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方天亮:药效与选战 羟氯喹引发的争议

作者: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4月曾发布关于羟氯喹(HCQ)的警告,理由是有研究表明该药物可能对某些患者产生副作用,包括视力模糊、皮肤发疹、恶心和头晕,对孕妇、过敏者都是大忌;其它副作用有腹痛、腹泻、呕吐、轻度皮疹、头痛等,不过通常在服药一段时间后,副作用会慢慢消失。

美国总统川普曾多次公开推崇羟氯喹等抗疟疾药物有助预防中共肺炎新冠病毒),并表示他每天服用羟氯喹抗疫。(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病毒武汉病毒)疫情爆发,印证了中共隐瞒之恶毒,而“羟氯喹”对治疗和预防中共病毒的效果,在美国媒体和医学杂志存在不同看法。不少医生相信,美国左派掌控的媒体出于政治考量,把原本有效抗疫的羟氯喹说成为无效,加大了感染人数,目的是为让疫情变得严重从而逼美国总统川普下台。

钟南山的推荐到法国医学杂志的肯定

早在2月19日,中共国家卫健委在中共病毒诊疗方案第6版中,便提到两个试用药物,其中一个就是“氯奎宁”。大陆著名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当时表示,氯奎宁虽不是“特效药”,但肯定是“有效药”。

羟氯喹是氯奎宁的一种改良衍生物,效果更好,副作用更小。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缩写HCQ),市场多以Nivaquine或Plaquenil为药名,在台湾称为氢氧奎宁、羟氯奎宁。过去六十多年,此药主要用来治疗疟疾、类风湿性关节炎和红斑性狼疮,在台湾的售价便宜到一粒不到3台币、即0.79港币。

3月19日,学术期刊出版龙头《爱思唯尔》(Elsevier)刊登一篇法国团队针对氯奎宁和羟氯喹治疗中共病毒的研究,结果显示氯奎宁可以抑制病毒浓度,若再加上抗霉浆菌药物日舒(Azithromycin)的使用,用药第5天就达到完全清除病毒的效果。

著名医学杂志谁真谁假与FDA的反复

5月18日,美国总统川普公开表示,他目前正在服用羟氯喹来预防中共病毒(新冠病毒)。白宫医生并没有建议他服用,但是未提出反对意见。他说他每天服用一片羟氯喹。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4月曾发布关于羟氯喹(HCQ)的警告,理由是有研究表明该药物可能对某些患者产生副作用,包括视力模糊、皮肤发疹、恶心和头晕,对孕妇、过敏者都是大忌;其它副作用有腹痛、腹泻、呕吐、轻度皮疹、头痛等,不过通常在服药一段时间后,副作用会慢慢消失。

6月,FDA撤销了羟氯喹及氯奎宁的紧急使用授权。

但同月一项声称该药品会导致更高的死亡率的研究也被撤回。包括《柳叶刀》(The Lancet)在内的国际医学刊物陆续发表文章称,对该药的“研究和实验”不足以证明其有效性,令市场上一度限制对此药的供应。

6月3日,美国顶级医学杂志《新英伦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明尼苏达大学的论文称,针对美国和加拿大821名测试者的实验显示,服用羟氯喹来预防中共病毒,效果和安慰剂差不多。

但到了7月初,一项新的研究表明,羟氯喹可以降低中共病毒患者的死亡率。据英文《大纪元时报》报导,密歇根州亨利福特医疗系统的研究人员分析了2,500多名患者的记录,发现接受羟氯喹治疗的患者中有13%的人死亡,而仅接受标准护理的患者死亡率为26.4%。

前线医生:最有效抗毒药

7月7日上午,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印度已认为服用羟氯喹是有效的,如果美国尽早使用(羟氯喹)治疗,可使中共病毒患者死亡率降低50%,那将关系到成千上万的美国人的生命。

7月7日,白宫顾问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表示,印度已认为服用羟氯喹能有效预防中共肺炎。图为4月28日印度第四大城市海得拉巴一药剂师展示一盒羟氯喹(HCQ)片剂。(NOAH SEELAM/ AFP)

