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三峡大坝创新纪录官方隐匿 重庆淹到前所未见民说凶兆 毛泽东秘书透内幕1句话经典

防群体抗议当局一对一维稳 中国学者:洪灾是人为非天灾 “大佛洗脚天下乱”百姓惶恐

今天22号周六,三峡大坝水位达新纪录,中共官方又把入库水量藏起来了。除了长江流域遭遇第5轮洪水之外,重庆人披露水上派出所两层楼都被淹。朝天门被淹是非常不吉利。中国学者表示:洪灾是乱发展造成,中国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天灾专家披露,江泽民召开党代会用党纪,强行将三峡工程上马。还命令毛泽东前秘书李锐闭嘴。李锐说,三峡问题是中共政治体制问题,一个人说了算,绝对不允许有不同意见。1949年中共篡政后首次出现乐山大佛洗脚,百姓议论纷纷说“大佛洗脚天下乱”。

三峡大坝水位达新纪录,中共官方又把入库水量藏起来了

8月22日下午4时,长江第5号洪水经过时,三峡水库的水位达到167.53米,出库量达到47700立方米每秒,超过建库以来汛期调洪最高水位(164.50米)3.03米。

三峡水库的汛期调洪最高水位再创新高。(网络截图合成)

尽管官方再次隐匿不公布三峡入库流量,但根据水位和出库量比较,显然入库的流量还在继续增加。

长江沿线的湖北、安徽、江西直至上海,将再经受创纪录洪水的袭击。这些地区此前已遭遇4轮洪峰,多地沦为泽国,但更严峻大考即将来袭。

三峡水位高涨,受回水影响,重庆面临巨大压力。

位于朝天门码头下游几千米的寸滩检测站水位高峰时,超保证水位8.12米,是1939年建站以来最高水位。(网络图片大纪元合成)

重庆人:水上派出所两层楼都被淹,朝天门被淹大凶

在长江、嘉陵江洪水夹击下,重庆主城区遭遇了特大洪水,甚至离重庆朝天门几公里的寸滩的水位达到1939年来最高。重庆当地民众感叹自己从未见过如此大洪水,从未被淹过的南纪门水上分局派出所,两层楼都被淹。

重庆朝天门位于重庆市渝中区渝中半岛的嘉陵江与长江交汇处,城门原题有“古渝雄关”四个大字,是重庆以前的十七座古城门之一。南宋(1127——1279)宋朝偏安临安(即今杭州)后,时有钦差自长江经该城门传来圣旨,所以才有了朝天门这个名字。

朝天门左侧嘉陵江纳细流汇小川,纵流1119千米,于此注入长江。朝天门是两江枢纽,也是重庆最大的水路客运码头。

当地民众黄先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说,朝天门被淹,非常不吉利。

黄先生介绍,南纪门水上派出所是两层楼,距离朝天门码头上游沿长江方向三公里地方,下面是长滨路。好像2012年大洪水时淹到过长滨路,不过没有淹到那个派出所。这次基本被淹没了。

重庆的杨女士也介绍,“嘉陵江那个水涨得很大,很多年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大水。嘉陵江旁边的房子都被淹了,重庆到磁器口周边的车都不能通行。”

重庆为防群体事件街道与灾民一对一维稳

黄先生表示,原来发生自然灾害时,大陆的新闻还会跟踪报导一点,人们也会持续关注。“现在,只要不是亲身经历的受害者本人或者亲属,基本上很难了解到灾情的具体情况。”

他表示,“当地政府为了从根源上杜绝群体性事件爆发,通过当地街道采取维稳方式一对一单独沟通,除了受害者本人或者亲属外,很难了解到具体补偿金额或者安置状况。”

他因为在网上发了一些真实的内容,多个微信、QQ都被封了。他藉用主旋律电影《平原游击队》里的经典台词“封锁越来越紧,说明鬼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来形容中共的政权走到了尽头。

