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短信曝光:乔·拜登 “毫不犹豫”地帮助亨特从与中共联系的商业伙伴那里...【阿波罗网编译】

作者:
史威林是奥巴马的校友,通过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与中国共产党保持着广泛联系。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是一家臭名昭著的公司,与中国国有银行合作设立了1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并和其他与中共有关联的公司进行了数百万美元的交易。

阿波罗网李莲编译报道,美国媒体《国家脉动》12月24日在独家新闻里,曝光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和儿子亨特之间的一系列短信交流,拜登在短信里告诉儿子,他愿意“毫不犹豫地”给予儿子“帮助”,以缓解儿子与一个商业伙伴的财务问题,而这个商业伙伴与中国共产党有着广泛的联系。

拜登与亨特的短信文本中讨论的与亨特有关的业务伙伴是埃里克·史威林(Eric Schwerin),《国家脉动》(NATIONAL PULSE)用亨特和埃里克·史威林之间在同一时间的短信,证实了这一点,其中亨特要求埃里克通过付款平台Zelle付款。

《国家脉动》还独立验证了文本链中使用的手机号分别属于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总部(Rosemont Seneca HQ)和乔·拜登(Joseph R. Biden)(前副总统)。

史威林的短信:

图片说明:红框里是亨特的回话:“埃里克,通过Zelle(付款平台)转给我钱。请给我打电话。”

史威林是奥巴马的校友,通过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与中国共产党保持着广泛联系。罗斯蒙特·塞内卡投资公司是一家臭名昭著的公司,与中国国有银行合作设立了15亿美元的投资基金,并和其他与中共有关联的公司进行了数百万美元的交易。

阿波罗网记者在搜索史威林什的背景时发现,他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商务部长的高级政策顾问,在白宫担任商业联络总监,并担任中国贸易关系工作组(也叫“中国伙伴作战室”)的政策和外展协调员。

但是,阿波罗网记者试图找到有关艾夫(Ive)的信息,但没有找到。

在下面的短信文字中,可以看到亨特向父亲、乔·拜登寻求帮助。

乔·拜登短信:

图:拜登和亨特之间的短信交流。注意:《国家脉动》已掩盖了不相关人士的信息,以保护隐私。

在2019年3月6日,拜登向亨特提供协助,并发短信给他“你希望我做什么”。不久之后,亨特回复了一条短信,描述了史威林如何扣着他的钱不给他:

埃里克(Eric)无权持有我投资所得的支票,该支票不知何故转到了他的住所,直到我同意给他一家公司100%的股份,而我100%地拥有这家公司,并于两年半前解雇了他。不是开玩笑-他知道我不能起诉他,因为,为了不造成更大的问题,我急需这笔钱。就像失去我的人寿保险单一样,凯瑟琳(Kathleen,亨特的前妻)是永久受益人(我的律师做出的疯狂让步)。无论如何,艾夫(Ive)拒绝与他谈判。我不会再让他这样做了。我借了足够的钱来承担诸如我和女儿们的医疗、税金、赡养费和人寿保险之类的义务。

为让读者更容易理解下面的短信内容,阿波罗网记者查到,短信里提及的乔治,应该是乔治·梅斯(George Mesires),他是亨特的律师。杰夫·库珀(Jeff Cooper)应该是西蒙斯库珀(SimmonsCooper)公司的前合伙人杰弗里·库珀(Jeffrey Cooper)。西蒙斯库珀是伊利诺伊州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从2012年到2014年之间,亨特担任库珀成立的投资公司尤多拉全球(Eudora Global)的经理。

亨特描述了史威林已经如何扣留了他的资金“三年”,据估计,金额已经“远远超过100万美元”

他(埃里克·史威林)这样对待我已经三年了,除了乔治和杰夫·库珀之外,没人知道这是谎言。乔治刚刚证明了,埃里克说的我签署的协议,实际上是我从未在任何文档上放置过的电子签名。那是埃里克提出的任何论点的基石。他显然可以说服所有人,说我委屈了他,但是他没有任何理由拿着我的80万美元。那只是一项投资。在过去三年中,这笔钱已超过100万美元。但是除了两个人以外,没有人相信我,并在表面上接受了埃里克的谎言(动机是什么?)。他也是凯瑟琳的消息来源,这使我处于真正的劣势(电话记录显示)。

第二天早上,拜登回复并确认他收到了(亨特的)信息:

“我刚收到这条信息。爸爸。”

然后,他在埃里克的问题上“毫不犹豫地”提供了援助:

