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美中产对比中国人这么低 陆服装业陷困境 全球去中国化 双重打击 深圳工厂现倒闭潮

债务刺激经济政策失效! 中国正在剧烈翻涌债务 党媒挖苦美租房危机大翻车

中国中产占全球一半!6万以上就算中产,66%家庭财富是房产_居民

中美贸易战加上中共制造的这场全球危机,造成全球供应链撤离中国势不可挡。现在外贸企业最集中的深圳,出现了工厂外移、倒闭,工业区日渐萧条的现象。德媒报道,作为劳动力密集型产业,服装业的大量全球知名品牌已经撤离中国,出口转内销的服装企业面临三大困境。

中共宣称国内有四亿中产阶层,以表明消费潜力大。不过阿波罗网评论员杨旭分析,美国中产阶层的标准是是中国标准的12倍到15倍,所以中国中产阶层的消费能力与美国相比还是相距甚远。

中国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表明,中共债务刺激经济发展的模式已经失效,中国经济债务浪潮正剧烈翻腾。中共党媒挖苦美国租房市场,遭网友打脸。国内大量长租公寓卷款跑路,政府和党媒却不管不报导。

服装业陷困境,全球服装业“去中国化”加速

大陆服装业经历中美贸易战、抗疫后,目前仍处于困境。外贸企业转内销面临三大难题。外媒报道,全球服装业加速去中国化

大陆媒体11月1日消息,仅根据中共海关部门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大陆境内的服装零售额同比下降16.9%,出口额同比下降12.9%

一位经营制鞋和服装外贸工厂的业者表示,外贸厂做内销并不容易。国内市场相比国外市场存在三大问题。

首先,大陆外销和内销的产品标准不同——内销工厂的生产标准低,而外贸企业在国际品牌的要求下必须在设备、生产流程、技术、质量、管理等方方面面符合国际标准,这些外贸产品的成本比大陆品牌高出三分之一。

其次,大陆最大的西服生产企业“大连大杨集团”总经理认为,外贸企业做内销的成本并不低,一方面在大陆开店的成本要高于海外销售,另外大陆征收增值税,层层收税提高了服装产业链上的交易成本,推高了产品最终单价。

他表示,“企业就像回到了40年前白手起家的时候。”

第三,外贸订单有信用证和托收做保障,货品运出之前有完整的检验报告,只要产品合格,客户不会拖欠;外贸客户破产了,有出口信保公司信用保险这样的保障。而大陆的交易缺乏信任,最近西安金花商场破产,大连大杨集团上百万的欠款很难要回来。

德国之声10月31日报导,从中美贸易战开始,企业生产线就在加速离开大陆,也包括大陆本土企业,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成为热门市场。

比如,美国卡骆驰鞋业公司(Crocs)在越南新建了能容纳数千人的工厂,生产专供美国市场的产品。在2019年底,越南向美国出口的鞋子比两年前增加了30%,而中国对美国的鞋类出口则下降了15%。

咨询公司环球资源(Global Sources)的越南经理武文谦(Khiem Vu)表示,“诸如箱包、眼镜、服装、家具、电子产品等在中国被征收高关税的劳动密集型产品,其越南供应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具竞争力”。

台湾制鞋产业近几年已陆续移转至东南亚,不过中国大陆整体产能占比仍在10%以上,宝成在大陆产能占比约13%,丰泰为11%,钰齐约30%。

据悉,从2017年至今,相继宣布退出中国市场的国际知名品牌包括Forever21、New Look、Old Navy、Esprit、Earth Music& Ecology等。

贸易战加内循环不足,深圳工厂现倒闭潮

习近平日前到深圳,强调要把深圳作为“粤港澳大湾区经济建设”引擎,但根据当地民众反映,自从贸易战开打以来,工厂外移、倒闭,工业区日渐萧条。

广东某食品供销公司经理吴欣(化名)告诉大纪元,广东、深圳许多工业区普遍萧条,从今年4、5月到现在,比较明显的就是今年疫情以后,很多商户、酒店、门店、工厂,大量倒闭。连汕头那边做玉器、做珠宝的工厂,也倒闭或搬迁。

吴欣表示,大量的企业搬走,主要原因是工资贵,房租方面也居高不下,二、三手转租的厂房,房租不一定降得下来,企业很难维持。

从江西到深圳打工的农民工曾先生说,“因为行业不景气,造成很多人收入不景气,就影响了我的工作、我的收入了,今年十月份的收入,比去年少了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左右。”

吴欣说,“现在招工也困难,现在很多厂商都转到越南和柬埔寨了,那边整个劳动成本比较低,加上现在美国制裁,很多中国制的商品,就受到限制,因此,包括很多中国厂家也搬到越南。”

曾先生说,“很多普通打工的,都面临了失业,如果工厂没有了,低端打工的就业就麻烦了。”

债务刺激经济政策失效!中国正在剧烈翻涌债务浪潮

近日大数据权威蛮族勇士,根据前三季度经济运行数据,揭示了中国经济正在剧烈翻涌的债务浪潮。注意,以下数据来自中共央行财政部和国家统计局。

表1:历年社会融资增量演变

由表1可知,今年1-9月,全社会融资增量达到惊人的29.62万亿,较去年全年的25.67万亿,高出足足15.4%。需要强调的是,数据是增量概念而不是存量概念,是全社会债务的净增加值,是新发的债务减去偿还掉本金的差值。

在分项数据上,政府债券前三季度的增量规模为6.73万亿。注意,这里的政府债只包含以财政名义直接发行的国债和地方债,不包含地方政府以各类融资平台公司名义所借的城投债。

城投债其实是计入了央行的企业债这个分项数据之中。根据WIND数据,今年前三季度,城投债的净融资规模(也就是增量规模)为16542亿,较2019全年的10397亿,高出了59.1%。

如果将城投债也计入广义上的政府债数据之中的话,那么,今年前三季度这种全口径的政府债务增量规模,就达到了8.39万亿,占全社会融资增量的比值达到28.3%。

下面再通过中共财政部的一组数据,分析一下财政收支和赤字情况。

表2:历年财政收支数据演变

由表2可知,今年前三季度全口径财政总收入19.62万亿,与去年同期的20.38万亿相比,降幅3.7%;另一方面,政府的支出持续扩张,今年前三季度全口径财政总支出25.34万亿,同比去年同期的24.04万亿,增幅5.4%。

所以,财政总赤字达到5.72万亿,同比去年同期的3.65万亿,增幅达到56.7%。

虽然政府债务飙升5成,但前三季度固定资产投资只有43.65万亿,同比萎缩5.3%。

表3:历年固定资产投资演变情况

最麻烦的事情在于,民间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值,从2015年达到峰值64.2%之后就出现了下降趋势,2019年下降到56.4%,今年前三季度继续下降到55.9%。

责任编辑: zhongkang   来源:阿波罗网林亿综合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0/1102/1518999.html

中国经济热门

相关新闻

➕ 更多同类相关新闻