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史海钩沉 > 正文

人间悲剧:“有你活着 我好不了”

作者:
他们不清楚真正让他们受到欺压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只能把所有的原因算在父母身上,想想那个时候,有多少人和父母断绝关系,有多少人在批斗会上向自己的父母开火、动手,但结果还是“老子反动儿混蛋”,改变不了因出身而带来贱民身份。 陈秀舫的悲剧,既有典型性又有普遍性,是那个时代四类分子及其子女生存状况的一个缩影……

1940年,陈秀舫18岁,这一年她嫁给了唐山开平乡屈庄的李印东,按照以后的阶级成份来算,她是贫农,李印东是地主,家中略有薄产,在1949年前李印东还当过保长这样的地方小官,在当时来看,她算是嫁了一个好人家,最少不愁吃不愁穿了,家中事务都由陈秀舫操持,在农忙时也请过短工。日子就这样过了几年之后,当地土改了,他们家被划为了地主,陈秀舫成为了地主婆,家中的土地和财产被分了。

失去土地和财产,对于陈秀舫来说天还塌不了,只要有丈夫在,日子还能过下去,但是丈夫因为是被划为恶霸地主,加之当过伪保长,又由于曾经有过命案(按照材料上说在1949年后曾经抢劫杀人),就被关押了起来,在一次押送途中,李印东居然逃脱了出来,跑到辽宁抚顺,在煤矿上隐名埋姓干起了矿工。不久之后,陈秀舫也来到抚顺与丈夫一起生活。

提心吊胆的日子也没有过上几年,1954年李印东被缉拿归案,1956年被处决。此时,陈秀舫与李印东育有一女三子,为了生活,她带孩子回到了村里,不久之后就外出在一个采石场干活,一干就是三年,因为重体力活而让她有病缠身,无法继续干下去,只好又回到村里进行农业生产。

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女儿已出嫁)生活,又是地主成份,其艰辛可以想象,到了1964年,为了减轻生活压力,42岁的陈秀舫只好带着孩子改嫁到开平公社后屯生产大队,嫁给了同样成份不好的"坏分子"曹俊丰。材料上没有写她与曹俊丰的日子过的怎么样,但是他们母子四人的到来后屯大队的人应该并不欢迎,后屯大队在文革中所写的陈秀舫材料中有提到:

【该陈秀舫于42岁改嫁到曹俊丰家,并带来李所生三子,到后屯,几年来,不受人欢迎,其三子打架骂街,偷盗公家东西,陈曹两人对其三个孩子,根本没有家教。(摘自1970年2月14日学习班对陈秀舫的意见材料)

对前夫李印东所留下来的三个狗崽子,不但教育不够,反而崽子们在外犯了错,不但不禁止,有时还纵容其子,打架斗殴。(摘自1968年8月12日学习班对“反革命分子李印东臭婆娘陈秀舫材料”)】

在这样的环境中,陈秀舫的三个儿子因成份问题,并且又是外来人,受到本村孩子,特别是贫下中农子弟的欺负应该是不少的,在大队材料上都说他们是狗崽子,可以想象其他人对这三个孩子的态度。估计这三个孩子性格也比较暴,在受别人欺负时会反抗,因此时常给陈曹夫妻俩惹出麻烦,在不止一份的陈秀舫的检查、思想汇报中提到孩子的问题,其中有一份写到:

【1964年2月改嫁到后屯曹俊丰叫以后,我在家整理家务,也没有教育好孩子,在外打架、骂人,都是贫下中农子女,有一次在3队陪小2头小3头,在晚上把坃给跳坏了,我说的话很不好听(笔者注:原文如此,似乎是自家的二子三子把生产队的什么东西搞坏了)。文化大革命运动以来,我就总是害怕因为前后的是清(事情),都对不起党对不起广大人民群众的,把一个坏人坏事坚决的批倒、批臭,并且帮助男人和孩子加强学习,斗私批修,搞好批判,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念念不忘阶级斗争。(摘自1968年7月30日陈秀舫的“历史检查”)】

或许,因为自己的成份问题,以及改嫁到后屯让孩子在一个陌生环境中备受欺负,让陈秀舫心里对孩子很愧疚,但在那样的一个时代里,自己又没有办法来解决,只有在检查中说自己没有教育好孩子,把一切错误揽在自己的身上,并再三保证要帮助孩子加强学习,不再“惹祸”。

笔者猜想,陈秀舫经过了这么多事情,应该是比较坚强的人,对待生活中出现的种种困难,她都有办法克服,但再坚强的人也有弱点,她的最脆弱的地方应该是孩子们对她的态度,对她所做的一切是否理解。可惜,孩子们在备受欺压之后,作为四类分子的狗崽子,他们当时不可能把自己所受到的一切欺压记在别人头上,只能记在让自己成为狗崽子的父母头上。1974年7月3日早上,他们母子之间有了一些冲突,陈秀舫服毒自杀了。丈夫曹俊丰写下了事情的经过:

【陈在今早4点起来,听见两个儿子吵架,长子曹××,又名李××,三子曹××,又名李××,老大让老三去自留地,老三不去,老大动手打老三。陈劝阻,对长子说:“你的老脾气又犯了,你还想好不?”老大回答说:“有你活着,我好不了,我爸爸死早了,你出门改嫁,把我们送火坑来了。”陈说:“这回我就让你好啦。”转身出来,把老闺女执(支)走,在5.40左右就喝了滷水,进屋把我叫起来,对我说:“你们好好过吧,我离开你们了。”我问你怎么了,老大进来说:“她和滷水了。”这时躺在炕头上,不会说话了,临死前打老三两巴掌,我立马去大队找拖拉机。以后情况我就不清楚了,他们去世坐拖拉机,我是骑自行车去的。人到开平防治院已经没救了,经抢救无效,就把人又来家来了。

报案人:曹俊丰

1974.7.3】

儿子的话,刺到陈秀舫的痛处,她选择了死亡,或许死亡对她来说是种解脱。此时的陈秀舫,看不到生活的出路,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捱多久,她基本上是一个人把孩子辛辛苦苦养大,却因为成份问题、改嫁问题让孩子怨恨,她的心伤透了,“有你活着,我好不了”这句话压倒了陈秀舫,让她决然地告别了这个世界。

“有你活着,我好不了”,这句话不仅仅是她儿子说出来的,在那个年代,或许是全部四类分子子女共同想对父母说的,他们不清楚真正让他们受到欺压的原因是什么,他们只能把所有的原因算在父母身上,想想那个时候,有多少人和父母断绝关系,有多少人在批斗会上向自己的父母开火、动手,但结果还是“老子反动儿混蛋”,改变不了因出身而带来贱民身份。

陈秀舫的悲剧,既有典型性又有普遍性,是那个时代四类分子及其子女生存状况的一个缩影……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故纸故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7/1512950.html

史海钩沉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