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内幕:美中围绕中共搞军民融合的较量

—与中共走近的民企渐被美制裁波及

近年来,中共大力推进所谓的“军民融合”政策。不过,中共此举因涉从海外窃取军事技术秘密,已引起美国为首西方国家的警惕和抵制,与中共走得太近的民企渐被美国的制裁波及。

分析认为,中共推行“军民融合”的目的,一方面是想从民企中引入资金和技术支援军工,另一方面利用民企的幌子窃取外国技术,其目地为增强其军事能力。

大纪元:交行与全国总商会支持中共“军民融合”政策的协议曝光

近日,大纪元获得名为“全国工商联与交通银行军民融合合作协议”的内部文件显示,中共全国总商会与交通银行签署了这份助民企融资的协议,以支持中共“军民融合”的政策。

该协议的合作原则第一条提到,双方同意“参与军民融合”,开展“长期合作”。第二条提到,要以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为重点,建立银企商联动的新型金融服务平台。

其中第七条提到,交行加大对民营企业的融资支持力度,增加融资额度,加强对大型“民参军”企业的融资支持。

所谓的“军民融合”政策,内容包括中共通过民企获取资金或技术,再转为军用。

(大纪元)

(大纪元)

近日,大纪元获得大连高新园区的《大连军民融合企业名单》。由名单可见,这些公司分别涉及军工、先进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及航空航天等领域。

如:大连XX数据技术发展有限公司,从事的是船舶航行数据记录仪研发生产。

大连XX航空科技有限公司,则是以研制和生产高亚音速无人机为主要产品的公司。

(大纪元)

分析:中共需民企参与军工的原因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中共“军民融合”政策的两个关键词是资金和技术,民企在这两方面都可提供帮助。中共已在军费上投入了巨量资金,且有大量隐形军费以研发费用等名义发给军工企业。但是,如果中共公开提升军费在GDP中的比重,容易引发国际聚焦。这么一来,打着“军民融合”的幌子,吸引民间的资金转为军用,成了中共的选择之一。

李林一认为,2017年以来大陆出现“资本寒冬”,使得各行业包括军工行业投资都大量缩水。这也是为何中共全国总商会与交通银行签署了这份助民企融资协议的原因之一。

李林一分析,第二个原因是,一旦民企与中共实行“军民融合”,中共一方面可以吸取民企的技术,或将军用技术转为民用,又可打着民企的幌子,到海外窃取商业机密。现在美国看透了中共所为,与中共搞“军民融合”的企业开始遭到美国制裁。

大疆全球裁员中共“军民融合”政策在美遭重击

以深度参与“军民融合”的全球无人机巨头深圳大疆创新公司(下称大疆)为例。

受海外市场政治压力上升的影响,近日,大疆开始大幅度削减其全球销售和营销团队。据报,大疆公司的目标是对大约1万4000名员工进行“瘦身”。

路透社8月17日报导说,大疆现任和前任员工表示,最近几个月大疆将深圳总部的销售和营销团队人数从180人缩减至60人。此外,公司的消费类产品业务部门也出现了类似的人员裁减。

美国主管国家安全与防扩散事务的助理国务卿福特(Christopher Ford)曾表示,在中共军民融合战略下,私营公司转让给中共的技术,很有可能被中共用在军事用途,进而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

8月5日,美国务卿蓬佩奥强调打造“清洁的美国通讯网络”,从五大方面禁止中共电信和科技公司的产品和技术介入美国网络。其中包括从美国移动应用程序商店(app store)中删除不受信任的应用程序。

海外已开始热议,DJI Go4,DJI Fly,DJI Pilot,DJI Mimo等大疆应用程序,可能会在苹果的App Store下架。

参与中共“军民融合”的民企,受美制裁波及的并不只这些方面。

为防止中共以“军民融合”为名派人来美窃密,今年5月底,美国颁布《暂停部分中国学生和研究人员以非移民身份入境的公告》,6月1日起执行。该《公告》的主要内容是,禁止“现在或曾经与执行或支持中国‘军民融合战略’的实体”有关联的、以F或J非移民类签证来美国的任何中国公民(读本科的除外)入境。”

美国之音认为,正申请赴美深造,或已经在美深造的,来自中国的在理工科领域读研读博人员,很大一部分可能来自“执行或支持”这一“军民融合战略”的共建高校。

去年9月,非营利组织C4ADS在一份报告中详细介绍中共利用“军民融合”获取技术的例子,中国私企北京海兰信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兰信)利用来自欧洲和加拿大的一系列交易来武装中共军队,包括为中共第一艘航空母舰贡献技术。

根据C4ADS的调查报告,海兰信在其中文网站和公司文件中宣称自己在中共国防工业中的作用。报告表示,至少自2004年以来,海兰信就一直在与一些向西方军队提供产品的国际科技公司做生意。

美中无人机领域较量激烈中共利用“军民融合”对抗美国

早在2013年,习近平就提出了“军民融合发展”的口号。2016年3月,他把这个战略上升为“国家战略”。2017年1月,他成为新建立的“中央军民融合发展委员会”主任。2018年,他称军民融合是“党在新时代实现强大军事目标的必要选择”。

其中,无人机研发是中共“军民融合”领域中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

美国军用无人机技术原本最先进,类型最多样,知名度也最高。美军有在飞行时间、距离和高度三个指标均长年保持最高纪录的RQ-4A全球鹰、可在航母起降的新型X-47B、可供空战的MQ-1“捕食者”无人机等等。

相比之下,中共的军用无人机列装时间至少晚了10年。例如,较早服役的翼龙-1无人机,与MQ-1捕食者无人机,无论在外形与功能上,定位都相近。但是首飞于2007年,比后者晚了13年。此后,与全球鹰无人机外形和功能相近的翔龙无人机首飞于2012年,同样类似于捕食者无人机的彩虹-4无人机首飞于2013年。

再之后,美军推出MQ-9收割者,是MQ-1捕食者的进阶版。中共则推出彩虹-5,成为彩虹-4的进阶版。有趣的是,MQ-9和彩虹-5在外形和功能上仍较为相近。

中共官方自吹,中共军用行业的无人机发展,近年来在世界范围内能够与美国、以色列的无人机争夺份额。特别是以深圳大疆为代表的企业将无人机“卖到了全世界”。

2016年11月17日中国珠海航展上,中共透露了“67架无人机集群飞行”的消息。

2017年1月8日,美国防部突然公布2016年10月完成的一次无人机集群系统试验,3架F/A-18超级大黄蜂战斗机释放了103架微型无人机并组成集群,如同一群蝗虫过境般在空中飞行。

2017年5月,美国陆军研究实验室出具了一份名为《大疆无人机科技威胁和使用弱点》的报告;同月,美军还发布一份名为《使用大疆系列产品的操作风险》的备忘录。

美军在备忘录中说,所有大疆无人机以及包括大疆设备和软件在内的系统,陆军各部门应“停止所有使用,卸载所有大疆应用,移除所有大疆设备上的电池以及储存在大疆设备上的媒体,并将这些设备妥善保管等待后续指令。”

今年7月24日,川普签署了一项措施,允许美国武器生产商向外国出售更多军用级无人机,放宽了美方对大型无人机销售的限制。

就在前一天的7月23日,习近平到中共空军航空大学的视察也同样聚焦无人机,并提出“加强无人机作战研究”。

外界分析认为,川普和习近平聚焦的同一话题,其背后皆指向中共军用无人机的内外扩张。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大纪元记者古清儿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826/1493735.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