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忆巫峡之巅的惊世大标语

作者:

1949年,毛泽东向全世界人民“宣告”: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到底中国人民站起来没有?我说,“他老人家”不但站起来了,全国到处都是他挥臂的巨幅塑像,不但站到天安门上,还霸占着人民广场一大块地方。他虽然死了几十年,可阴魂不散,至今还笼罩着中国人民。他是魔鬼,他是撒旦,遭难的不仅是知识分子,还有千千万万的工人、农民。

记得1961年9月16日,马屁诗人郭沫若重庆乘船东出夔门前往宜昌,当轮船行经巫山峡口时,郭沫若抬头仰望北岸高耸入云的文峰,忽然看见文峰之巅书写着硕大无朋的“毛主席万岁!”五个字,“壮阔磅礴”,好似从天上飞落,五字相连,差不多占去了半座山的高度。一生观尽天下风云、唱尽颂歌的他,被这惊人的“气势”震动了,认为不能错过献媚时机,于是写下《过巫峡》的五律咏叹:“奇峰十二座,领袖万斯年。”

谁能“万斯年”?83岁就完蛋了。马屁诗人郭沫若在小序中说:“山身竖刻毛主席万岁五字,涂以白垩,甚为显着,估计字径当逾十米。”其实郭沫若在这里犯了一个小小的错误,他凭肉眼作出的判断与事实相去甚远,那副标语何止”字径当逾十米”。准确的数据是:每个字长宽各十丈(33.33米),每笔宽一丈(3.33米),每个字占地1100平方米,五字和一个感叹号相连,外加字间距,超过了6000平方米。我们知道,一个篮球场的面积是420平方米(28×15),而这幅标语的每一个字,都比两个篮球场加起来还大出了260平方米,整幅标语约等于15个篮球场。

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制作的最骇人听闻的无可比拟的标语!也是超过历代帝王歌功颂德的“巨作”。可谁知道为制这幅“巨作”,死去多少右派分子?现在就向全中国人民讲述这个制作前后的故事。

初试身手一幅标语三十里长

1958年,中国掀起了大跃进的狂澜,在广袤的神州大地上,“赶英超美”,“大炼钢铁”,“一天等于二十年”的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3月里,中共中央在四川成都召开了政治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会上继续批评反冒进,并提出了他对个入崇拜的看法,他认为,个人崇拜中属于正确的部分是必须崇拜的。他的态度,直接导致了新一轮个人崇拜的开始。在第二年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又发动了对彭德怀的批判,从而引发了全国范围内的反右倾思想运动。巫山县委为了紧跟毛的部署,在1959年10月召开了县委扩大会,动员全县人民迅速开展反右倾思想运动,巫山之巅的惊世大标语就是在这种特殊的背景下问世的。

巫山县委一班人决定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表达自己对反右倾思想运动的积极态度,经过反复研究,最后一致通过,在闻名世界的巫山峡南岸东起杨柳坪,西至下马滩长约30华里的范围内,制作一副“高举总路线伟大红旗奋勇前进”的超大型标语。

这个“宏伟的计划”是这样分步实施的,首先在长约30华里的范围内选出13座面向长江的山峰,在每座山峰上安排一个字;然后将作字的山壁上的全部植被铲除干净,不留一根草;最后再用石灰浆在每面山壁上浇出一个长宽各10米的大字来。

在令人望而生畏的险峻陡峭的巫峡绝壁上去执行这一任务,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一般的人是不愿干的,于是右派份子便成了最好的人选。

就在制作超大型标语的“宏伟计划”通过后不久,县里举行了一次右派份子评查摘帽的会议,140多个诚惶诚恐的右派份子被集中到县政府招待所里,主持者要求他们充分反省自己的“反动思想”,加强劳动改造,争取早日摘帽,回到人民的阵营里来。会上当场宣布首批摘掉廖希富,黄永鑫,沈祖富,罗春玉,彭会志,王瑞全等七人的帽子,这在右派份子中引起了强烈震动。从这七个人身上,右派份子们看到了摘帽希望,而那正是他们的最大渴求。接下来,就有70余个右派份子被组织起来,参与了制作超大型标语的“光荣任务”,他们都希望能借这个机会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正是秋高气爽的时节,右派们在向组织上诚恳地表示了“改造”的决心后,登上巫峡南岸高高的山峰,开始制作这幅长30华里的超大型标语。

在幽深秀丽的巫峡群峰之上俯看长江,应该是一件很有诗意的事情,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因为那实在是太危险了,而且劳动强度之大为一般的人所难想象,更难以忍受的是,右派们是在饥饿中坚持着这种高强度的劳动的。那时他们每天的粮食定量只有200克!然而奇迹发生了,右派们抱着“认真改造”的信念,忍着饥饿,忍着劳累,每天起早摸黑地埋头苦干,一个月后,一条旷古未见的大标语出现在巫峡的群峰之中。