7月28日,来自“美国前线医生”组织(American’s Frontline Doctors)的近20位医生,从各州飞往华盛顿特区,在国会山前举行记者会,向外界公布他们在前线救治病人获得的第一手信息:羟氯喹是目前抗中共病毒最有效药物。

医生们表示,数月来主流媒体、科技界,甚至美国卫生研究部(NIH)公布的有关中共病毒的信息和所谓的“研究数据”,存在不真实、不完整和严重误导民众的内容,这是一场有政治企图的“大规模、虚假数据的宣传攻势”。

这次民间记者会在脸书Facebook)上同步播出8小时内,有超过1,700万次观看量,但这段影片很快被脸书、推特谷歌旗下的YouTube撤除和屏蔽。

有人把药物政治化羟氯喹能降低死亡率

“美国前线医生”创办人、医生兼律师戈德(Simone Gold)博士说,单纯关注被感染人数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入院者数量及死亡率才是问题的关键。

戈德说,现场这些医生的治疗经验显示,病人可每周服用羟氯喹两次,每日服用锌(Zinc),可得到较好疗效。他说,政客们把治疗用的羟氯喹“政治化”,导致本可以医治的逾10万美国人丧命。

医学博士特多罗(James Todaro)是第一位就羟氯喹能治疗中共病毒发表文章的医生。他也是在早期发现《柳叶刀》发表欺诈性数据、并对其展开调查的医生。由于这些虚假“科学”数据,欧盟等一些国际组织一度停止对羟氯喹的研究。

医生伊曼妞尔(Stella Immanuel)发言时难掩激动的情绪,她说采用羟氯喹或锌后,她已治愈了350名病人。“他们服用羟氯喹后,都得到康复,没有一例死亡。”

伊曼妞尔医生批评美国国家卫生院(NIH)和美国疾控中心(CDC)的专家称“对羟氯喹的研究不够成熟”的说法。“在病人大量死亡的情形下,你们却坚持要做双盲性研究?这是不道德的!”

作为预防,伊曼妞尔和她的团队医生们都在服用羟氯喹。目前,他们中没有一人感染病毒,尽管他们每天要暴露在病毒中,例如为病人使用呼吸机

闫丽梦中共高层都在服用羟氯喹

医生的呐喊起了作用,美国FDA开始给羟氯喹开绿灯。7月29日,据外媒报导,生产菲林的百年企业柯达公司,获得美国政府7.65亿美元的贷款,用于生产药品原料,其中包括羟氯喹,以帮助应对中共病毒疫情。

7月31日,中共央视国际频道继续攻击羟氯喹在防止疫情方面起到的作用,但在同一天,逃亡美国的香港病毒学专家闫丽梦,在时事评论员路德和前白宫战略家的联合直播中揭露,中共高官早知道羟氯喹的疗效,并且一直在服用此药作为预防。

闫丽梦指出,羟氯喹在2005年已经被证实用于治疗萨斯SARS)非常有效,是一个可长期服用的安全药物,甚至连孕妇和儿童也可以长期服,只要注意遵守安全的服用剂量要求即可。她现在每天都服用。她指那些公司提供的上万临床数据都是虚假的。

闫丽梦还大爆中共高官防疫特供内幕。她说,在大陆,达到某些级别的高官都知道羟氯喹对中共病毒有治疗作用,这些高官和一些军医院的医生也在服用。但是这些重要资讯并不是所有的中国人都知道,那些面临高风险的前线医护人员也不知道这一点。

对于中共不公布这些信息的原因,闫丽梦说:“中共不希望你知道这个药,它不希望人们战胜这个病毒,因为中共病毒会对全球经济及公共卫生造成重大损害。”

她说,这涉及到疫苗开发等背后巨大的利益链,所以中共竭尽所能掩盖这一切、误导世人,甚至不惜以牺牲人命为代价。

责任编辑: 江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07/148627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