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小民之心:内部的坏人决定了中共性质 其中的普通人并非无辜

—原题【又出大事了:禁止党员入境挑衅中共川普在逼迫习近平摊牌】

作者:

自媒体“小民之心”作者

7月16日,纽约时报披露:川普政府正在考虑全面禁止中共党员及其家人赴美旅行,还可能授权美国政府撤销已在美国的中共党员及其家属的签证,从而将他们驱逐出境。随后,又有其他的重量级媒体证实了这个消息。虽然,美国政府能否正式推出这项政策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是,这个消息却已经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甚至可以说,已经对中共当局构成了剧烈的冲击。中共的外交部和中共的媒体迅速做了反应,并咬牙切齿的指责“这是迄今为止华盛顿最为疯狂的对华政策设想,它被放风拿到媒体上来,都是邪恶的。”由此,可以看出这项政策的构思确实非同凡响。

其他国际媒体也都对这个消息非常的关注,他们纷纷向美国政府进行求证。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美国的国务卿还是白宫的发言人,都含蓄的表示美国政府确实正在准备这项命令。可以想象,一旦这个禁令正式出台,那将对中美关系的现状构成重大的影响。《纽约时报》表示,“如此广泛的禁令将是自2018年两国贸易战开始以来,美国对中国采取的最具挑衅性的行动”。这个禁令实际上等于公开宣布中共是一个犯罪集团,彻底否定中共统治的正当性。就像胡锡进所说的,比中美断交还严重。多维网上有篇评论,其中也提到,“此禁令一旦实施,中美关系或面临全面崩盘”。两个国家断交,虽然影响巨大,然而,这还是一个正常的程序。而禁止中共党员入境,效果类似于断交,但是,对中共当局来说,则是一个莫大的羞辱。这个禁令近乎是一个政治宣言,是对中共公开宣战。这确实要比断交还严重。

显而易见,美国的反击随着中共当局的倒行逆施在逐步升级。自贸易战爆发,中美之间就一直对抗不断,只是,基本上还都限制在经济领域。而习近平发动的香港事变,公然挑战人类文明,威胁民主社会,意味着这场对抗的性质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此前中美之间的冲突,基本上都是由于经济问题所引发的,而香港事变所引发的冲突则进入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域。川普政府以往的措施,基本上是针对中国政府和中国企业,而这个禁令则是明确的针对中共统治集团本身。如果美国政府最终正式推出这项针对中共党员的禁令,这无疑是一次空前的重大政治行动,完全超越了以往的经济制裁,标志着美国反击行动有了重大升级。一旦推出这个禁令,中美关系将不可逆转的走向破裂,乃至战争。就这一点来看,纠结这个禁令在未来执行中的一些细节,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就好比已经掀翻了桌子,再说桌上哪个菜如何如何一样。

在国际媒体传出这个消息后,华春莹说,若报导属实,美方就是选择公然与14亿中国人民作对,公然站到世界五分之一人口的中国人民的对立面。胡锡进说,中共党员多达9300万,“如果美国的制裁目标还包括这9300万中共党员的家属,只算配偶孩子和父母,加起来就至少有3亿人,与美国的总人口相当,如果再加上岳父母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家人,大概有一半中国人都要包括进去”,且“绝大部分中共党员都生活工作在基层,身处普通民众中间,他们自己就是老百姓”。华春莹和胡锡进这是在有意的混淆中共和中国民众之间的关系,有意模糊中共的性质。中共党员人数巨大,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中共专制独裁的性质,不能改变中共压迫者的性质。无论中共党员数量有多庞大,都不意味着中共是一个全民的政党。更不能因为犯罪集团的人数众多,就可以法不责众。针对中共党员的这个禁令,由于它涉及到了数亿人,在具体执行中很可能会存在一些漏洞,让个别中共党员混入美国,但是,这并不影响它整体性的威慑效果。至少,让那些反对民主制度的人不能再光明正大的利用美国的民主制度,不能再肆无忌惮地愚弄美国的人民。

中共当局对这条禁令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某些专家的观点与中共的说法,竟然非常相似。对于美国政府可能推出的禁令,报道这个消息的《纽约时报》,特地引用了华盛顿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中国问题学者的话,他说,”绝大多数中共党员与北京的政策制定并无牵连,因此针对全体党员的措施,就如同因为对川普恼怒而制裁所有的共和党人。”应该说,这个中国问题学者的话很是荒唐,拿共和党和中共做对比,完全是驴唇不对马嘴。美国和民主世界之所以面临如此严重的威胁,最大的问题就是他们对中共缺乏深刻的认识。中共绝对不是一个世俗意义上的政党,它和任何一个民主国家的政党都没有可比性,和美国共和党更是没有任何相同的地方。误判中共是美国自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以来外交政策最大的失败,这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错误的认为中共只是一个普通的政党,甚至还把中共看作是一个民族主义的政党。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还写道,“在中国,共产党是生活中既强大又平凡的一部分。共产党领导人掌控着国内和外交政策,地位较低的党员则做着从学校监督到社区治理等方方面面的工作。近几十年来,许多公民加入共产党,以便在商界学术界甚至艺术界等广泛的领域内获得优势。许多党员并不遵守官方的意识形态,例如,有些人是参加地下教会的基督徒。”纽约时报的这些话,在本质上和胡锡进的说法完全一致,这其中存在很大的错误。