黄先生担心地表示,三峡大坝还在重庆下游,非常危险。“众所周知,三峡大坝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豆腐渣工程,据说竣工至今仍未通过工程验收。竣工典礼也无当时国家主要领导亲临参与,草草了事。”

他还介绍,“大概是2008年汶川地震后,我就看过很多预言三峡溃坝的文章。后来,很多类似的文章都在2014年之后被删除了。”

近年来坊间也在流传要准备好有大事发生,他也告诫自己的亲朋好友,准备好压缩饼干、谷子、麦子、豆子、肉干、葡萄干太阳能板、全波段收音机、应急包等。

中国不存在严格意义上天灾,学者:洪灾是乱发展造成

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对于中国频繁发生重大水灾,中国学者钱方认为这与环境保护不利等因素有关。他说:“这些水患恐怕不是一个简单的天灾问题,更多的恐怕是人祸。统治者奉行的所谓人定胜天,他们不尊重自然规律,一定程度上他们是反智主义。最近这些年,为了所谓的GDP,这种竭泽而渔的所谓发展模式,留下各种隐患。”

钱方说,不少水利工程没有经过严格的科学论证,未考虑自然灾害和地质隐患,只是凭长官意志:“往往都是长官意志,拍脑袋就上马,甚至有一些利益集团绑架了公共事务。所以在中国不存在严格意义上的天灾。”

与往年水灾相比,今年中共官方媒体对水灾的相关报道明显减少。

江泽民召开党代会,用党纪强行将三峡工程推上马

旅德水利专家王维洛披露:建三峡是江泽民上台后,他与李鹏之间的一笔政治交易。毛前秘书李锐曝光他做出最后努力阻止三峡上马,却遭江泽民下令他闭嘴,李锐写书和上书到此为止。

李锐说,三峡问题是中共政治体制问题,一个人说了算,绝对不允许有不同意见。

李鹏在大陆出版的日记坦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工程的重大决策,都是由江泽民主持制定的。”

王维洛介绍,三峡工程上马之前,就是1991年的时候开始,江泽民就说要给三峡工程下点毛毛雨,当时整个宣传部门就开始狂风暴雨般地宣传三峡工程怎么好,这么好、那么好。宣称三峡工程是中国的百年梦想,有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和地区发展五大目标,其中防洪是第一位也是不可替代的。

王维洛揭当时江泽民是如何确保三峡工程上马的:在全国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开会的时候,江泽民就去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大会,用党的纪律要求党员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

他认为:如果江泽民不去做这个报告的话,也许真的三峡工程在当时全国人大是通不过的。把三峡工程从这个政治的决策的体制里面分离出来的话,那它绝对是没有上马的理由的。

三峡工程当时就是这样,跟支持共产党还是不支持共产党连在一起,被强行上马的。

“大佛洗脚天下乱”百姓议论纷纷

四川乐山大佛位于岷江、青衣江、大渡河三江交汇处,近日由于江水暴涨,大佛佛脚被淹,这是1949年以来首次被淹。

一位推特网友发布大佛佛脚被淹的照片,并附上贴文说:“在四川当了整整10年的调查记者,外加3年独立记者,我并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这几天,看见这个照片,感到有些震撼。因为2006年有次到乐山出差,当地一个老人跟我说了一句话‘大佛洗脚天下乱’,现在想起来有些惊悚。”

这则推文引发不少网友回应:“20年前我去过乐山大佛,就听当地人说过大佛是不能洗脚的,而且说的时候都面露惶恐之色。”

“怪不得一些陆媒都在炒作‘乐山大佛脚趾被淹1949年来首次’,看来很多记者都知道这个预言,都在内心盼著变天呢,所以故意这么暗示。”

“怪不得党媒报导说,刚开始当地防汛人员堆了好多沙袋,保护观景台,原来是害怕大佛洗脚。可惜,水太大了,防不住了。”

阿波罗网孙瑞后报道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孙瑞后王笃若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2/1492520.html

大陆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