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延安时期中共夫妻特殊的“睡觉”:睡一次5毛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受中共宣传的诱惑,一些大陆的年轻知识份子千里迢迢跑到中共老巢–延安,寻找所谓的共产主义乌托邦天堂。在延安,还有一种特殊的“睡觉”是要交钱的。由于延安住房比较紧张,没有条件供结婚后的夫妇单独居住,平时男女双方要在一起,要写申请,再交费五毛钱才能团圆一次。

史料记载,四十年代初,延安学生、干部人数就达到三万人左右,他们在延安大搞所谓的思想解放,摒弃传统的道德体系,开放程度你怎么想都不为过。最平常的事情就是〝打游击〞,也就是一个男的碰见一个女的,问一声:〝打个游击吧?〞女的说:〝好吧〞。两人就钻枣林了。

由于住房比较紧张,结婚后的夫妇没有条件单独居住,平时男女双方在各自单位或学校的宿舍,每到星期六团圆一次,先申请后交费,住在专门临时腾出来的十几孔窑洞,〝屋里只有一张床,被褥得自己带,也不开饭,住一次五毛钱〞。

即便如此,也是供不应求。每逢星期六小客栈总是客满,大家都心知肚明,〝礼拜六了!〞

据悉,当时的延安,一般教师是一人一孔窑洞,学生则是挤在一起睡火炕通铺,伸直了腿挺着睡,翻身都很困难。女子大学学生的卧位宽度只有一尺半,起夜回来常常发现没了位置,要拱进去,就得慢慢挤几下才能占领自己的空间。

即使有地方睡,但并不是就可〝高枕无忧〞了。由于陕北地区降水少,洗浴几成奢侈,蝨子、跳蚤之类的寄生虫比较多。《延安一月》一文中写道,〝扪虱开会的参议员,这是絶妙的新闻,但这新闻并不足为延安人之耻。〞

延安时期淫乱成风

此外,人们看到中共自窃国以来,中共官员个个男盗女娼,个个是贪污腐化。据史料记载,延安时期中共的干部已经轰轰烈烈地开始了,延安的窑洞,当年可是天天晚上开舞会,领导身边都是〝要求进步〞的女青年。

中共也从来没有把它的干部搞女人看得有多么严重,这一传统早在延安时期就已形成,今天社会上的二奶、小三,都可以在当年的延安找到渊源。

毛泽东等人到了延安不久,就开始了第一轮的换妻潮,毛泽东首先停妻再娶,抛弃贺子珍而和江青搞在了一起;黄克功求婚不成、竟连开两枪杀害陕北公学只有16岁的女学生刘茜,而且事后还大言不惭地反诬〝刘氏狼心恶毒,玩弄革命军人!〞

邓力群趁着李锐延安整风时挨整之际,趁虚而入,占有了后者年轻的妻子范元甄。这些都是当时延安流行的一种风气。

中共窃国后的历次运动中,其干部更是利用手中的权力,占尽〝资本家太太和小姐〞的便宜,当年下乡的女知青为了能够返城,更被基层政权的领导逞尽了兽欲。

中共对干部的〝个人生活作风问题〞,一直是睁眼闭眼,查处的案子,往往都是党内不同派系政治斗争的需要,以前的陈希同陈良宇,现在的薄熙来、刘志军无不是这方面的牺牲品。

众所周知,中共最看重一个干部的,就是〝政治上坚定〞,至于有多少情妇,如何奸宿嫖娼,只要不要〝太过分〞,就都可以视为〝生活小节〞问题,没有什么大不了。

原文:延安时期中共夫妻特殊的〝睡觉〞:睡一次5毛(https://5455.org/history/53060.html)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钧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