“高举总路线伟大红旗奋勇前进”13个大字实在是拉得太远了,每个字相距2华里以上,用肉眼很难同时看到两个字,乘船逆江而上,要一个多小时才能把整幅标语看完,更恼火的是,如果是乘下水船,这条标语就必须反着念,谁也不知道到底是在说什么,显然违背了创意者的初衷。

再创奇迹右派份子演绎激情

对于第一次超大型标语制作的经验和教训,县里进行了认真总结,觉得应该寻找一种新的方式来继续进行宣传。

这时有人建议,在巫峡西口的文峰上制作一幅“毛主席万岁”标语,标语垂直排列,乘上水下水轮船的过客都可以一目了然。这一创意马上得到了县里的批准。经研究决定,还是由那些需要认真改造思想重新做人的右派份子来完成这一“光荣”的政治任务

屹立巫峡西口北岸的文峰(又名驱熊山、箜篌山),为著名的巫山十二峰之一,山形巍峨突兀,气势雄浑莽苍,扼全川之咽喉,为巫峡之标志,因山峰尖峭如巨笔插天,故称文峰,清代在其上建文峰观,成为巫山胜景。文峰山体陡峭,坡度多在60度至70度之间,而临江一面之绝壁断崖,则如同刀劈斧削,要在上面制作标语谈何容易!

但是,那是一个“创造人间奇迹”的时代,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县委组织部专门就标语制作召集近100名右派进行了动员,要求右派们听从指挥,战胜困难,在完成这一“光荣”任务的同时认真改造思想。由于标语与文化有些关系,又特地把文化馆的干部罗典范抽调出来当负责人。随后进行了分工,按照不同工种成立了“铲字组”、“牵字组”、“兑浆组”、“背浆组”、“泼浆组”和“后勤组”等。为了真实地记述这段历史,请允许我们将目前能回忆起部分参与者的名字记在这里:

廖希富、黄永鑫、沈祖富、罗春玉、彭会志、王瑞全、陈传星、王泽兰、管孟春、王明建、李传宾、刘庆渝、张德富、王席礼、雷志远、李如明、王昌华(女)、曾宪明(女)、宋文彬、刘仁佐、李经灿、叶明松、代子芳、苏泽银、张玉贵、成锦宪(女)、黄权武、何本立、王祖高、刘祥飞、黄明生、罗明汉、周俊德、温炽昌、任舜德、吴昌鑫、陈永轩、杨裕林、陈文清、向明尧、谭明生……

创造“人间奇迹”的这一天来到了,1959年12月初的一个早晨,一支由右派份子组成的施工队伍开始向文峰进发。

正是隆冬天气,长江上朔风怒号,巫峡口波涛汹涌,天地之间气象萧森。眼前的景象很容易让人想起杜甫的诗句:“玉露凋伤枫树林,巫山巫峡气萧森。江间波浪兼天涌,塞上风云接地阴……”肩负“重大政治任务”的右派份子们一个个背着背包,扛着锄头,挑着撮箕粪桶,冒着严寒努力地向文峰观下的梨子坪攀登。天气太冷了,从他们的嘴里呼出一团团的白气。他们大多是知识份子,以前很少攀登如此陡峭的山峰,此时感到双腿一阵阵的发软,但是他们不敢叫苦,他们深知这次任务特别重大的“政治意义”,而且对于他们来讲,这也许是人生的一次机遇,说不定表现得好就会有摘帽的希望。他们心里明白,等待着他们的将是异常艰苦的工作,但是到底会艰苦到什么程度,则完全无法预料。他们尤其没有想到,就在他们一起登山的队伍中,有七个同伴会把生命献给这项前所未闻的工程,把尸骨永远抛在荒凉的巫峡险峰中。此时,仰望巍峨人云的文峰,俯看脚底滚滚的长江,他们除了自己为自己壮胆,已经别无选择。

梨子坪是文峰半腰的一个小山村,那儿有一快小小的平地,住着十来户农民,除了院落外,都是坡地,苍凉而贫瘠。农民乡亲们迎来了这群特殊的客人,他们世世代代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的城里人来到这里,当然更没有听说过要在壁立的巫峡口上去刻写“毛主席万岁”的超大型标语,当下小山村里像过节一样热闹。农民们把茅屋土舍打扫干净,在地上铺上草,施工队员们就像“山顶洞人”一样住下来了。

施工队有自己的伙食团,就在农民家里架锅造饭。当时大饥荒已经开始了,巫山县

责任编辑: 李广松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17/1501792.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