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钟原:中共政治局学习量子科技难解困境

作者:
实际上,量子科技目前还处于基础研究阶段,美国几大公司在量子计算机上处于领先,也最有商业前途。中共没有能力追赶,也偷不到,于是选择了相对简单的量子通讯的方向,还宣称开通了京沪量子保密通讯干线,但有多少人在用,有什么实效,无人知道。

2018年1月8日,在美国内华达州拉斯维加斯的蒙特卡洛渡假村和赌场的公园剧院上,英特尔公司首席执行官Brian Krzanich发表关于量子计算的主题演讲

10月16日,中共政治局再次开会,党媒的报导十分干瘪,似乎仅审议了一个《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规划纲要》。很难想像,中共政治局只为了一个地区发展规划专门开会,不大寻常。当然,会议可能讨论了其它内容,不想让外界知道。中央全会还有10天,习近平需要向全会作报告,他期望确保这是自己的独角戏,应该部署了不少预防措施。

中共党媒显然对这次政治局会议低调处理,随后却对政治局集体学习大加渲染。上次政治局学习了考古,这一次学习量子科技,跨度之大,真需要政治局委员们的大脑快速转换。考古解决不了中共政权当前的困境,量子技术恐怕也解决不了。

没搞清什么是量子科技

新华社报导,清华大学副校长、中国科学院院士薛其坤进行了讲解,但没有透露,到底讲了哪些量子科技,也无法知道政治局委员们是否听懂了,党媒关注的只有习近平的讲话。

习近平强调了科技创新的重要性,并称要推动量子科技发展,“下好先手棋”。这可能是此次学习的真正用意,中共高层要通过党媒,总结量子科技发展的“成功经验”,当然是要表功,中共领导下,量子科技处于领先。

什么是量子科技,党媒从头到尾也没说,习近平的讲话中也没有,可以想见,政治局里估计也几乎没人明白。当然,从中共党媒的角度,越没人明白,可能才越显得高端。

实际上,量子科技目前还处于基础研究阶段,美国几大公司在量子计算机上处于领先,也最有商业前途。中共没有能力追赶,也偷不到,于是选择了相对简单的量子通讯的方向,还宣称开通了京沪量子保密通讯干线,但有多少人在用,有什么实效,无人知道。这也证明,量子科技的应用研究还没到火候,商业化运作目前缺乏价值。中共自称量子通讯研究领先,目前世界上量子技术领先的美国和日本正在全方位合作,日本拥有全球最快的量子加密技术。

中国量子科技到底什么水平?

习近平挑选量子科技,作为政治局学习的题目,是想突出科技创新,特别是遭到技术封锁的情况下,展示领导有方,给下属打气,有能力推进科技自主研发。

习近平的智囊们当然需要挑选一个自主研发最尖端的领域,提供给政治局,但选来选去,应用领域的研究中,基本都是在模仿、抄袭,实在找不出一个实例,只好选了一个基础研究的量子科技,反正全世界都没有应用,吹多高都可以。

基础研究恰恰是中国大陆科技领域最薄弱的环节,难以支撑应用研究,所以才导致了不断抄袭。大家都习惯于抄袭的弯道超车后,自然更没人有兴趣搞基础研究了。政治局不得不挑选、学习量子科技,恰恰反映了中国大陆自主研发水平的现实窘境。

习近平也不得不承认,“科技工作者在量子科技上奋起直追”,但“量子科技发展存在不少短板,发展面临多重挑战”。这表明,习近平也知道,量子科技并未真正领先,因此他要求“坚定信心、埋头苦干,突破关键核心技术,努力在关键领域实现自主可控”。

习近平再次被迫承认,被技术封锁后,中国科技举步维艰;但他却认为,科技创新靠信心和苦干。实际上,科技创新需要靠市场竞争,还需要全世界的产业合作。目前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能在各个领域都处于科技领先地位,需要靠各国分工合作。中共政权被国际孤立后,中国大陆正在被隔离于世界科技发展之外,靠自力更生、苦干都不管用。

习近平也说,“借鉴国外的有益做法”,“抢占量子科技国际竞争制高点”。

中共高层清楚,离开了“借鉴国外”,其实难以发展。

中国科技落后的真正原因

习近平仍然强调加大“政策支持”、“资金投入”,“统筹量子科技领域人才”,“推进量子科技重大项目”。这些不过是在重复芯片开发的路数,除了不断被骗取、挥霍钱财,不会有真正的成效。

习近平也谈到了人才,他念了秘书写的一大堆套话。但中共高层始终不能认识到,中国大陆科技若不解决知识产权问题,不推行公平、正当的市场经济,人才的价值就无法体现,也不会得到尊重,更不会有科技创新的氛围。美中贸易战一再提到这个关键问题,但中共高层置若罔闻,仍然一心要弯道超车。

果然,习近平还说,“要加强量子科技领域国际合作,提升量子科技领域国际合作的层次和水平”。

这句话,把自主创新的口号最终揭穿了,如果渗透、抄袭、模仿仍然是中国高层关于科技创新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和“顶层设计”,中国大陆科技发展的前景可想而知。

中共政治局学习量子科技,本就是作秀,却透露了中国科技发展的实情。

中国大陆确实需要向世界广泛学习科技,但不能再采用偷窃的方法,而要学会尊重知识产权,培养科技创新的氛围;中国大陆更需要向世界学习先进的科技管理经验,学习依靠正当的市场竞争推动科技发展,不是靠口号、一哄而上和政客的作秀。

这些都是中共政权无法做到的,或者说,中共政权的存在,恰恰是中国科技创新的最大障碍。

如今,中共为了保住政权,不断与西方科技先进国家对抗,准备闭关锁国,中共政权又成了中国科技融入世界循环与分工合作的最大障碍。

中共政权越早解体,中国科技的发展,才越早能跟上世界的脚步。#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djy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19/1513698.html

动态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