可以肯定,很多中共党员就是普通百姓,当然更不排除一些中共党员是好人,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中共这个独裁政党的性质。尤其是,真正能够反映中共性质的并不是这些好人,而是中共内部的坏人。中共内部是一个逆向淘汰的机制,只有坏人才能够爬到高位、才能够起到主导作用。这些普通人和好人在中共内部是被边缘化的,无论数量多大,也根本不能阻止中共作恶。相反,如果中共里的坏人,也就是中共的领袖们发出一个罪恶的指示,那些中共里边的好人和普通人,他们无论是多么不情愿,也一定要执行。否则,他们就无法继续存在。可以说,中共的很多罪恶,都是因为它能够裹挟内部这些普通人。中共的极权统治、无所不在的社会控制,恰恰就是依靠这些数量庞大的中共党员来实现的,其中,就包括那些普通人和好人。一台巨大的机器运转,离不开普通的小零件的配合。在这个意义上说,中共内部的普通人和好人并不是完全无辜的。禁止禁止中共党员进入美国,只是告诉他们美国不欢迎中共党员,这实际上是一个崇尚自由民主的国家所展示出的最低限度的正义。如果美国政府真的这样决定了,对任何一个中共党员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公平的地方。特别是,中国的亿万百姓过着被独裁政权压迫的日子,经济上遭受掠夺,而中共的官员和他们的亲属却带着从中国掠夺的民脂民膏,来到美国享受民主和自由的生活。这对亿万中国民众来说,无疑是一件极为不公允的事情。禁止中共党员和家眷到美国,已经在美国的驱逐出境,这不仅是对中共统治一个巨大的瓦解,更是还给中国民众一个公道。

此外,纽约时报还有另一篇文章专门谈到这个话题,“若美国实施中共党员旅行禁令,谁会受影响?”这篇文章说,近几十年来,中共似乎变成了一个技术官僚的堡垒,他们推动产业政策,为强调经济增长与工商界保持密切关系,同时也严厉惩罚那些违抗权力的人。这样的说法,把中共和技术官僚画上等号,这显然是在故意混淆中共政权的性质,淡化这个政权对中国人的压迫,对民主世界的威胁。他们控制中国,就是为了从中国人身上榨取更多的血汗,这和西方的政府有本质的区别。这篇文章还特别谈到,在可能获得更好就业机会的诱惑下,许多学生在读大学时就申请入党,然而,他们的政治观点还远未完全形成。被批准入党是一种优秀的标志。纽约时报的这个说法似乎是告诉人们,如果这些学生党员遭到禁止,将是一个很遗憾的事情。毫无疑问,很多青年学生加入中共,完全是出于对个人利益的追求,并不一定真的信仰中共。但是,正是因为在中共的统治下,加入中共没有任何风险、只有好处,才让一些人不分是非,甚至还有人加入中共不以为耻,反以为荣。那些基于利益而加入中共的青年,可以得到同情,但是,并不应该得到肯定。假如这些青年学生党员因为禁令而受到影响,而变得清醒过来,那实际上是救了他们。这有可能促使他们认真的思考,为什么中共会引起美国的反感,遭受美国的制裁?在追求个人利益的时候,必须保守的底线在哪里。美国如果真的推出这个禁令,这等于大声告诉所有的中国人,中共是一个黑帮,是一个犯罪集团。美国的这个禁令让那些党员和他们的家属知道,在一个正常的国家,在一个自由繁荣的国家,共产党是不受欢迎的,共产党员是一个耻辱的身份标记。另外,这个禁令也会给在美国的所有中国人一个基本的教育,特别会对那些小粉红形成巨大的震慑效果。

就像纽约时报所说的,近几个月来,美国政府高层官员试图将中共党员和其他中国人区分开来,认为中共必须为其行为受到惩罚,必须挫败其全球野心。对此,胡锡进说,主张把中共从中国人民中间摘出来,进行“精准打击”,这是美国少数执政精英的“幻想和蛊惑”。只是,从胡锡进歇斯底里的模样来看,美国少数执政精英的幻想还是让他以及他的主子受到了强烈的震慑。而中共的国际关系专家人民大学教授时殷弘表示,“除非川普疯了”,才会下此可能引起上亿人仇恨的禁令。这个专家还表示,禁令目标很清楚是要“颠覆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其实,看出这一点并不需要什么专业知识。习近平一再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党是最高政治领导力量,党是领导一切的。如果美国政府真的推出这个禁令,那无疑是一次反共的大动员,必然会对中共当局形成巨大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势必会陷入极大的难堪之中。如果他没有做出强烈的反应,会让他在党内外的威信再次受到重创。如果他做出强烈的反应,可能会引来美国更强烈的报复行动。甚至有可能,川普准备这个禁令,就是在逼迫习近平尽快摊牌。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725/1481221.html

好文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