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首发】香港艳星女共谍 成“中国导航卫星之母” (下篇)

作者:
狄娜是中共空军的恩人。在她生命的后些年,她谈吐见解大胆出位。不仅批评各层面的港人,而且对邓小平、胡耀邦到江泽民等等中共领导人她都敢放言批责。狄娜去世后五年,人们才得知:狄娜与反共叛将罗宇夫妻恩爱二十年。

惊世骇俗的情色人生

1965年,狄娜从泰国回港,开始了电影生涯。在全部13年的演出中,共拍了50多部电影。所演角色,多是大尺度性感色诱的表演,一时风头无两。狄娜的电影中,最多人谈论的是1972年李翰祥导演的《大军阀》;她的一个被全裸床上镜头,造成巨大轰动,震荡冲击着当时传统的社会风气,人们议论纷纷。这是亚洲电影史上第一个脱衣镜头,狄娜因此获得了“亚洲第一艳星”的贬义称号。狄娜可谓性开放败坏世风的前卫,影响恶劣。直到今天,香港人仍会以“狄娜”来代称麻将里的“二筒”。

狄娜的热烈追求者众多,且多是富豪、影帝、成名人物,甚至有与她搭戏的影帝以自杀相威胁求婚,但狄娜都没有答应。1967年,她突然宣布与一位游泳教练马益彰结婚,令追求者们十分震动不解。狄娜的解释是:“为的是证明我的正义感,不羡慕财富名气。”这话暗含着她对富人名家的鄙视,也是受到共产党宣扬的“无产阶级觉悟”和政治立场的影响。狄娜未婚先孕,奉子成婚,是当时为人不耻之事,伤透了家人的心,得不到他们的婚礼祝福。每每想起,她也会黯然神伤,称之为“哭泣的婚礼”。

狄娜婚后第二年生下了一女。来年复出拍电影后,她卷入了婚外情、四角恋,在香港媒体造成轰动。1972年,狄娜与丈夫离婚。前夫后来两度登报否认与女儿有血缘关系。狄娜说女儿从小喜欢作男性打扮,“更表示长大后要保护母亲”。在经受十多年的心理搏杀之苦后,25岁的马天娜在母亲支持下做了变性手术,终生都得服药维持男性身体,生活一直很低调。狄娜晚年时,曾说自己:“做人女儿不合格,为人母亲有亏欠。”她表示没能给孩子一个好父亲和正常的双亲生活,对爱女的变性内心满是愧疚。

改头换面的航天富商

1970年代初,中共与苏联反目,与日本建交,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毛泽东要做世界共运领袖、鼓吹要将红旗插遍世界。党媒和左媒都把日美对中国人民的友好态度宣传为:社会主义对帝国主义的胜利。在香港的共产党左派再次复兴,狄娜也受到了更大的鼓舞。那一时期,文化大革命在大陆燃烧。狄娜自言受一班为中国奋斗的朋友感动,萌生了北上报效国家的念头。她的那些“为中国奋斗的朋友”,无非是一种隐晦用语,指的是她所在那个地下组织的成员。1972年冬,在新华社香港分社帮助下,决心“当螺丝钉”的狄娜开始低调去大陆考察。

1973年,狄娜回到香港后不久,公开表态支持中国共产党。次年,又申请破产,说是“表示与资产阶级及资本主义社会决裂”,要当无产阶级战士。此事轰动了全香港。坊间流传其负债两亿多港元,也有文章说是70万。差不多四年,狄娜竟然还清了巨债,成为香港史上首位申请破产、又首位成功撤销破产令的人。