我可以在埃里克的问题上提供帮助吗

我绝对不会犹豫

如果你认为我可以,请让我来帮助

爱你的爸爸

大约一周后,亨特再次向拜登询问了关于埃里克从他那里预扣的财务款项,并要钱支付账单:

爸爸,您能给我2,000美元现金吗?我有钱,但是,现在我无法进入那个银行账户,埃里克把钱存入了您的帐户,却让我的银行家爱德华·普威特,也就是我们共同朋友暂时持有它。我的(银行)帐户再次透支了,导致无法结清未付帐单。

阿波罗网记者发现,下文短信中提及的爱德华·普威特(Edward Prewitt),是普威特财富管理集团(Prewitt Wealth Management Group)的投资董事总经理。

乔·拜登(Joe Biden)回应,并提供了协助:

好的,我该怎么做

是否有一个叫现金(转账)应用软件的东西。

亨特告诉他的父亲,“只须问理查德(Richard)”来完成转账,他指的是理查德·拉夫纳(Richard Ruffner),拉夫纳曾担任吉尔·拜登(Jill Biden)特别助理,也在拜登任副总统期间,以及在2020年总统竞选期间,担任拜登的私人助手。

图片:2019年3月15日,拜登和亨特之间的短信内容。

拜登迅速做出回应,告诉儿子“理查德会立即转账(2,000美元)”,并且,“当你收到钱后请向我确认”。

来自亨特账户的一封电子邮件证实了短信,该电子邮件的日期为2019年3月16日晚上9:03,揭示了“Joseph R Biden Jr(乔·拜登的全名)”和理查德·拉夫纳之间的现金软件转账交易,大概是拜登偿还这笔钱。

图片: 亨特的收件箱显示出拜登和拉夫纳之间的现金软件转账。

埃里克·史威林是何人?

《国家脉动》介绍称,埃里克·史威林曾于2000年至2001年间担任中国贸易关系工作组的政策与外展协调员,之后加入了亨特的游说公司“奥尔德克、拜登和贝莱尔”(Oldaker, Biden&Belair)作为合伙人。

他与亨特的业务往来不断发展:他离开“奥尔德克、拜登和贝莱尔”公司成为罗斯蒙特·塞内卡合作伙伴(Rosemont Seneca Partners)公司的创始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史威林后来担任与中共有联系的罗斯蒙特·塞内卡(Rosemont Seneca)的总裁。

2015年,史威林被任命为奥巴马政府的美国海外遗产保护委员会(Preservation of America’s Heritage Abroad)的成员。

拜登告诉儿子,他“毫不犹豫”地帮助儿子获得,据称由史威林持有的“超过100万美元”的资金,甚至可能需要依靠他的政治权力或人脉来做到这一点。

从罗斯蒙特·塞内卡到渤海华美

据美国调查新闻网站“拦截”(The Intercept)报导,亨特与前国务卿约翰·克里(John Kerry)的继子克里斯托弗·亨氏(Christopher Heinz);克里-亨氏(Kerry-Heinz)的家族朋友德文·阿切尔(Devon Archer);与奥尔德克的前合伙人埃里克·史威林一起,以罗斯蒙特·塞内卡(Rosemont Seneca)的名义创立了几家公司。

2014年,这些合伙人开始在中国开展业务。渤海华美RST中的“ RS”代表罗斯蒙特·塞内卡,“ T”代表桑顿(Thornton)集团。后者是一家总部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国际咨询公司,由克里的长期盟友,前马萨诸塞州参议院主席威廉·布尔格(William Bulger)的儿子詹姆斯·布尔格(James Bulger)创立。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渤海华美计划筹集15亿美元,利用上海自由贸易区将人民币转换为美元,以投资于外国公司。在中国的商业注册文件中,亨特·拜登、史威林和詹姆斯·布尔格被列为渤海华美的主要管理人员。

2017年,渤海华美入股了Face++。渤海华美的网站显示,其投资组合中包含Face++,Face++提供面部识别软件。

2019年5月1日,人权观察组织发布了一份有关中国政府制作的手机应用程序的令人不安的报告。Face++应用程序为执法人员日常数据访问提供便利,可以详细了解生活在西部省份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的宗教活动、血型,甚至是用电量。

这相当于,由亨特·拜登支持的中国基金,投资于一家大型中国监控公司。

原文链接:https://thenationalpulse.com/politics/joe-biden-texts-hunter-chinese-partner/

责任编辑: 秦瑞   来源:阿波罗网记者李莲编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026/1516315.html

军政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