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靳楚毓:苟晶被顶替读大学事件浮出 粉碎了“教育公平”的幻想

作者:
苟晶称妈妈没有收钱,但邱老师执意留下了桃子。其间,邱老师问苟晶妈妈:“你是不是还有个孙女要考高中啦!”苟晶觉得,这是一种隐形的威胁。苟晶的确同情邱老师。但她说,“这已经不是一个老人不老人的问题了,也不是善良不善良的问题。这应该就是一个利益链。我现在并不是想去伤害老师,我就是想纠错,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个利益链当时是怎么操作的,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先简单梳理一下这几天发生的山东济宁人苟晶在1997年的被顶替读大学事件。

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当事人苟晶(视频截图)

苟晶,女,山东济宁人,中学成绩优异免考保送至山东济宁市实验中学读高中,在考试中又考进了该校尖子班中的尖子班,被冒名顶替上大学事件当事人。

6月22日,微博账号为“前世是天使2001”的网友苟晶发帖称,已向山东省教育厅进行了实名举报,自己曾在1997年和1998年山东高考中连续两年被冒名顶替。其中1997年顶替者竟是自己高三班主任的女儿,该班主任曾让人给苟晶带过忏悔信,承认是自己女儿顶替她去北京读了大学;而苟晶,1998年则最终在未填报相应志愿下被录取至湖北黄冈一所“野鸡”院校。

顶替者,却使用苟晶的名字入职济宁一所中学做后勤部老师。

苟晶在6月23日发布的最新网贴中,说明自己这次发声的原因,一是盼望真相,二是刚刚过去的父亲节让她新生触动,“父亲至死都不知道真相。”

据苟晶在受访中的描述,6月23日傍晚6点,涉此事、已退休的高中班主任邱老师带着妻子、女儿和女婿,赶到接庄镇自己的老家,给苟晶的母亲带去了几斤桃子和1万元人民币,请求和解。苟晶称妈妈没有收钱,但邱老师执意留下了桃子。其间,邱老师问苟晶妈妈:“你是不是还有个孙女要考高中啦!”苟晶觉得,这是一种隐形的威胁。苟晶的确同情邱老师。但她说,“这已经不是一个老人不老人的问题了,也不是善良不善良的问题。这应该就是一个利益链。我现在并不是想去伤害老师,我就是想纠错,我想知道真相,想知道那个利益链当时是怎么操作的,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身在杭州的苟晶则开始陆续接到多个电话,都是来自济宁市相关部门的,还有一些电话她没接到。他们向她核实了一些信息。据苟晶的堂弟说,有几个政府干部去了村里,称将调查此事。23日下午,济宁实验高中(即原济宁实验中学)称教育部门正在了解情况。济宁市教育局称此事已交给任城区教体局处理。任城区教体局一位秘书做了记录。6月24日,济宁市教育局回应女子两年高考被顶替:正在调查。

事件在持续的发酵后,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官微6月25日发表评论指,“受害者发帖内容若属实,有关责任人须付出应有的沉重代价!太无法无天,太欺人太甚,这不是简单的践踏高考公平,而是深度摧毁一名农家女孩最朴素的梦想。如果无视于此,还怎么实现阶层顺畅流动?”

然而,其实在苟晶发帖前,也有一名山东农家女被顶替事件曝光。

山东女子陈春秀一直以为自己16年前落榜了。直到2020年5月21日,她参加完成人高考后,在相关网站上查到了自己在山东理工大学的就读学籍和学历。

5月26日,山东理工大学招生处工作人员向陈春秀证实,她的学籍被同县考生陈双双顶替使用。

之后,陈春秀辗转多个部门求证此事经过。在村干部组织的一次双方会面上,陈双双亲戚、当地街道办人员解释称,陈春秀的学籍是陈双双父亲花2000元人民币从中介处购买而来。

6月10日,山东省聊城市冠县县委、县政府责成多部门成立联合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之后,顶替者刘双双也被暂停街道办工作。

陈春秀称,希望政府能查清此事,“把当年自己的尊严和荣誉找回来,如果可以,想回去重新上学。”

《南方都市报》曾于6月19日报道,在2018年至2019年的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曾公示清查结果,其中有242人被发现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冒名顶替者获得学历时间为2002年至2009年。

网民截图

当被冒名顶替事件浮出水面,就似乎已经让民众意识到,这不单是苟晶一个人的事件,这仅仅是冰山一角,涉及更底层的“教育公平”问题。在中国众多普通家庭眼中,高考已算是走向新的人生道路的一个相对公平的路径,但若连这条看起来还算公平的路径都充满灰色甚至黑色地带,更多弱者在这条本来充满希望的道路上被算计,那么教育公平将被打上一个大大的污点,并将粉碎无数少年求学路上的理想、信念甚至价值观。

不断有人被冒名、被顶替,被偷走成绩、被掉包人生,像当年的苟晶一样不得不认命的人不在少数,然而通过这样的顶替事件“大摇大摆”走上优越位置的人,或混进育人的教师队伍、或混进本应秉公执法的国家安全队伍,产生的危害全要返给社会,为苦果买单的还是当年那些“认命”的“苟晶们”。

苟晶发帖自述被冒名顶替(网络图片)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存照热门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