狄娜在宣布破产后的三年时间里,学习钻研马克思列宁等共党著作。1975年,她宣布息影。返回大陆参加文化大革命,并创办公司经商,后来又参与航天商务。

当时,大陆处于文革后期,香港作为资本主义世界,被大陆视为敌对阵营。去大陆的港人,首先要通过严格的政治审查。在大陆,商品买卖属于「资本主义尾巴」要割掉,经商被称为“投机倒把”。共产党为何对狄娜那么特殊,让她进去经商?再说,热衷于当“无产阶级”战士的狄娜怎么会突然自己打脸,去做她鄙视的「资产阶级」呢?答案在狄娜2008年完成的著作《从母到友》中露出了一角儿。有「朋友」跟狄娜说:「国家重申对外的政策,要建立与外国的经济,外交的桥梁,很需要国外的助力。」由此,狄娜才转回身,还清巨债、主动撤销了破产令。当然,狄娜能被授特命,也证明她在用共党理论强化洗脑后达到了党性要求的标准。

1977年-1979年间,狄娜在中美之间往返,推动中美直航,以及美中建交。又随大陆经济改革转型,参与中外军事交流和武器生意,买卖先进飞机给大陆。她还找到资金与合伙人在美国成立公司,活跃于商圈,对中国引进外资、进出口石油煤炭等做过大量工作。

狄娜和当时的美国海军总司令(左一)在一起

1980年代中期,中共空军要从意大利引进空对空机载雷达制导导弹,那是美国不卖给中共的。与中方接触的意方代表恰是狄娜,她帮助中方顺利打通了意大利人,使中共空军引进了意大利导弹,成了空军的恩人。

1980年代末,唯一被中共中央授权的航天军企——中国长城工业公司,也想招揽国际卫星发射业务,但根本不懂怎么操作。狄娜公司帮助投标,一举拿下了澳洲一颗卫星的发射任务。谁知,第一次代发卫星就失败了。八年后,狄娜的人民集团又帮长城拿到了一颗欧洲卫星代发射。狄娜与长城公司长期合作,引领大陆的航空事业走入了世界。

大陆机场原本没有卫星导航系统,到1980年代末,大多数大陆城市机场都采用了狄娜旗下公司的卫星导航系统。1990年代,狄娜参与中共的人造卫星业务。后来,她又参与欧盟伽利略定位系统计划,以中方高级顾问的身份出现。同时,她也鼓动欧盟成员国进行航天投资。她的运作,使大陆航天成果喜人。

狄娜以香港公司的名义,将中共所需的政治经济、军事科技等情报以及技术等输入大陆,尤其是在中共没有加入WTO之前,其重要意义无法估量。

狄娜与中共高层关系非比寻常,经常进出中南海北京航天城。港人都知道狄娜不是一般的亲共左派。与狄娜相识的政界中人直言:她与中央关系极为密切,“搭通天地线”,只要一通电话,任何麻烦就能解决;一个电话就可与领导人及各部门高层会面。这一切与她为中共卖命,当间谍搜集情报、参与统战斡旋、促中美建交、军火买卖等等不无关系。

狄娜到八一製片廠參觀,廠長特意出來迎接。

人性的矛盾挣扎

狄娜成了手眼通天的女富商,一直在做着她认为是“为国家为社会”的正经严肃的事情。但是令她悲哀的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仍然是她的艳星往事。她曾感叹道:“一个女子一旦脱了衣服,世人便很难让她再穿回去。”在身患子宫癌以后,当病痛与死亡切实地摆在面前,她希望能留给人更多正经的“真实的故事”。

狄娜在2005-2008年间,利用主持香港电视节目等机会,多次主动提起自己参与的欧盟伽利略定位系统计划,还提到自己第一次去泰国演电影就在做间谍。2008年以后,她完成了多部自传性著作。尽可能让人记住她的“伟大”爱国、理解她的荒谬,以消除一直阴魂不散的艳星恶名。书中虽然写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往事细节,但也都是经过自我政治审查和过滤后的结果。2010年3月31日,65岁的狄娜在香港病逝。

狄娜在最后遗着《电影──我的荒谬》中,表示她不屑于成为哗众取宠、包装庸俗的艳星。慨叹多数艳星青春过后的下场均甚为悲哀。她变相批评好莱坞制造的性感片对六十年代电影界的恶劣影响。她还真诚劝诫年轻性感靓模不要卖肉赚求名利,她说:“我做事面对商场上的人,都要不停去掩饰曾经觉得羞耻的卖肉演出。”不过,她又亲自为封面选用了一帧性感照片,显得有些矛盾。

