三峡水库库容量达393亿立方米,与前两者不是同一个级别。四川汶川与三峡水库直线距离也就300多公里。三峡水库与2008年汶川大地震有无一定的关系,至今无科学结论。2003年三峡蓄水至2014年底,三峡库区共发生过4次4.0级以上地震,即2008年4.1级,2013年5.1级,2014年上半年的4.2和4.5级。三峡水库体量世界最大。从水库地震来看三峡水库,究竟会发生什么,也只有天知道了。

三峡大坝、葛洲坝大坝又对长江航运造成很坏的影响。2010年10月,武汉晚报曾有文章《三峡大坝蓄水达175米万吨船队可直达重庆》,文章说三峡工程蓄水位首次达到175米,黄金水道更深更宽中,万吨轮可直达重庆,发电能力达到巅峰,拦蓄洪水更挥洒自如。这当然还是骗人的。现在三峡大坝的拥堵已经是常态化了,目前长江上的船只,要想过三峡大坝,等一、两天是正常现象。

若遇到船闸检修,那等的时间更长。船过大坝,现在还没好意思收费,将来就不一定了。但每条船只每年还是要缴600元GPS通信费。这笔钱,没有大坝时是不必花的。真正让航运头痛的是产生昂贵的翻坝费。三峡五级船闸,设计通行能力为1亿吨,预计在2030年达到。可到了2011年,通行需求就超过了1亿吨。大量船只来到三峡,就只能排队等候放行。有的船一等就是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等不了的,就只能翻坝。所谓翻坝,就是在这儿上岸。三峡在这儿建立了翻坝高速,5公里的路程各种费用就要好几百元。长江黄金水道因三峡大坝阻断,过闸时间长,实际产生的费用又极其昂贵。万吨船队从上海直达重庆,也就痴人说梦吧。三峡大坝以上水位被抬高,跨江大桥净空也少了一些,大船要通过,高度也往往不够。解决三峡通航难题,现在惟一的办法是建第二船闸。但预计成本可能相当于再建一个三峡大坝!这还真是拿钱往水里扔的节奏。三峡工程总投资2485亿元。2015年三峡发电870亿度。为了第三船闸,三闸入网电价为0.2506元,870亿度约为218亿元。那就是说,三峡为了第二船闸,得白白发电11年多时间,才能够本。别忘了,三峡及船闸还有庞大的人力费、管理费、维修费等。

三峡工程,导致库区大量移民,又让库区很多历史文物沉入水中,那也是非常昂贵的代价。三峡库区历史18年,搬迁140万人,2座城市、11座县城、116个集镇需要全部或部分重建。这部分费用,有些并未计入三峡总投资中。此外,围绕三峡工程产生的种种协调、科研、环保、武警部队保卫等费用,不知有多少计入三峡费用之中。

潘家铮称三峡工程是“长江上的钢铁长城,千年万年不会垮,质量上非常好”。一般地说,一些所谓专家的结论是三峡大坝寿命在500年以上。但质量是质量,关键还有一个经济寿命。而大坝混凝土专家刘崇熙教授的研究结论,三峡大坝经济寿命只有50年。加拿大国际开发署资助、加拿大国际项目管理集团长江联营公司编制的三峡工程可行性报告中的结论更悲观,三峡工程的经济使用年限只有40年。除了混凝土大坝的内在问题,库区无法解决的鹅卵石聚集难题,也会打破三峡工程可以长期使用的无耻谎言。

三峡大坝还有一个致命的地方,就是必须防范战争或恐怖分子的袭击。有人说三峡大坝不怕原子弹攻击,顶得住10颗原子弹。这样的牛皮吹得太大了。就算没有那样的攻击,水库的灾难也会以意外的方式发生。意大利东北部阿尔卑斯山区,1959年秋修建成一座当时世界上最高的大坝——瓦依昂大坝(Vajont Dam)。当时此时水库中仅有5000万立方米蓄水,不到设计库容的1/3。1963年10月9日大暴雨中,瓦依昂水库发生巨大山体忽然滑坡,45秒内超过2.7亿立方米的土石以100公里的时速呼啸着涌入水库,库区涌浪突然高达250米。从滑坡开始到灾难发生,整个过程不超过7分钟,共有1900余人在这场灾难中丧命,700余人受伤

正在坝顶监视安全的设计者、工程师和工人们无一幸免。水库也是建筑物,凡建筑物必有结构上的弱点。如果敌人有意攻击,莫说什么原子弹,只要找到力学结构上最关键之处,就是几百公斤炸药,也可以毁坏整个大坝。长江防洪,看似伟岸的大坝,最怕的是管涌。管涌最初不过是一点点渗漏,可大洪水时,因江水压力很大,管涌不注意,突然之间就扩大,被撕裂,最终导致决堤崩岸。

长江流域是中国最富庶的地域,养育4亿多人。三峡大坝破坏了整个长江的生态、航运系统,并且万一溃坝,对长江中下游将是灭顶之灾。1975年驻马店板桥水库溃坝事件,河南省有29个县市、1100万人受灾,约3万人被直接夺去生命。那场灾难,水量仅6亿多立方米。再次提醒您,三峡水库库容量达393亿立方米!因此,三峡应当向国人谢罪了。不说那些人吧,就三峡。谁让你的地理特征适宜建一座疯狂水库的呢?

责任编辑: 秦瑞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惊人之语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