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当阿明得知“国库空了”,如何反应?

作者:
“你们这些部长为什么老向我阿明总统唠叨个不停?你们真是蠢透了。如果我们没有钱,解决的法子很简单:你们应该印出更多的钱。”

伊迪·阿明(Idi Amin,1923-2003年)是20世纪最残忍的统治者之一。许多人会记得2006年电影《最后的苏格兰王》中福里斯特·惠特克扮演的这位乌干达总统。惠特克也因为在此剧中对阿明的生动刻画而赢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

西方媒体经常嘲笑阿明,把他当成是个自吹自擂的小丑。阿明在1971~1979年统治期间,杀害了大约30万乌干达人,其中许多人死于残忍的暴行。尽管历史学家和新闻记者偏好关注他暴虐的一面,但他的经济政策同样也值得我们留意。

乌干达简史

乌干达是中非东部的一个内陆国家,1962年10月9日获得独立(尽管伊丽莎白女王仍然是正式国家元首)。这个国家早期处于动荡不安的状态中。

乌干达之前由阿波罗·奥博特博士统治。奥博特起初担任总理,后来担任总统——直到1971年1月,将军伊迪·阿明,一位在殖民军队服过役的暴发户夺权。(阿明奢侈成性、挥霍无度,因挪用军队资金即将遭到逮捕。他先下手为强,发动了这场政变。)

阿明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完成他前任奥博特任内开始的企业国有化。奥博特此前发布了一项命令,让国家持有该国顶尖行业和银行60%的股份。《纽约时报》当时报道称,奥博特的声明导致了大量资本外逃,“新投资几乎停滞不前。”阿明上台之后,非但没有撤销这道命令,反而加以巩固和扩大,宣布他仍将夺走另外11家公司49%的股份。

然而,阿明才刚下手。次年,他下令驱逐大约5万名印度裔人士,给本国经济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亚当·斯密研究院院长马德森·皮里在一篇有关阿明驱逐令的文章中写道:

“这些‘亚裔’乌干达人富有创业精神、颇具才华,工作勤奋、擅长经营,他们构成了乌干达的经济支柱。然而,阿明偏袒和自己同种族背景者。他恣意任性、使尽手段,把亚裔全部驱逐出境。他的亲信获得了这些财产和生意,最终因能力不足和管理不善,把企业迅速搞垮了。”

他一边将私营企业国有化,驱逐印度裔乌干达人,一边热衷于迅速扩张本国公共部门。

乌干达经济很快就陷入了一片混乱。阿明的财政顾问当然害怕把这个消息告诉阿明。然而,记者里卡多·奥里齐奥在新闻作品《谈论魔鬼》中说,一位财政部长咬咬牙,终于告诉阿明——“国库空空如也”。

阿明的反应很能说明问题。他说:

“你们这些部长为什么老向我阿明总统唠叨个不停?你们真是蠢透了。如果我们没有钱,解决的法子很简单:你们应该印出更多的钱。”

当然,印钞是一个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财政部长也明白这一点。这就是为什么他没有照阿明的要求去做,而是选择逃往了伦敦

毫无疑问,这位这位“最后的苏格兰王”(阿明自封的头衔之一)找到了其他大臣为他印刷钞票。不管怎样,到阿明遭废黜时,乌干达人工资的实际价值跌掉了90%。

贪欲和虚荣心

人们很容易嘲笑阿明——这个人认为印更多钞票就能真正解决乌干达任何潜在的经济问题。但阿明可能对解决乌干达的问题并不怎么感兴趣。印钞票是解决他自己问题的一种方法。

稍微了解一下阿明的生平就会明白,他主要感兴趣于自己的贪欲和虚荣心。印钞票使他本人得以维持奢华的生活方式,并暂时解决了某些政治问题。

多年后,阿明流亡沙特阿拉伯。阿明在吉达的公寓里接受了记者奥里西奥的采访。这位记者当时正在探究这位“非洲卡里古拉”(Caligula,罗马帝国第三任皇帝,被认为是罗马帝国早期的典型暴君,他建立恐怖统治,神化王权,行事荒唐)的心理问题,但阿明想谈论的只有美食——当地人谈到了他对“烤山羊、木薯和小米饼”的喜好——还有他那台全新大彩电以及上面的所有频道:BBC利比亚电视台、沙特电视台。奥里西奥写道:“他对这些东西如数家珍。”

无中生有的钱

阿明的经济解决方案就是:印更多的钱!——也许在我们很多人看来,这可能太荒谬了,但值得注意的是,光从今年3月份以来,美联储就增持了近2万亿美元国债。这意味着,就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联邦政府从自己的中央银行借钱来维持巨额支出。(编者注:由于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

事实上,美国联邦债务现在已经超过了美国GDP,比经济学家6年前的预测还要早了20年!

不祥的是,我们似乎从中学到了错误的东西。一个新兴的经济思想学派——现代货币理论认为,可以通过创造更多货币来替政府计划的愿望清单提供资金。这就是为什么,即使联邦债务正通往27万亿美元,我们仍然看到政客提议在未来10年内增加46万亿美元支出。

如果印钞真的能解决我们的经济问题,生活就将是美好的,但事实上,那样根本行不通。货币只是一种便利于贸易的交换媒介;它本身并无真正的价值,且像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受供求规律制约。

货币供应量大增会使美元贬值,这是大多数美国人2020年去食品杂货店时都能看到的现象。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显示,在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从3月到6月,肉类价格上涨了20%。家禽和鸡蛋等必需品价格也大幅上涨。

贯穿整部历史——从古罗马到魏玛德国,还有其他国家——政府发现,利用印钞票(古代的主要作法是削减硬币成色)来购买商品、资助项目和进行他们实际上负担不起的战争,是很方便的。

最近的一个突出的例子是委内瑞拉,该国2019年通胀率达到了百分之1000万。极左激进总统尼古拉斯·马杜罗2013年上台后不久,全球油价暴跌。之前委内瑞拉严重依赖石油来为其前任乌戈·查韦斯制定的国家计划提供资金。

由于缺乏这些计划项目所需的资金,马杜罗在上任之初就开始印钞,但这只会稀释委内瑞拉货币玻利瓦尔的价值。

后果就是:价格飙升。到2018年,一袋两磅重的胡萝卜卖到了300万玻利瓦尔(46美分)。一卷卫生纸:260万玻利瓦尔(40美分)。一只5磅重的鸡:1460万玻利瓦尔。这种经济现象被称为“恶性通货膨胀”。

大量推出新钱也会使经济泡沫不断膨胀,而这些泡沫最终将不可避免地(并令人痛苦地)破灭。

像阿明和马杜罗这样认为印钞是解决经济困境可行法子的政客,经常成为人们戏谑嘲讽的对象。但在取笑他们之前,美国人应该好好审视一下美国经济中某些财政开支和货币扩张的趋势。否则的话,也许有一天,我们会突然发现自己也陷入了这种熟悉的困境。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03/1496768.html

存照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