狄娜的矛盾还有更多体现。比如,她不满中共六四开枪,又指责学生被政治利用;她反对23条,却又不满港人7.1上街游行。她在电视上主持《大国崛起》谈成就,幕下却对记者直言:中国上亿人没温饱,崛起个零?她坦言共产主义不可能在地球实现,却又坚称要追理想,同时,她又笃信风水算命,相信生死有定……这种种人性矛盾显示出她原有的党性高密板已经开裂,传统文化和普世价值的本性色彩从裂隙处流露得越来越多。在她生命的后些年,她谈吐见解也常令人吃惊的大胆出位。对太多事情不满,不仅批评各层面的港人,而且对邓小平胡耀邦江泽民等等中共领导人她都敢放言批责。这也是她乌托邦式的爱国理想遭遇冷酷现实时的直性反应吧。

狄娜去世五年后,前中共大将罗瑞卿之子罗宇,出版了自述《告别总参谋部》。人们才惊讶地知道:狄娜不是只有一次婚姻,她去世前的二十年,一直是罗宇的妻子。

在1980年代中期,罗宇作为解放军总参谋部的代表,在购进意大利制导导弹的业务中与狄娜相识,多有协作。在红二代罗宇眼中,狄娜善良、嫉恶如仇,知识渊博,诗词造诣超凡,对佛学和周易的研究更令他叹为观止。彼此的欣赏使他们成为知交。八九年六四那天,军人向天安门学生开枪时,罗宇正好去了巴黎参加航展,他约了狄娜一起去。二人相见时,狄娜就横眉竖眼问罗宇:“你赞成开枪吗?”罗说:“我当然不赞成。”于是他们讨论到罗宇离开中共体制的问题。作为总参核心部门军官,罗宇如果主动辞职,可能会被抓起来。也是老天相助,罗宇回国后,被上级定为逾期不归要停职检查,他顺势辞职。在1990年情人节那天,罗宇与狄娜结婚。他们先是在香港生活,后来长期住在葡萄牙狄娜的私人别墅。罗宇帮忙打理狄娜公司业务。2015年,在美国的罗宇出书揭露中共六四真相,等于公开宣告与中共决裂。书中提及他与狄娜20年的恩爱婚姻。

狄娜自诩一生光明磊落。其实,她一直只会说她想说的。该说不该说的,或者“点到即止”的,她应用自如。从这一点上说,狄娜的确是个天生奇才。人生戏剧,戏剧人生,于她简直分不开。

结语

狄娜对中共国崛起的贡献,是香港其他地下党人所不能比的。但是,在中共眼里,狄娜充其量只是为其服务的得力工具而已。香港回归后,港版地下党摇身一变成为建制派的核心,获得嘉奖和重用。而狄娜仍被作为老资格艺人使用,她试图发展香港经济的计划建言也得不到港府重视。

狄娜是中共对外商战的成功先锋与样板。中共自2008年开启“千人计划”等招揽海外人才的工程,可以说,就是要打造更多的形形色色的升级版的狄娜。区别在于,对现代无法用共产美梦欺骗的人,中共不谈马列理想,而是以爱国洗脑加重金利诱。

中共享为人民服务的谎言骗取了无数善良天真的人为它的政权贡献。狄娜到死都没有认清共产党的无人性的邪恶基因。如果狄娜活到今天,看到六四惨案发生在争取民主的香港青年人身上,看到北斗导航卫星加强了中共大数据对人民的监控,她会不会像罗宇一样彻底清醒,公开脱离共产党呢?

狄娜走了,将一个又一个谜团的答案永远带走了。她引以为傲的航天功绩不久会失去记忆,而她的奇情奇事却会长留在坊间,令人浮想嗟叹。(全文完)

 

责任编辑: 赵亮轩   来源:阿波罗网来稿首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0926/1505302.html

人物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